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一句话概括:职业选手为了庆祝叶修生日穿到荣耀世界_(:з」∠)_带账号卡一起玩,最后玩爽了再高兴地回家。


#查看全文#可以点“基本无害”←这个tag


大概是中短篇,一章拆开周双更_(┐「ε:)_


【写在前面】

★两年前的老文,那时候写的开头,最近续的结尾,前后如果文风不一致请原谅^^

★原著背景! 叶修中心,粮食向偏all叶,带账号卡玩

★苏叶,吹叶,爱叶!

*大量私设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上)

【章三】小打小闹,只是玩笑(下)

 

他在哪?

他也会遇到和我们一样的问题吗?

他那里也会有支援吗?他还好吗?

 

没人回答叶修的问题,他们再次被变化打断,他们松懈得太早了。本应绝对安全的战圈边缘突然刷新了一个暗淡的光芒,一只小型毒液哥布林,不太高明的障眼法,但成功了。这种怪物通常没有任何威胁,除了有毒,除了它的目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被其他人有意无意拱在中间本应绝对安全的叶修。

 

叶修并不慌乱,他甚至游刃有余地预判出哥布林的攻击前摇,什么时候是爪击,什么时候喷毒甚至什么时候飞跳扑击,十年了,时间能够把记忆刻入骨中化为本能。他的身体本能地先意识一步记忆得清清楚楚,但他如今只是个普通人类,手中没有掌握住他的角色,身体也远没有账号卡那般灵活。

 

到此为止,他不怎么紧张,当看到众人——黄少天,王杰希,张新杰,韩文清,还有其他账号卡们——看到他们每个人关心焦虑的表情的时候,他才真的慌乱了。

 

来不及了。

 

接着就是视角的一片颠倒混乱,危机解除了,大漠孤烟不知何时赶来并把他扛在了肩上,可怜的小哥布林变成了一道白光。每个人都注意着身边可能会随时出现的新敌人,他们有了提防,再也不会踩中如此明显的陷阱。

 

明明地震已经停止,那种充满危机感的蜂鸣声却残留了下来。就像在暗示一段新冒险,以引起众人战意的方式提醒。

 

更大的混乱出现了,叶修没来得及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强行带走了。他猜其他人应该也差不多,被彻底打散分开了。

 

~·~·~

 

这片地域很宽,明明视野中一片清明没有任何遮挡物却硬是见不到别人。但那时不时出现的、肉眼可见的、画面晃动时产生的波纹,简直在明晃晃向他们解释发生了什么。空间分割也不算是什么少见的设定了。他们也不知道队友被分散到什么地方去了,只能知道肯定有新的角色上线了,只是没想到确定的时机来的这么突然。

 

只要移动就一定会产生随机传送,经历过几次体验之后张新杰确定了这一点,他恰好与韩文清分开,根据肉眼猜测过了至少4个碎片区域后又幸运地凑在了一起。在发现规律之前,他们决定先停下来,一来是有个人方便讨论,根据两人的经历互相印证猜测,另一方面则是看看能不能守株待兔。

 

新的推测是张新杰与石不转讨论出来的,他们都很认同。张新杰另外提了一句不太相关的话:“之前,大漠孤烟是你叫过去的?很及时,应该是提前就注意到了吧?”

 

“哼。”韩文清没有否认,只是语气相当地不满,“我看他是在这个世界过得太舒服了,什么都不用自己做,所以松懈了,而且他应该是我们回去的关键。”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其实同样什么也没做,差不多等于米虫的张新杰内心默默吐槽,你不也和大家差不多吗。

张新杰识趣地没有追问下去,和韩文清交换彼此信息之后,他充满疑惑地问道,更像是在问自己,“之前的动乱可以说是强行将我们分散开来的机制,而这个机制……”他顿了顿,继续说,“我们以前没见过,应该是这个世界自主创造的,那么,它的目的是什么?”

 

“只是把我们分开,有必要让我们强行对敌吗?在人数优势下,那些小怪再来十倍对我们只能起个骚扰作用,不会有任何伤害。”

 

“你忘了叶修。”

 

“对,就是叶修。叶修是唯一的变数,它看起来把叶修当做了目标,但是——”张新杰抬了抬眼镜,“万一叶修并不会有事呢?如果他们只是想打散我们,实际上并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任何伤害呢……?”

 

“你的根据是什么。”

 

“第一,这里不是梦境世界,就算是,也是以荣耀为背景的世界。”

“而第二,那是叶修。”

 

一个有意识的世界不会与他们的神作对,一个没有意识的世界更不会针对一个成神的人。

 

所以,到底,为什么?

 

这个问题叶修也想问啊。

 

在被大漠孤烟扛着狂奔一路之后,叶修实在有些头晕目眩,他拍了拍大漠孤烟,“发生了什么事?我觉得你可以先放我下来。”

 

大漠孤烟从善如流。

 

姿势正过来之后,终于摆脱了那种反胃的感觉,叶修十分遗憾道:“我觉得,这个世界对我有恶意。”感慨之中大约还有些调侃受伤的为什么总是我的意思在里面。

 

抱怨不是叶修本质,所以大漠孤烟觉得绝对还有“我真的太厉害了所以这个世界开始羡慕嫉妒针对我”的意思在,他不太确定,但这才像是叶修。

 

大漠孤烟突然觉得自己文采不够好,不足以用漂亮的文字把他的内心话说出来,他只好说:“怎么会?你可是教科书式的荣耀第一人,它……如果有思想的话,他应该以你为荣。”说着他顿了顿,“我们都以你为荣,你们……都很了不起。”

 

叶修抬头看向他认真的眼神,不由地笑了,“谢谢。”

 

“所以,出事的时候你不在你主人身边而跑到我这儿来是想干啥?”叶修又忍不住揶揄道。大漠孤烟却觉得这样的叶修显得有些活泼可爱,一时间答不上来,对方的笑意越重了。

 

“不直。”

 

“……嗯?”大漠孤烟忽然回过神来这是在叫他。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我要叫你不直。”

 

“……哦。”自认还是有些文化的大漠孤烟开始思考,要如何委婉地提醒叶修自己知道那个大漠孤烟直的著名诗句,也知道许多粉丝爱戏称大漠孤烟没有直的梗。

怎么说,欺负人也别欺负得太明显吧?

 

“乖。”叶修满脸都写着得逞。

我放弃了,大漠孤烟满脸都写着高兴.jpg。

 

在两人都反应过来之前,新的小伙伴上线了。

 

“前辈!”

 

在叶修反应过来之前他就被人抱住了,叶修愣了几秒。对方明明是迎面走过来,但同时也是凭空出现,这让叶修稍微走神,根本来不及注意被人抱了个结实。乔一帆在瞬间就放开了他,似乎是害羞拘谨而有些克制。叶修想了想,伸手摸了摸乔一帆的头,“过来有多久了?”

 

乔一帆与一寸灰面面相觑,考虑了一会儿,答道:“也不是很久,大约十分钟之前吧……”

 

“来的时候一个人也没遇到?”

 

“一个人也没遇到。”乔一帆看着叶修,补充道:“前辈是我见到的第一个,真的是太好了!”

 

这一番话似乎证实了一个猜测,为什么明明视野开阔却一个人也看不到,短短时间内总不能每个人都跑了个几千米的,又不会集体瞬移的,唯一可靠的解释就是此处地区已经被切割成无数的细小空间。就好像玻璃迷宫,镜子世界,之类的这种东西。

 

总而言之这种分割使得他们即使比邻相依也看不见,哪怕他们之中的谁就站在旁边,仅隔一线,他们也无法察觉或者感知对方,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下一个瞬间会被传送到哪去。

 

当然这只是猜测,叶修看着大漠孤烟若有所思,不知道账号卡的持有人与他们的角色之间会不会有特殊一点的超越空间时间的精神上的联系。大漠孤烟只是迷惑地回望着他,叶修猜这种东西应该没有。

 

不然的话,一叶之秋和君莫笑,这两者之间必定有一个能与自己感应得上,又或者都和他感应得上。如果是后者的情况,叶修希望他们能在找到和自己会合的方法之后才打起来,而不是先打起来而忘了汇合这事。

 

唯一的好消息是,他们现在并非独自一人,所幸乔一帆身边也有个能保护他的一寸灰。这能应付很多突发状况,虽然叶修一点都不喜欢那些突发状况。

他看得出来乔一帆很紧张,一双眼时刻黏在自己身上。叶修抓紧着时间解释了一些重要内容,比如我们不止一个人,还有谁谁谁,和你的账号卡待紧密点,要多注意自己安全之类的。他主动牵着乔一帆的手,这自然是为了防止他们再次失散,一边耐心地解释这一切,力求不着痕迹地给予对方安慰。他的手指不自觉地摩挲着乔一帆的掌心,安全感对于一个状况频出、不知道到底还安不安全的荣耀世界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你过来之前在干什么?”

 

“呃,在倒水喝。”

 

“兴欣有什么异常么?有发现我不见了么?”

 

“没有,前辈你说你是大约是午睡时间过来的,那有可能才过了两三个小时。”

 

“除了你还有谁过来了么?”

 

“没有了,我……应该是接在前辈后面的……”

“前辈觉得应该还有别的人一起来吗?”

 

“呵,这里可不是好地方……”

 

他们走的十分缓慢,还要时刻注意脚下不要踩空。叶修在前面探路,乔一帆在后面听着他不断说话,感觉这条路可以没有尽头地一直走下去,只要有叶修的指引,就会有归宿,实在是十分令人安心。突然,在他们小心跨过一个沟缝时,叶修的话戛然而止。

叶修的手仍在半空中,维持着一个握住的姿势,只是手中空空如也,身后的人不知何时消失,连带一寸灰一起,忽然间连个影都不见。

 

别说叶修了,是个人都该开始感到害怕了。

 

深呼吸,叶修想抽根烟静静。

 

叶修觉得他该适应这种异常了。一开始的时候的确很诡异,诡异得令人害怕,大变活人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是对心脏的挑战。有人出现是好事,只是希望不要再把人变走了,在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叶修如此祈祷。

 

周泽楷显然不是一个人,除了他的标配一枪穿云之外,无浪也正和他的主人江波涛在一起。也许是因为放周泽楷和一枪穿云在一起的话,会造成严重的交流事故吧。

 

“前辈你好,这么巧啊。”江波涛率先打了个招呼,“看来我们不是唯一的?”

 

叶修叹了口气,“见到你们,我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沮丧了。”

 

完全没意料到会听到这个回话的江波涛:????

 

叶修前辈就这么不希望看到我们么?轮回二人组突然感到了委屈。叶修一愣,才意识到刚刚好像说话有歧义,只好解释说:“不是,我没有针对你们的意思,也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意思,就是……心情很复杂,晚点给你们解释。”

 

“现在的话,能跟上吗?等下我可能会突然消失不见,但是请不要惊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叶修的话仿佛咒语,带着某种魔力,他安抚道:“一切都会变好的。”

 

~·~·~

 

远在体育馆的另一头,与人群失散的喻文州和索克萨尔面不改色地看着面前大波的敌人们。

 

关于之前的那些问题,喻文州能回答。

他在体育馆的另一边。

他也遇到了大量刷新的怪物。

这个方位的支援似乎出了些问题,没有看到友军,喻文州觉得还是要老实承认,不太好,这个世界是不是对他恶意大了点。

 

如果他知道叶修也想过这个问题,他一定会笑着回答,真巧啊,我们心有灵犀一点通了。可惜现在的他可完全笑不出来。

 

但比起慌乱,喻文州更多的则是难以言喻的兴奋。他从来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里,他的手速限制了他,这是他再怎么努力也无可奈何的事。他可以组成一个出色的队伍,可以引领他们走向胜利,却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天赋,避开不了自己的弱点。然而……然而在荣耀世界里,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一切限制不复存在。

 

我好歹也是我们团队的心脏。

而作为一个心脏,哪怕没有任何队友,哪怕手脚被截断,拼下一切也要跳动给你看。

 

这是每个人拼搏方式的证明啊。

 

 

 

 

——————TBC————

前半句出自和阿牙 @鲜掉牙 的聊天记录 (我觉得我是真爱了过了这么久还能记住)

把州州写的这么苏有些出乎我……掌握,就当是我全职第一篇同人居然是喻叶的纪念吧,明明我初恋是黄叶_(┐「ε:)_


感谢读者老爷们的看到这里!!!!我爱你们!!❤

日常求评论求花花求怜爱

评论
热度(54)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