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老文重发,日更,为黄叶打call!

#西幻架空,黄叶夫夫谈恋爱请注意。

#傻白甜,很甜,不要钱。


 

此处一片苍茫,裸露出大片毫无生机的泥地,只在一些零星的地方顽强地长着一些发黄的杂草,不平整的地面上隐隐露出龟裂的痕迹,却又不甚明显。

 

整整一片土地,除了沉重,再也表现不出任何别的生命力了,只有在丛林交接的地方隐约看到一些绿色,能缓一下压抑的气息。

 

巨大的烈阳炙烤着大陆,一切水分在那股热量下不断地蒸发,而原本无水的地方,早已被烤得又硬又脆,生命物质不断被升华,空气也几乎沸腾翻滚,火热的气息几乎要化为一股实浪,向四面八方喷涌而去。

 

一只灰色的鹰在空中盘旋归返,巨鹰长号一声,低身俯冲,地上的人影越来越清晰,它忽地扇了扇双翼,将翅膀收了起来,安稳地落在了那人的肩上。“乖鸟儿。”那人轻抚了它的头颅,低声夸道,然后又往四方望去,自语道:“看来果然是没问题了。”

 

只消片刻,咻地那么一声响过之后,原地再也没有任何人的身影,刚才那一名人士与他的鹰,竟瞬间就消失不见。

 

整个大地依旧是苍茫悲凉一片,不见生物踪迹。

 

 

…………

 

 

看到了不远处的家,那个破破烂烂的,修了多少次就被捣烂了多少次的家,黄少天撇撇嘴一点都不开心,他又被叶修给坑了。

 

原本说好是什么超——大件事,超——严重事态,需要超——级高手出手帮忙的超——豪华报酬的任务,他才去接的。

 

结果去到一看,的确是有点严重,毕竟好几个贵族的颜面和利益都被狠狠削了一把,但报酬他可哪里都没看到,一定是被叶修那个贱人提前拿走了。而且任务也是超轻松,简直是在侮辱剑圣的智商,他只要去咻咻咻咻咻看剑看剑看剑看剑剑剑剑剑剑两三下就把那帮人给搞定啦,SO EASY!

 

完事之后发现这个和他想象的出入有点大,就是摆脱半路咬上的尾巴有些麻烦。原因不用多说,果然还是被叶修骗去跑了个腿,黄少天愤愤地咬了咬嘴上叼着的草,还是慢悠悠地往家走去。

 

严格意义上那并不能算作一个“家”,至多只能算一个落脚的地方,不然以他和叶修的身份来说,实在是寒酸得有些可怜。

 

试想一下,西大陆佣兵公会有名的两位传说中的S级高手,斗神叶修,剑圣黄少天,竟然住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土房子里,窗是破的,屋顶是漏的,床还该死的只有一张,就连君之宪联盟商行的行长看到这情形,也会在半夜中哭醒的。

 

当然斗神叶修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得改口了,至于应该叫散仙还是叫全能技师,还不好说,好在还是和黄少天搭档,他们的组合名字不变,困顿的神无——只是没人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只好按照各自的想法去理解,并对此表示尊敬。黄少天和叶修两人打死也不会解释这名字不过是当年赌气而得的。

 

此外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还能有个地下室,凑合凑合用着,也能放点杂物,偶尔还能让叶修做点试验什么的。在经历了每次房屋修葺、扩建、翻修如新都被无情地撞击、破坏、冲刷、粉碎、捣烂之后,黄少天很安定地接受并习惯了现状。

 

就是和叶修睡在同一张床上的时候有些麻烦,那货老抢被子,要不就睡姿不好老爱拿腿来压人。

 

当然,这事也不全是酸苦,这些琐事偶尔说出来搞不好还能闪瞎几个路人呢……黄少天挠了挠脸蛋毫无营养地想到。

 

“叶修,我回——你TMD又在干什么?!”黄少天猛地推开了家门热烈地打个招呼,打算给对方一个惊喜,结果一看他的心疼得快揪成一团了,恨不得冲上去掐着那个又懒又败家的某人脖子用力地摇。

 

“嗯?你都看到啦,在拆装备啊。”叼着土制烟卷的叶修十分自然地答道,手上恰好轻轻一拧,乒铃哐啷叽咵啦几声,一秒前还看得出原型的装备立马散架倒了一地,黄少天捂着胸口泪眼汪汪指着叶修无声地控诉,叶修从一堆碎片里挑出了几块,“啊,就这几个吧,别的可以扔了。”

 

黄少天指着的手指颤抖无力,他深吸了一口气,怒吼道:“叶修你个死——败——家——!!!!”那一吼中气十足,原本有些裂痕的玻璃窗又碎上了几分,好在,还没裂开。

 

叶修仍是叼着烟,抬头看了他一眼,神秘地笑了笑,不做应答。

 

“叶修你个死败家说了多少次了你这样拆装备有多浪费你到底知不知道——!!!”刚才那一吼仿佛打开了堤坝的大闸一眼,黄少天滔滔不绝地表达他的愤怒心疼与不满,“你知不知道养家有多难?!而你,竟然!这么浪费!这个链甲才到手多久你说,价值多少钱你说,被你拆成这样了还能值多少钱你说,你说啊你说啊你说啊!”

 

 

黄少天气呼呼地指着叶修的鼻子,怒气冲冲地来回地踱步,斥责着对方,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

 

“你知道我赚钱有多辛苦吗,跑上又跑下的,一个月不能见你一次,每次任务都玩命一样心惊胆战你造吗!每次我都在想要是我回不来了你个没节操的会不会爬墙找别人去了有多心酸你造吗!每次赚钱就是为了养家为了能吃好点住好点有多拼你造吗!每次接了任务想的不是能存钱了而是能还钱了有多苦逼你造吗!这些你都造吗造吗!”

 

 

叶修给他倒了杯水,端到了他的眼前,拍了拍他的背,体贴地说道:“先喝点水,嗓子太干了不好,你看你说话都连读卷舌了。”

 

“噢噢谢谢。”黄少天接过一口灌下,酣畅淋漓‘啊’地叹了一声,狠狠瞪了叶修一眼想要霸气地把杯子往地下一摔,最后还是不得不心疼地把杯子安稳地放在了桌子上。

 

“气消了?”

 

“还没呢。”黄少天双手抱在胸前,撇了撇嘴,不屑地哼了声,“主要是你这一次还·把·我·骗·出去这么远这么久。”

 

“为了年终评价嘛,协会指派的任务还是得做的,他们的福利不错能骗则骗。”

 

“啧,我堂堂大剑圣还要靠协会福利过日子说出去那可是要丢死人了。”

 

叶修惊奇地看了他一眼,“你不说出去还有谁知道?”

 

黄少天有些恼怒,偏过头对准那嘴唇就是一咬。

 

叶修没躲,还真的给他咬到了。

 

顺势也将舌头伸进去搅动,黄少天硬是把泄愤似的一咬给弄成了接吻练习,对着那唇瓣是又咬又吮的,还好力度不算大,就是有些刺痛。黄少天磨了好一会的牙,顺便练了好一会的舌头,叶修推他几遍都不肯放开,等终于心满意足了,黄少天才肯松嘴。



—TBC—

打个广告:想入本子实体的请点 淘宝


评论(7)
热度(78)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