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老文重发,日更,为黄叶打call!

#西幻架空,黄叶夫夫谈恋爱请注意。

#傻白甜,很甜,不要钱。




虽然是这样的表现,黄少天还是不失警惕,抽出了剑护在身前,左右四顾,最后决定随观察力与直觉,挑了一个方向缓缓走去,远没有他嘴上说的那么急。

 

事实上不用很久,就有人在半路上等着他了。就好像平坦的路上毫无缘故地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但这个过程也因某种特质而显得十分自然,并不突兀,只是让人完全不记得也不知道对方是何时就在那里的。

 

那是一个身形高挑的‘人’,全身几乎被包裹在斗篷了,在见到第一眼的瞬间,黄少天也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内心一惊。

 

对方的气息他完全无法察觉!这难度说明对方是个亡灵生物?并非人类?但是亡灵特有的阴寒他也同样感受不到,最重要的是当初为了应付这类生物而专门佩戴在身上的圣石此刻一点反应都没有。是因为在幻境中而发挥不出作用吗?不,也不太可能……但如果对方真是一个人类的话,那他这么轻易一站所展露出来的实力就很值得考量了。

 

黄少天在这边正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那人却突兀地轻笑了,既虚又实,既远又近,那种飘渺而略阴森的声音极度的不真实,但又像是从心底钻出来一半止不住,让黄少天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而这经过处理的声音更是让人听辨不出男女。

 

“在找你同伴吗?”那像是叠加了好几层回音的空洞声音又响起来了,由于人影没动,黄少天也不确定这是真的在说话,还是幻觉中的心灵传音。

 

“找不到的了,别费心机吧。”那个鬼魅的声音再次说道,“你的同伴,现在大概在我同伴的招待之下吧,呵呵呵呵……”

 

略加分析后黄少天决定把对方归为女性的‘她’,毕竟能这么啰嗦八卦又阴阳怪气如此寒碜人的,如果还是一个男人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过黄少天对敌人从不手软,哪管对方是男是女是人妖。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哼,不管是谁,什么目的,胆敢闯入偏殿的人都必死无疑。你和你的同伴有胆子进来,不得不佩服,你们愚蠢的勇气。”

 

声音的主人似乎对于给以黄少天精神上的打击这件事十分有兴趣,在说话的同时不断地移动身形,以黄少天围绕成圈,坚持不懈地飘荡在对方身边,正像一个鬼魂一样。一般人会觉得特别阴森而害怕心慌,但黄少天不是一般人,这种小把戏根本就不会起效,她很快就发现了自己计划失败。

 

黄少天一脸平静,毫不惊慌,心绪早就飘到另一边去了,比起眼前的情况来说他更担心现在不知道去哪了的叶修。

 

“想留下我们两个?我的同伴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你与其想这些不可能的事情不如关心一下你自己好吗?”

 

“死到临头了还在逞口舌之快”人影的身形不断晃动,她已经被黄少天一句话激怒,藏在袖袍下的双手中出现了一对短剑,“敢说的比我还多,那就让我亲手教训教训你吧。”

 

与此同时。

 

另一边的叶修在发现失去黄少天踪影时,几乎也是同样的遭遇与反应。

 

这种似是秘境或幻境的技术,已经十分罕见了。叶修正饶有趣味地打量着,黄少天那边发生了什么他也用不着去着急,也不忙着找人汇合,而是四处观察,留意每一处不自然的地方,时不时放出一丝精神力去探测动力的流动方向,试图能找出这个技术的构造方法。

 

这个玩意要是打在千机伞的技能块上也很好啊。抱着这样的想法,叶修一路向前走去,从地上的砖块台阶与墙边被青苔埋没之下的纹理图案推测,这里应该曾是个很宽敞的走廊,结合之前从铜片上得来的信息,应该正好就是通往主殿的那条。

 

不多久他就发现了一个人影,仿佛在路上等候许久。

 

“朋友,你也是来观光旅游的?……哦,朋友难道是当地的导游吗?”叶修试探了两句还没得到回应,那人化作一团影子袭来,“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开打很没礼貌啊。”

 

人影并没有理他,只是不断盲目地攻击。叶修也完全不知道黄少天那边发生了什么,眼前这个大块头看起来也不太好应付,只能安心应战。

 

……

 

斗篷人影持双剑向他刺去,黄少天也只能举起冰雨一边招架一边后退,在对方看来却是能力不足的表现。对方轻蔑地笑了两声,阴阳怪气的声音再次回响起来,“不自量力。”

 

“既然我心情好,可以让你晚点再死,甚至让你自己选择怎么死。”那把鬼魅声音的主人自信满满,看似一切都已然在她的掌控之下,她的对手也心灰意冷失去了抵抗之力。她开始说起了别的事,以那胸有成竹且高高在上的口吻,娓娓道出一个故事。

 

然而,黄少天表现得他根本不关注她说的一切,哪怕是一丝一毫。

光说话又不能拿他怎样,老实说过滤废话的功夫早就被叶修给练起来了。这点程度的魔音?小菜一碟,只要无视就好了,黄少天怎么会理她?

 

在明显地不断被无视之后她的恼怒渐渐表露在外,伴随着她的怒吼,大量的攻击朝黄少天倾泻而去。

“如此大胆!你怎么敢,怎么敢不听我说?我随时都可以杀死你!”。

 

黄少天对她的气急败坏不屑,用冰雨挡住了大部分的攻击,却还是在脸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不由得抬头给了她一个眼神。

 

对方似乎非常得意,那个诡异的笑声又开始漂荡在空间内,迫不及待地炫耀她对黄少天有着绝对控制,迫不及待地继续她的故事,一旦黄少天表现得有一点漫不经心,就被会她快速而凶狠的攻击招呼,好让她的故事继续拥有聆听者。

 

但与她极快的剑不同的是,整个过程她却表现得不紧不慢,并没有很着急着要下手的感觉,反而像是驯服,仿若她面对的不是敌人,而是一只凶猛的野兽一样,她要做的不过是时不时地使出一些手段,甩几个鞭子,赏个下马威似的,把黄少天的注意力重新引过来,就像是驯兽师调教猛兽那般。

 

这该是位居上位者长久以来的习惯,这个女人的身份不简单。

 

那种所表现出来漫不经心的姿态,令黄少天极为不爽,恶心至极,虽然他也可以用垃圾话去反击,他有绝对的自信在这方面不输于任何人——除了叶修。但对方使出的试探,和那刁钻的角度,无法预测的攻击,也让他颇为警惕,加上心中仍担心着叶修,略有迟疑还是克制住自己的行动。

 

“你不懂!你根本不懂!明明只要他和我联手!我们就能掌控整个神殿的!明明只差一步了!”那人说着,情绪变得非常激动,那股虚无缥缈的声音瞬间变得尖锐起来,“就连师傅也被我偷偷下毒了,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我们!没有!可是他!却联合外人来对付我!”

 

随着语调变化,对手那原本充满戏谑玩弄意味的攻击也已变化不少,由最初干扰性,以夺得注意力为目的的试探也充满了攻击性,变得更为刁钻、更为犀利,更加地难以提防。

 

这种情况下,黄少天也不得不打起百分之百的精神来反击,胸中别的一股闷气也终于有了发泄的道路。

就怕你没别的动作。


—TBC—

打个广告:想入本子实体的请点 淘宝


评论
热度(31)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