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老文重发,日更,为黄叶打call!

#西幻架空,黄叶夫夫谈恋爱请注意。

#傻白甜,很甜,不要钱。



 

“他活该!为了那个女人竟然……竟然!即使我被抓了,他也不一样被新即位的圣上随便找了理由关押审判了吗!不还是被利用了吗!实力再强有何用!偷袭伤我又有何用!”

 

那人越发说得疯癫,哈哈大笑起来,身上的气势顿然膨胀,斗篷上被风压吹散开,脸上的遮挡物也被掀开。她的面目在黄少天看来,不过是长发有些糟乱的疯癫女子。其气势也在一瞬间消散,变得有些颓然。“最后还不是一样要……灵魂与肉体一起,不得轮回,被罚永生永世镇守殿堂……”

 

黄少天趁势急退到一边,防范着眼前癫狂、似乎并非常人的女子,似无意道:“你故事里的那个男的,莫非是你之前提到的同伴。”

 

“他竟然!他竟然!!只为能见到那个该死的女人,他竟然自愿被融入主殿阵法中!而我,却被发配来偏殿忍受漫长的孤独!可恶可恶可恶——该死该死该死!好可恨啊!我好恨啊!”那疯女对这话产生了激烈的反应,她甚至不再进行攻击,而是不断竭斯底里地怒吼。

 

她突然又停止嘶喊,身形一顿,仿若突然清醒过来般,十分轻声道,“关你什么事。”

 

“噢”她又突然冷冷地笑了起来,“你是关心你同伴吗,放心好了,他的对手实力只比我差一点,你们不用花很长时间,就能相聚了——在黄泉之下。”

 

她再次化作虚影,身影的变换捉摸不定,手段诡异,行动时悄无声息,攻击令人防不胜防。这战斗才持续了不一会,黄少天行动便因为受伤的缘故而慢了下来,手臂、肩膀、侧腹都有着负伤的痕迹。甚至有一两次,漆黑锋利剑尖就要刺穿要害之处,也仅是被堪堪躲过,伤到了别的地方。

 

那女人似乎是厌倦了这游戏,停下了攻击,收敛聚集气势,准备结束这一切。

 

她不紧不慢地傲然道:“你也差不多要下黄泉了,你同伴将会紧紧跟随你死亡的步伐,你就放心吧。”说完她又笑了两声,自以为温柔,“你的同伴也许会被痛苦的折磨后才会死去,但温柔的我喜欢一招毙命,我很仁慈,对吧?不用再关心发生了什么……”

 

她看到了黄少天的狼狈,看到了他的颓势,看到了他伤痕累累,却看不到他,低下头躲避时,嘴边一抹悄然的笑。

 

“带着我对他的恨意,下地狱去吧!”她眼中发出了嗜血的光,随着话语,剑朝黄少天的身影砍下。

 

就在攻击将要落下的几息之间,黄少天突然暴起,以惊人的速度出现在敌人身后,冰雨挥出,全然不见刚才的劣颓之势。

 

眼中失去了目标,疯女人睁大了眼睛,身体却丝毫动弹不得,只能感受到危机渐渐袭来,却怎样都逃不过刺骨的杀气。

 

“看在你那么啰嗦的份上,顺便告诉你一件事吧,”

 

世界就像瞬间静止了一般。

 

攻击,落地,收剑,整个动作只是一瞬就完美完成,黄少天头也不回地耍帅道,“那个家伙,我和他比试的时候,总是他赢的多。”

 

当然这种话帅气的话也只能自己耍帅的时候说,打死也绝对不要再叶修面前说出来。

 

“我担心他还不如替你关心一下他的对手怎么死的。”黄少天小声嘀咕着,踢了踢那女人被斩下的头,确定再无反应后,松了口气,“果然没猜错。”

 

“要不是为了套话哪容得了你废话这么多,蠢女人。”黄少天不屑地道:“下次得问过剑圣我的冰雨再说吧。”

 

在对手气息完全消失的瞬间,四周一切的环境都突然真实起来。所处空间的大小并没有没变化,但景色却变清晰了许多,原本时有时无的薄雾迷茫一样的状况已经消失不见,与之一起不见的还有那个疯女人的尸首。

 

不远处躺着几根断柱,殿内有几个侧门也是处于被封住无法打开的状态,墙壁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个突出的石疙瘩,又脏又丑,黄少天猜测那原本应该是烛台,“看起来已经到了内殿了啊……”

 

“你这怎么回事……”

 

一回头,果然看到了叶修诧异地看着他。

 

糟糕,刚刚不小心夸了他的对话没被听到吧。这么想着,黄少天还是回答了问题:“哦没事,为了证实一些猜测搞得有点夸张而已,其实不碍事的。”他在自己身上拍了几下,原本看起来夸张的伤势顿时恢复了大半,“没想到这办法还挺好用的。”

 

“你那边遇到了什么?”

 

“遇到了一个啰嗦得很的女人,说了一大堆的废话。”

 

“比你还啰嗦?”

 

“……”黄少天用你这是几个意思的眼光看着叶修,不得不承认道:“怎么可能有比本剑圣还更能说会道的人呢。”

 

叶修呵呵表示不置可否,问:“那她说了什么?”

 

“不过是名深闺怨妇罢了。”黄少天不屑地答道,忽而又眯眼不怀好意地说:“求我啊,亲我一下我可能会想起来她说过的内容。”

 

“呵。”

 

……看着叶修走得潇洒的背影,黄少天有些不太确定——他刚刚是不是被那个谁鄙视了?

 

“卧槽有种你别走那么快啊,快回来啊回来贱人。”

 

叶修装作没听到。

 

往前走了一段路再也没见到什么阻碍,到了这一步,目的地反而好找了许多,就在这一区域前行了不一会,就到了内殿的尽头。

 

他们两人都能看到一个十分朴实的圆石台,没有台面与台柱链接的迹象,看起来是由一大块石头粗略地雕刻而成,上面也没有任何的花纹。走进了之后发现石台上放着个盒子,可惜是关上的,看不到里面放着什么,不知道会不会正好是叶修寻找的东西。

 

在离那个石台只有十步之遥的时候,叶修突然停下来,问道:“有没有觉得很奇怪?”

 

黄少天点头,“嗯,如果这是我们要找的东西,我觉得不可能放在一个毫无防备的地方。”他快速地打量了四周,“要不就是这里有你我眼力都发现不了的机关,要不就是——盒子里的不是真品。”

 

“不管是什么,见招拆招就是了。”叶修笑道,一步踏向前去。之所以是他先来,是因为万一有机关,以他的速度和各种千奇百怪的招式辅助,应对起来也会比黄少天轻松得多,黄少天自然也不和他客气了。

 

就在叶修踏出那一步的瞬间,黄少天失去了他的踪影,心下一慌,喊了声“叶修!”也跟了上去。



—TBC—

打个广告:想入本子实体的请点 淘宝


评论(6)
热度(29)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