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老文重发,日更,为黄叶打call!

#西幻架空,黄叶夫夫谈恋爱请注意。

#傻白甜,很甜,不要钱。



“气消了?”

 

“还没呢。”还是这一句话,但看得出黄少天舔着嘴唇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多少说服力。

 

叶修很客气地呵呵笑,“我这是为了提升千机伞没办法呀,你也是知道的,提升实力也是为了养家吧。”

 

“放屁,你什么时候养过家,你只会败家!”

 

黄少天的小声嘀咕叶修权当没听到,他心安理得地把‘垃圾碎片’扫到了一边,然后对黄少天指了指,“喏,这些东西拿去大概可以把今晚的晚餐换回来吧?”

 

“槽!”

 

黄少天又生出了一股把对方直接掐死得了的念头,比之前的要更强烈。

 

但他还是乖乖地去了。

 

说晚饭似乎不太恰当,因为那实在有点少。黄少天托着纸袋回来的时候,叶修刚好从地下室里拖出了一支火腿,当然,是自家腌制的,黄少天亲手处理的。

 

黄少再次在开门的瞬间就吓到了,伸出了尔康手阻止道:“靠叶修你那是在干什么?!快放下,那是下个月的储备!”

 

叶修依旧叼着仿若早已与他成为连体婴儿一般的烟卷,侧头扫了他一眼,“呵,没有肉你也是吃不下的吧?”

 

黄少天沉默,尔康手缓缓放下,将纸袋搁到了木桌上。

 

叶修很自觉地翻找了纸袋里的物品,四五个长吐司,还有一些新鲜的蔬果,叶修一边清点着物品,一边啧啧评价:“那堆破烂明明应该还能再换两颗番茄或者一根黄瓜的,少天你这不行啊,说好的勤俭节约呢?行价都没搞清楚多败家啊!”

 

“我去你有资格说我败家吗!”黄少天再一次被叶修的不要脸给恶心到了,刚抓起切肉的小刀又放下,“我说你别害得我没胃口啊?!”

 

“那也是我的目的之一。”

 

黄少天闷闷地拿着指头戳着那只火腿,“好在回来的时候吃了一根黄瓜和一个番茄。”

 

“哟,原来还多拿了个番茄啊,啧啧不愧是剑圣真有手段。”

 

一口咬掉递到嘴边来的肉片,黄少天口齿不清闷闷地回到:“什么手段,明明是本剑圣长得太帅大婶才给我塞多了一个番茄的!”

 

“噢,”听到这里,叶修很自觉地把他在做的三文治中的番茄片挑了出来,自己吃掉,铺了一层肉之后叠上一片看起来有点薄的面包片,递到了黄少天面前,“那另一件事呢?”

 

黄少天悲愤地咬了一口被剥夺了番茄的晚餐,从怀里掏出了把精致的古铜钥匙,递给了叶修。这把钥匙造型有些古怪,像根上面长满了刺的小棍一样,颜色有点暗,说不上是因为脏还是因为历史悠久的缘故,只有头部随便地串着一根细绳,方便提在手上不被刺到。

 

但话说回来,以他们两个的实力,根本不会被这点小玩意刺伤。

 

“具体信息都在上面了,打开方法不用我说了吧?”

 

叶修似是有些惊奇,“这么顺利?我还以为那个老头子还得缠上一会才肯松口。”

 

黄少天一脸得意,“废话,你不看看是谁出马,什么老头子听到我剑圣的名号都要吓趴,要不就都是我的粉丝,深感佩服,衷心地献上不成敬意。”

 

叶修听他啰嗦了好一会,抿嘴笑着,最后还是意味深长地道:“的确,都佩服你了呵。”

 

黄少天懒得理他,两三口把食物吃掉了,“说回正事,里面提到的信息不够全面,据我估计这次的地方可能有些危险,就我们两个去你确定没问题?要不要带上张新杰?”

 

“免了,你什么时候见哥出任务带过牧师的,叫上他还不如叫上沐橙,好歹也是个祭司。”

 

黄少天再一次叼走了叶修手上切好的肉片,“但她现在不在联系不到吧?”

 

“找云秀去了,还没回个信呢。”叶修啧声摇头,作势就要把火腿藏起来“说谁比较败家啊,说是下个月的储备呢,吃什么呢吃这么多,光吃不做事,啧啧。”

 

“垃圾话这么低级,说话之前先想想是谁养家的好不好?敢啰嗦,本剑圣压缩你的伙食!”黄少天鄙夷地看了叶修一眼,作势就要去抢火腿,一不小心压到了桌子边上,差点把不大的一张木桌压翻了。一颗大概是太过孤单寂寞而远离群体的番茄摇晃了几下,滚了下来,滚到了角落里,更寂寞了。

 

“那个就是你的了,不用客气。”叶修指了指那颗番茄说。

 

“……吃不饱我今晚吃了你!”

 

“先等我吃饱了再说。”

 

“你!……”

 

“我……”

 

…………

 

于是一个温馨的夜晚,就在两人毫无营养,也无意义的拌嘴中,安全地度过了。

 

 

黄少天还是花了几天的时间才把物品都准备好。他不是法系的,叶修只能勉强算是半个,半桶水的他面对高阶的魔法物品也是无能为力。所以在物品上,尤其是食物上,考虑到储存和携带的因素,准备工作特别麻烦。折腾了几天勉强把叶修那个恒定了三级伸缩拓展魔法和四级轻体术,看起来下一秒就要解体的破烂背囊给基本填满了。

 

一路上的代步坐骑,再偏远地区也能用的硬通货,在进去荒地前的向导资讯,地图块面的最新更新——反正能准备的能想到的黄少天通通给准备好了。

 

叶修倒是非常诧异地望着他,“这是要出门游行呢还是要外出观光?”他说,“你这是被张新杰附身了还是突然抽风了?”

 

“其实,”他又补充道,“老实说,不管哪个都一样,吃饱了撑也一样属于有病。”

 

黄少天不屑地回了他一句“这要算有病的话有本事你病一个给我看看,哪次不是我准备?不懂就问不耻下问,还是说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要我教你?愚蠢的凡人不懂就算了呵呵,不怪你,不怪你掉了一地的智商捡不回去。”

 

一堆废话烦的叶修只想直接糊他一脸,哥掉的从来只有节操好吗。掉智商那么低级的事哥才不屑于去做,你试试看?

 

黄少天抽的什么风其实也很好猜,他不过是想要让冒险旅途看起来正式一点,好歹能享受半个路途的旅行观光,吃喝玩乐一个不漏而已。那啥所谓的两人世界,要是那什么情投意合、那什么干柴烈火、那什么擦枪走火,总之能顺利来上一发就有赚了。

 

天空那么蓝,风那么清爽,太阳那么猛烈,树荫那么凉,行李安排那么到位,细节那么万无一失,巴拉巴拉以下省略,但其实,一切只是因为黄少天不断地四处散发着‘想做想做想做’的信息不放过任何机会而已。

 

是的,他们同居相处了这么久,居然,还未曾真枪实弹地干过一发。这是黄少天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也不甘心放弃的一件事情。

 

黄少天还是回头望了一眼他们破破烂烂的家,扯了扯手上牵着的缰绳,两只脚力优秀的陆行鸟做足了准备。叶修拖拖拉拉地握着那把看起来就有些破破烂烂的古怪的伞,抬着头,手指在口前圈起,运气吹起长啸一声。几响后天际传来了沉厚的回音,仿佛呼应,叶修呵呵笑着翻身上鸟。

 

“走吧。”

 

“哎呦你倒是快点。”

 

两男两鸟就这么朝目的地前进。


—TBC—

打个广告:想入本子实体的请点 淘宝

评论(5)
热度(31)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