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一句话概括:职业选手为了庆祝叶修生日穿到荣耀世界_(:з」∠)_带账号卡一起玩,最后玩爽了再高兴地回家。

#查看全文#可以点“基本无害”←这个tag


大概是中短篇,已经写好了,周更,每周8000+


【写在前面】

★两年前的老文,那时候写的开头,最近续的结尾,前后如果文风不一致请原谅^^

★原著背景! 叶修中心,粮食向偏all叶,带账号卡玩

苏叶,吹叶,爱叶!

*当时写是为了叶修&叶秋的生贺w 晚了两年也要再说一次,生日快乐!

 


【会有各种魔改设定,全看作者心情,比如一叶之秋设定成叶修的脸】

 

————

世界say HI,基本无害

章一·登场

 

是做梦还是穿越?

 

 

正如他们所想的那样,门之外的世界便是荣耀。

 

叶修怎么说都对荣耀很熟悉了,然而再熟悉,那也是游戏里的事情,说直白点也不过是一堆数据,这脚踩着荣耀世界土地的亲身体验,却是头一回。大漠孤烟从那奇特的空间出来后,他重新找回了对荣耀的熟悉感,这里的一沙一石,一草一木,他都在游戏中见过,走过,经历过。

 

这是一张溪流的地图,属于比较平缓的地势,叶修一时半会还没能把眼前鸟语花香绿树成荫的景色与脑中的记忆联系起来,游戏画面和实体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在叶修默默消化的过程中,大漠孤烟却早已认出了这是哪儿,只是依旧地安静不说话,看着叶修在那儿苦思冥想。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条溪流旁的小路,路旁栽着整整齐齐的树,叶修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品种,只知道靠近这些树的时候,眼前会弹出一个信息框,上面只写了一个字:树。

 

按照叶修的说法,他们应该想办法找到城镇,看看有没有NPC,能不能交流,传送阵还能不能用,看看在这个世界里到底能做到什么。

 

这大概也算是二人世界了吧?大漠孤烟默默地听着叶修的分析,一边跟在他身旁慢慢地走着,一边想到。

 

这条路,要是在游戏中,也就是个十分钟不到就能走到目的地的长度,但是当一切真实化之后,这个荣耀的世界里的一切都不能按照游戏中的标准来计算,他估计按照叶修的脚程,怎么说也得走个半天。

 

然而天公不作美,大漠孤烟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主人传染了脸黑的毛病,刚想完这事,就听到了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有人,而且不止一个人,在以极快的速度靠近这里。

 

对方的速度很快,这下就连叶修都能听出来了。不多久,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地从路旁的树林中钻出,其中一个不顾沾上了枝叶显得有些凌乱的头发与着装,猛地就朝叶修扑去。

 

叶修傻眼了,想躲却又来不及躲开,这一下猛撞挨了个实,好在对方看起来气势冲冲,却撞得不算太疼,叶修揉了揉胳膊,想要开口说话,看清楚对方的脸之后,又把嘴巴闭上了。

 

能怪谁呢?

 

面对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叶修决定先闭嘴沉默,而不是开口讲理,再花了三秒把叶秋排除在外——蠢弟弟才不会这么黏人。

 

过了半响,叶修犹豫地开口问道:“……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狂点头,见叶修认出了他,便高兴得不得了,拉着身边的人就要炫耀。

 

“君莫笑?”叶修又问。

 

得了,这下一叶之秋炫耀的资本马上被君莫笑追平了。

 

既然这里是荣耀世界,那么除了像叶修这么倒霉的人之外,能出现的也只有账号卡,或者NPC了。君莫笑用的是系统默认的脸,基本是随处可见的大路货,然而他的武器千机伞,和那身红红绿绿的装扮,叶修却不可能认错。

 

“一感受到Master的气息我立刻就拉着笑笑赶过来啦!”一叶之秋邀功似地说道,一旁的君莫笑不紧不慢地表示,“分明是我最早感受到主公的气息,最近一直都是我和他在一起,对主公气息最敏感的人也只能是我。”

 

Master是怎么回事?!主公这文绉绉的称呼又是怎么回事?!然而叶修还只是对称呼感到懵逼的时候,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开始就谁和叶修比较熟这一点争论起来。

 

“我和Master在一起的时间最长,理所当然是我和他最熟啦!”

 

“这一年多都是我和主公在一起,朝夕相对,轮熟悉你比不过我。”

 

“出生入死打拼这么多年,Master这么多年来养成操作习惯和偏好我全都知道!”

 

“你觉得我知道的会比你少么?主公和我又不缺少实战经验。”君莫笑很淡定。

 

“我是Master看着一点一点慢慢成长的!”

 

“我也是主公一步一步培养出来的。”

 

两个人意见相持不下,争论到最后,开始讨论起叶修对谁的感情最深这样的问题。

 

这抢爸爸的戏码还能更傻一点么?!

 

被晾在一旁的大漠孤烟感到有些不爽,可惜他并没有像他主人那样有丰富的镇场子经验。况且他拳皇的身份在另外两人面前也没啥用,对方一个是斗神,一个是名扬天下的散人,论身份地位彼此也差不了多少,况且大家做了这么久的对手,理所当然地不会给面子,甚至可以说是十分嚣张了,自顾自地绕着叶修这个话题和本人说个不停,就是无视了大漠孤烟。

 

叶修更是被这两人说的一个头两个大,还被缠着回答‘是吗’‘对吧’之类的问题,完全没有空闲的心思去关心在意大漠孤烟。

 

我不记得有把你们两个养成这样?

 

 

争论间,空中飞来了个人影,大漠孤烟不用猜都知道是谁,魔道学者的扫帚划过蔚蓝天空,武器自带的星光特效在空中洋洋洒洒,在溪流水面上飞速掠过却不惊起一片水花,完成了这堆繁复华丽,如同花式表演一般的飞行后,却不留任何痕迹。

 

最后他安稳地落下,脚一踢一踩一勾,轻松地收起扫帚,立于叶修身旁。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干脆利落,要是参与华丽大赛评选的话可以拿到满分。

 

然而他努力营造的印象分却并没有很好地传达给叶修,一来是叶修正被一叶之秋和君莫笑两人缠得有些心不在焉,二来是另外一个人也跟着登场了。

 

这个人是中规中矩地走着主路过来的,而不是横穿林子,速度很快。然而他登场的方式足够地惊艳,或者说骚包,在还隔着稍远的一段距离的时候,他猛地抽剑拔出,脚下也随着滑动,借势向前冲出一段,快速挥出手中的武器,将这剑技的位移变化运用到了极致,刀光剑影一闪而过,三段斩完美地收剑,来人也安稳地站在了叶修身前,一叶之秋和君莫笑毫无疑问地被挤开了。

 

三段斩出手时带出的气浪仍在翻滚,发丝被吹卷起,衣袂飘飘,尘土飞扬,袍子下摆被吹得翻飞不断,好一副神采飞扬英姿勃发的模样,一出场就吸足了火力和目光。

 

而比起惊艳,叶修看到那张脸之后更多的是惊疑不定,担心对方一说话就停不下来,他看着对方,对方也看着他,却没有说话。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在这变成了大眼瞪小眼的儿戏之前,叶修终于忍不住了,问道:“夜雨声烦?”

 

走位能够这么风骚,技术能使得这么完美的,也只有那个剑圣了。

 

最重要的是这张脸,这不就是活生生的那谁谁吗?

 

叶修对这张用良心说只要是闭着嘴的时候还挺帅的脸有很深的印象,然而对方还是没回话,你看我我看你的戏码再次上演了,叶修满脑子的都是‘???’,他茫然得不知所措,向旁边的三位投去了求助的眼神。最后王不留行看不下去了,他哼了哼声,似乎有些不满被对方抢走了风头,但他压下了那些不满,耐心地解释道:“他就是夜雨声烦,别看他了,看他再久也不一定会说一个字。”

 

哦,这下叶修可懂了。

 

堂堂黄少天,公认的神烦话唠,他手下的账号卡角色居然是个无口面瘫,这太不科学了!简直和主人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极端,要说出去爆炸程度不亚于‘震惊!少年时期的韩文清女装照传出!’了。

 

叶修彻底无语,这个夜雨声烦画风是不是哪里不对,能不能要求回厂返修?万一到时候黄少天找借口哭着喊着闹着缠着烦着说叶修把夜雨声烦给弄成了这个德行,非要叶修赔偿损失,叶修上哪去给他重新捏一个爱说话的夜雨声烦?就算现在开始教对方说话,叶修也没有信心把握可以把对方养成黄少天那样的程度。

 

不不,现在生养一个也来不及了!

黄少天的成就不可复制,那太有难度了。

 

要不还是当做没见过这个人,和自己没有关系吧。

他又转向了另一边,“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朝他行礼,他微微鞠躬,右手捏住帽檐取下置于胸前,姿势端正得无可挑剔——除了他的问好:“My Darling ,今天的天气可真好。”

 

王不留行分明是想从礼仪入手,把莫名其妙失踪的印象分给补回来,叶修却被这绅士的礼节给惊住了,然后又被那句油腔滑调的问候语给镇住了。

 

再不济,叶修还是能听懂那么一两个英文单词的。

 

好的,不科学的事情又多了一件,这群人真的需要回炉重新好好地补补家教了。

 

叶修他衷心地希望有谁能和他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世界太奇怪了,这里的每一个人(或者说账号卡角色们)都很不对劲,似乎也就身后跟着的大漠孤烟正常一点了,然而这个正常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谁知道往后会不会突然冒出什么奇怪的形象呢,面前一堆都是前车之鉴。

 

自从打开了大门来到了这里之后,既不合理又不科学的事情一件又一件地发生,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穿越到了异世界这点已经变得不太重要了。

 

叶修觉得自己需要深呼吸,抽根烟冷静冷静。

摸摸口袋,很好,没有烟。

 

好吧,这很大概率是在做梦。

 

 

被晾在一旁够久的大漠孤烟默默在心里埋汰新来的两位,轮流抢戏份的你们两个也真够幼稚的。他看了看有些头疼的叶修,只好催促道:“有什么事等到了城镇再说吧。”

 

要是拖延了时间,到时候再野外过夜可是不怎么愉快的体验。账号卡们似乎都自带野外求生和露营过夜的技能,但他不知道这套系统在叶修身上能不能起作用。

 

“来的几位都是熟人,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多的角色聚集起来吧,为了方便还是及早找个大点的地方吧。”

 

这句叶修听进去了,有些诧异,为什么都聚集起来?随后又一想,荣耀这个自成方圆的世界里进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类,会惊讶好奇从而跑来围观也是挺正常的吧?人多也好,反正热热闹闹大搞一通完事了容易梦醒吧?

 

叶修猜得和真相差不多,但理由不仅仅是围观好奇这么简单就是了。

如果这是梦游,大概还没到梦醒的时候。

 

身后拖着几个拖油瓶,一路上风云暗涌,表面上不怎么说话,私下里却在暗中较劲,叶修第一次感到有些压力。走了十几分钟,在前路上远远地就看到了两个人影,为首的神枪手很好辨认,除了那身装扮之外,身为荣耀联盟第一帅哥的脸也很好辨认,身后自然就是无浪了。

 

与前面几位前辈相比,一枪穿云的登场方式很普通很正常甚至有点平淡,浅笑着朝叶修打了个招呼,规规矩矩的自我介绍,连带着无浪一起,最后表示,“刚好在附近,本来是打算赶过来的,没想到这么人齐,就干脆在路上等着了。”

 

行了行了,反正人多好办事,一起上路也可以。

被众多账号卡们包围的叶修异常淡定。

 

这个队伍集齐了斗神,拳皇,枪王,魔术师,剑圣,一个不漏的聚集在一起,再加上君莫笑和无浪,这阵容拿去参加全明星都可以了,叶修挺高兴的,大家都算老熟人了,有人相伴,就算一个人独闯天涯也不会太过于寂寞……

 

叶修正这么想着,嘴上还叼着一小节带着一片嫩叶的树枝,作为烟的替代品。仔细想想这个梦还挺有意思的,醒来后搞不好还能作为谈资跟沐橙聊聊。

 

嗯,什么声音?

 

这边正开着小差呢,忽然就听到了中气十足的叫声从天上传来,叶修抬头一看,这不正是他的老熟人吗。

 

“哇啊啊啊啊——————”这荡气回肠的惨叫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在他即将摔到地上的时候已经闭上了嘴,并试图保持平衡。

 

并没有用。

 

嘭的一声,张新杰好端端地掉到了地上,屁股着地,毫发无损。

 

嚯。

叶修顿时觉得一阵肉痛,并表达了关心:“老张,这么巧啊?”

 

张新杰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才接道:“我觉得应该是我问你才对。这是哪?你怎么在这,更重要的是,我怎么在这?”

 

这可麻烦了。

叶修从来没想到他会梦到张新杰,更是从来没想过梦里张新杰会问他这种问题,斟酌了一下后,他回道:“你可能是在我的梦里。”

 

张新杰马上就反驳了,“不可能,如果这是你的梦,我是怎么出现的?我有独立意识,我可以思考,我并不是你梦中的产物,我肯定同样也不会是你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出现在这里之前我明明还在训练室。”

 

叶修惊讶地而认真地打量着他。

“你在干什么?”

“黄少天,你不会吧,你怎么变成张新杰的样子出来吓我了。”

“我不是在开玩笑。”张新杰抬了抬自己的眼镜。

 

好吧,最后一丝希望被打破了,叶修没办法跟自己说是在做梦了,本来他的意识在这里世界醒来的时机就不太正常。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你旁边那些长得特别眼熟穿着奇怪的几位是谁?”

哈!哈!哈!来接受一轮新的三观洗礼吧!

叶修不知道张新杰是怎么想的,但是大概会很庆幸石不转此时不在这庞大的队伍里。

 

两人交换了一下自己所知道的东西,又讨论了一番,账号卡们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听着。

 

“其实刚刚说到做梦,也还是有这个可能的,比如我们都做了同一个梦。”张新杰分析道,“但是这个可能性很低,而且……我觉得会不止我们两个那么简单。”

 

这点叶修严重同意,这个世界只有他和张新杰两个人见过哪够意思。

 

“你还记得你来之前是在做什么吗?也有可能是,我们的身体还在原位,只有脑波思维来到这个世界,这边发生的事不会影响现实世界,但是又和现实世界的我们息息相关。”张新杰一本正经地说出了高大上的设定,“还有一个就是网文常见套路,穿越,只不过这次是群体穿越。”

 

叶修对群体两个字有些不太好的预感,“不会吧……”

 

听完张新杰说完一些有的没的,又补充了一些之后,叶修忍不住了,“你是觉得,这个世界,这一切的发生都与我有关系?你还是第一个这么推断的。”毕竟之前他都以为是梦中,也没想过什么要回去的问题,觉得一切都顺其自然就好了。

 

“嗯,毕竟也只是我的推测而已。”而且推测也不全是瞎猜,好歹是有些根据的,张新杰当机立断地抛出了他最根本的论点依据——“你是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人。”

 

~·~·~

 

聊完后一看天色已不早,今天的首要任务是安全过夜。这里不知为何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仿佛只有这么几个活人,但野外怪该刷还是会刷出来的。虽然有这么几大账号卡在身边,但是大半夜被怪物袭击的话还是会感到头痛,想一想自己正睡得舒舒服服的,突然身边传来了一声大大的“Rua!”,估计就算不被惊醒也得做噩梦了。

 

经过天上掉下个张新杰事件后,本来就勉强的时间更加不够用了,走到城镇什么的只能明天再计划。

 

一行人边走边挑,最后选了个怪物刷新点不算密集也不频繁的地方扎营。这旁边有好几颗大树遮阴,不远处有条河流,从设定上看是颇宽的官道,还挺安全。

 

于是账号卡们该去找吃的,割草的,拆树枝伐木的,堆篝火建小棚子的,任务分配一个不拉下,叶修和张新杰两个手无寸铁的人类坐享其成。

 

一开始叶修还坐不住,身上又没烟,想帮忙,发现自己帮不上忙之后就在附近瞎转,发现自己帮倒忙之后就只好乖乖地和张新杰一样坐着,等劳动成果。

 

唉,真是浪费了这么美的景色。明明只是普通的世界地图,叶修环绕一周之后,又看看身边试图订一个新时间表的张新杰,惋惜地下了结论。

张新杰不客气地回了个呵呵。

 

“要是术士在就好了。”在大家忙活着生火和铺简易床铺的时候,不知道谁开了头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了句。不管是谁,都肯定不是夜雨声烦。

 

叶修很肯定自己到现在都没听夜雨声烦说过一个字呢。

 

“术士虽然技能用起来很方便,但是交流真的很不便啊。”无浪感慨地说道,生活职业技能点满了的他正辛勤地搭棚中,主要材料竹子和树枝,防雨。江波涛为什么给他的角色卡刷满了生活技能,也让人觉得很值得深思。

说完身边几人(或者说,账号卡们)都默契地低笑,就连死面瘫夜雨声烦也加入其中,这让张新杰大感惊讶,“这说的是索克萨尔?交流不便怎么回事?”

 

之前压着笑声的账号卡们这下都忍不住了(除了夜雨声烦),无浪倒是想解释,王不留行摆手拦住了,只说道:“哈,反正见到了你们就懂了。”

 

张新杰不明所以地略有不满,倒是叶修还在琢磨,“难道是文州那家伙打字太慢了,所以让他的账号卡说话也跟着慢了起来?”

叶修越琢磨越觉得可能是这个道理,张新杰分明不信,但是也懒得继续计较下去了,听账号卡们的语气好像很快就能遇到,不急。

 

到了晚上的时候,一叶之秋自告奋勇要去守夜。叶修没有异议,张新杰觉得不是自己的账号卡轮不到自己指挥,倒是剩下的几个突然争了起来,吵到最后变成了轮流守夜,报名有份,永不落空。

 

“你怎么不去?”叶修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自己身边的大漠孤烟,好笑地问道。

 

大漠孤烟看了看临时铺起来的床铺,只是尽量铺厚了树叶和青草,底下是一层劈开排好的竹子,这路上也没有什么大的猎物,两张洗干净再烘干的兔子皮毛就能充当枕头了,这玩意,睡起来肯定不舒服。

 

大漠孤烟如实地讲述了他的考虑,并真诚地建议叶修可以枕着他的大腿睡,也就是大众俗称的膝枕。叶修一瞬间有些无语,他看了看大漠孤烟,又看了看自己的临时床铺,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地回道:“大大,我觉得兔子毛睡起来可能还是会肌肉舒服点。”已经很委婉了,至少没直说拳法家全身都是硬邦邦的肌肉让我怎么睡你。

不,不是那個睡你。

 

大漠孤烟摇了头,说:“比那兔子皮舒服。”

 

叶修不信。

 

大漠孤烟坚持己见。

 

最后还是叶修说赢了,他看了一眼到点就躺下睡觉的张新杰(真不知道他在哪看来的点数),又看了看自己和对方一模一样的床,咬牙就躺下闭眼催眠自己了。

 

这种临时的床真不是一般的难受,叶修原本觉得自己大概逆来顺受能力很强,睡下去才知道自己面对野外生活时脆弱得像个豌豆公主。嗯,今晚的晚餐,烤鱼烤兔子和野果也都不是他弄来的。身下不算平整倒还好忍受,头这里咯着硬硬的东西感觉太难受,反正没得挑,将就一下吧,早晚都习惯了。

 

叶修躺着躺着,正迷迷糊糊的时候看到了身边盯着火堆守夜的大漠孤烟,别的人都离得太远,只有他靠得很近。

 

叶修回想起来之前的对话,满脑子的鬼使神差,加上满肚子的半信半疑,不知怎地就招呼大漠孤烟说,“能试货不,试着不好用就退货那种。”

 

大漠孤烟看得出他已是半睡半醒的状态,困但又真心难受,不由觉得有些好笑,又觉得心里还有别的感情滋生,这个世界未开启之前,叶修苏醒之前,他也曾枕着自己大腿沉眠,只是现在不记得罢了。

 

他轻车熟路地靠过去,顺便调整了叶修的姿势,让叶修枕得更舒服,还不忘低声问道:“比那兔子皮舒服吧?”

 

大漠孤烟这坚持得倒是挺有几分韩文清固执的感觉,叶修心里想,之前还觉得账号卡也不是和持有者一模一样,这大漠孤烟和老韩并不一样,但这一点,不还是挺像的吗。

 

一夜安眠。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叶修发现自己是醒得最晚的,他侧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大漠孤烟。大概昨晚是真的睡得舒服,而这一群账号卡外加张新杰也没喊自己起来,他打了个哈欠,一边睡眼朦胧地洗脸漱口,还嚼了片无浪递过来的薄荷。

 

“你们这是开会不带我啊?”

 

叶修记得自己是被细碎的说话声吵醒的,大概是那边在讨论什么,被吵醒后他第一件事就是好奇这个。

 

哈欠没打完,人倒是愣了,因为他在眼前发现了一个十分眼熟的人。

看看对方的脸,再看一眼对方的穿着画风,他觉得应该改口为一个十分眼熟的账号卡。

 

这个脸,好像是年轻了好多倍的老魏啊,神采奕奕,风度翩翩,这外貌放一众小鲜肉里也算出色,难道他以前经常在嘴边提的神一样的少年,并不是他自卖自夸过分吹牛?(魏琛:谁没有个小鲜肉的时期,你这是歧视大龄职业选手!)

 

“……索克萨尔?”叶修试着叫了一声。虽然索克萨尔居然是老魏的脸这也太不科学!至少也应该是系统脸才对吧。

 

“Yes,your highness”

 

叶修懵逼了,“这是什么情况?”他往王不留行那边看了看,感觉这两个开口就是英文的人应该很有交流欲望。

 

王不留行赶忙转移话题,“Darling别看我,我只会那么两句洋文。”

那你这英文到底是跟谁学的?!弄错了Darling的意思了好吗!王杰希知道了可是要哭的。

 

等等,索克萨尔是个什么设定,没有人告诉我吗?!

 

叶修往别的人都看了一圈,这群人要不就是低着头憋笑幸灾乐祸,要么就是神游太空高高挂起不关我事,而夜雨声烦依旧毫无表情。叶修本来想点名夜雨声烦,好歹这两位是队友,但是看了看他的表现,觉得更头疼了。

 

“就没有一个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的吗?”叶修不抱希望了,想到要把这支队伍带起来真难。唉,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这下一叶之秋乖宝宝依旧自告奋勇,趁机挤到了叶修身边解释了一通。

 

“简单来说,就是主人不在的时候,这家伙就只会说外文,虽然听得懂我们的谈话但是就是不会说中文,什么时候持有人登陆上线了,什么时候就正常了。”

 

一旁的索克萨尔点了点头。

 

“反正到了比赛的时候他就会自动说中文了,平常他爱用英语说啥我们听不懂,也懒得管他。”

 

也就是他现在很不正常是吧,只有当喻文州出现的时候他才能恢复正常是吧,有话好好说,别吓人啊。

 

叶修自认英语水平不太行,只有某四字母词汇用得溜,再问了一圈账号卡们——“这么说,我们这里没有一个会英语的?”得到了一圈的肯定回答,终于死了心。反正现在也没啥重要事情要交流,等喻文州什么时候上线了再看看情况吧,叶修寻思着,不知道喻文州会不会管老魏要一笔教育费。

 

沉默许久了张新杰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叶修,别忘了还有我。”

 

“你?”叶修才想起来这里的账号卡中没有一个牧师,恍然问道:“你会英语?”

 

“当然。”张新杰很犀利地推了推他的眼镜。

 

“可以啊,张大大,真人不可貌相啊,真看不出来你还会那么两手,那行,那边那个文盲就交给你问候他了。”叶修指了指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很明显地抗议自己并不是文盲,但是没有人听得懂,所以被无视了。

真是令人同情。

 

张新杰走到了索克萨尔面前,清了清嗓子,“咳咳,Hello。”

索克萨尔回了他一句“Hello”。

 

叶修那边的倒彩声还没嘘出来,对话又继续了。

 

“my name is 张新杰。” 

 

“Oh , my name is Sorcerer”

 

“Nice to meet you”

 

“Nice to meet you too .”

 

“How are you?”

 

“I’m fine , thank you , and you?”

 

“I’m fine too , thank you ”

 

对话结束。

 

为什么给人感觉是还是两个小学生之间的对话?你们真的不嫌丢人吗?

 

“等会,这什么和什么呢,等下是不是就要变成李华给韩梅梅写信介绍校园英语角了?这水平,还不如我呢!”账号卡们没读过书上过学,叶修却是知道小学初中英语课本的,“让你交流,你却背课文,丢人啊。”说着又看了看索克萨尔,这位据说只会洋文的人设,不可能只有初中英语水平啊?

 

“那你来。”张新杰很冷静。

 

叶修十分友善地拒绝了,“哥我可是辍学了的。”

 

“那可以比一比背小学英语课本。”

 

叶修语塞,张新杰笑了。只有不明所以的君莫笑和一叶之秋还在为叶修打call。

 

索克萨尔看起来非常抱歉,还试图给打圆场,可惜他每次开口一说道‘Hey,guys,listen……’就会被‘闭嘴,我听不懂’‘住口我不想听’疯狂打断。索克萨尔很委屈,索克萨尔很难过,索克萨尔表示不会说中文不是我的错,你们不能因为我是这群人里唯一有文化的就怼我。

 

可惜就是没人懂,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被各种转移话题。

 

~·~·~

 

叶修看了看只会说英文的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好奇他们剑与诅咒这对好搭档平时到底是怎么交流的,夜雨声烦或许有经验。

 

不对,他们根本没有交流。

夜雨声烦根本不说话,索克萨尔说不说中文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叶修叹了叹气,深深同情起索克萨尔,“你们就不好奇他说了什么吗?”反正说了很长一串,叶修文化有限只能听得懂什么“哟”“土鳖哦漏土鳖”,还有“奈斯”“老虎油”“荣耀”“轮回”之类的。

 

众人纷纷表示:不,不想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好话。

 

索克萨尔心累得想给每个人送上一句“法克鱿”。

 

 

——————TBC————

【小剧场】

闭嘴不要放洋屁

不听不听我不懂

我学历只有高中

大家都叫我职高

索克萨尔:我离开魏琛就因为他是个文盲




我终于把这个老坑捡起来了……

对了这是p1,我要打个all叶的tag,后面就不会再占了(大概……?),谢谢大家

感谢读者老爷们的看到这里!!!!我爱你们!!♥♥
求评论!关爱一下浪子回头填坑的老咸鱼可以吗!ԅ(¯﹃¯ԅ)

评论(6)
热度(128)
  1. 懶懶貓兒看萌點鱻-随缘月更慎fo 转载了此文字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