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老文重发,日更,为黄叶打call!

#西幻架空,黄叶夫夫谈恋爱请注意。

#傻白甜,很甜,不要钱。

荒地被誉为全大陆最危险的区域不是没道理的。

它们基本是由大片的荒芜干土连接而成,例外地寸草不生,就算是极少部分是看起来极富有营养的黑土也是如此。

只要是在荒地领域内就会长不出任何的含有生命力的东西。而且荒地内的温度非常高,在荒地边缘也许还感受不到那股炙热滚烫的气浪,但只要深入内部约十米的范围,马上就能感到那股仿佛要不断蒸发一切水分的热量。

 

炎炎烈日悬挂在高空,不留余力地投射出它的能量,令这片被照耀的土地从来没有被雨水润泽的时候。自荒地形成以来,此处就是这种干旱至极的局面。这里并不存在任何的水源——无论是地层表面湖泊河流,还是地表之下暗流的地下水源。这也是为什么荒地领域内不会有任何真正‘活着’的动植物的原因。

 

荒地的可怕,是因为它范围极为广大,寸草不生,丝毫没有生物逗留,气候炎热而毫无水源,食物饮水无法得以补充。想要横跨它,必须携带充足的储备。这里也没有方向标识向导,进去的人多数都化为了再也无人知晓的白骨尘埃。种种原因下来,虽说没有什么猛禽凶兽横行,人们还是把荒地划到了极度危险的一类。

 

但对于这些荒地何时出现,为何会出现这一点,人们未曾有统一的认识,对此仍是各种争论不断。

 

有人称之为上天为了警示人们而降下的神迹,有人认为荒地地下沉睡着巨大的生物,它们在不断蚕食荒地上的生命力,也有人认为这些地方是曾经神生活过的地方,是神址,还有人认为底下是上古遗迹,上古人民消耗光了大地的生命力,最后无法生存,自取灭亡,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境地。

 

这类荒地遍布大陆,最大的一块在北方,有半个公国那么大;最小的,也要走上两天一夜才能穿过。

 

如今黄少天与叶修正处在其中一个荒地中,离他们出发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天,上一次补给也是在三天前。

 

“快点快点快点!”黄少天在一旁焦急地催促道,一边警戒地看着四周,尤其是上空,仿佛那透明沧澜的天空下一秒就会出现什么危险的存在。

 

“急啥。”叶修环顾四周确认了一下地点,往右前方走了三步,明明是无风的环境,叶修的围巾却自动地飘动了起来,仿佛不知何处吹来了微风,渐渐地风变大。身上衣物像被狂风吹刮起一样,急乱地在空中挥舞。“就是这里了。”他确认后取出一枚铜片,轮廓有点像钥匙但外形十分粗糙,握在手中刚注入一丁点能量,就立刻发生了巨大的反应。两人瞬间感受到强大的震动从地下传来,先是慌乱的一阵抖动,然后是有节奏的阵阵轰鸣,像是钝而厚重的号角。声音虽然十分低沉模糊,但足以传达到两人所处的地方。

 

黄少天警戒地看着这变化动静,手一直轻摁在武器上,以便随时能做出迅雷一击。叶修仍不紧不慢地叼着烟,只是将手上握着的千机伞甩了甩,又点了点地。

 

只消片刻,地面猛烈的震动戛然而止,一切恢复了平静,重归寂然,这又一次的变化快得让他们刚刚所感受到的一切仿若错觉。还不等他们细想,叶修所站立的土地上,正贴着脚掌前沿裂开了痕,痕迹迅速地扩大,裂纹成了一个圆,土块慢慢地剥落陷下,不一时便成了一个深幽的洞。洞口不大,刚好有一条阶梯从洞口蜿蜒而下,然后被吞没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

 

“呜——哇——啊——”黄少天夸张地感慨起来,挥摆着刚刚还在放在武器上的那只手,算是在活跃气氛,“这地方真夸张,见都见不到底,我们真的要下去吗?万一下面连着冥府怎么办,我又不是冥神的信徒肯定会被当做异端处理的,到时候他们要是想把我们烧了可怎么办。我是说,他们未必能抓到我,咳咳和你,但是要是他们势必要烧了我们的话呢,该怎么办呢,叶修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想好对策比较好。”

 

叶修偏过头,当做什么都没听到,把抽剩已经熄掉的烟头抓皱了放进兜里,然后掏出了一块暗黄色的晶体,扔给了黄少天,黄少天接过后很自然地闭嘴不提了。

 

“入口找到了,就别啰嗦了。”

 

黄少天咧嘴一笑,“你先,我来处理痕迹,后面跟着气味儿来的狗咬的可紧呢。”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叶修将开启的‘钥匙’扔给了他。

 

“你什么时候见过英明神武的我磨磨蹭蹭过了?!”

 

“呵,你现在就是。”

 

黄少天默默地转身当做没听到,拽紧了手中无辜的铜片,淡定得面无表情。

 

那条通道出乎意料地长,虽然在地底下也无需担忧呼吸和照明的问题,但当叶修和黄少天两人拿着照明晶石一路向下走的时候,也不由觉得,这阶梯未免延伸得太过长了。

 

这通道明显地留有人工开凿的痕迹,一路上黄少天因为无聊而观摩起了两壁上的纹路。他东摸摸西摸摸,试图找出一些属于遗迹文字文明或者壁画之类的玩意,但只能感受到石壁从摸起来十分湿滑,并随着深入程度而变得干燥,并散发出热气。

 

“老叶,有没有觉得变热了很多?要不要我帮帮你?”觉得无聊的黄少天没话找话,眼神老往叶修那边瞄过去。

 

“觉得热你可以自己脱衣服,也可以用你的冰雨冰镇一下脑袋。”叶修完全不为所动。

 

两人说话间正好走出了通道,地面不再是向下的阶梯,而是平坦的陆地,很宽广,这平地到处布满了裂痕,裂痕下还隐隐透出些红光。

 

在更远一些的地方,可以看到稍大些、几乎连成一片的区域,非常缓慢地流动着什么。远远看去就像黑夜中盘桓着好几条发光的蛇,无数光斑一明一暗地闪烁着,仿佛是呼吸的节奏,就好像有什么生命在安宁的沉睡中。远处要更明亮些,其中翻滚着的不起眼的岩石,仿若燃烧着的河流上漂着浮木。

 

“会是岩浆吗?”

 

“是岩浆。”叶修答道,环顾了四周,收起了照明用的晶石,四周虽然还是黑暗一片,但有岩浆指路,这点可见度已经用不着照明了,“总觉得不止这么简单,还是注意下吧。”

 

他们几乎不用考虑找路的问题,在一堆漂浮着、还流动着的岩浆中,中间唯一一条干净笔直的道路就十分明显了。

—TBC—

打个广告:想入本子实体的请点 淘宝

评论(5)
热度(33)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