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老文重发,日更,为黄叶打call!

#西幻架空,黄叶夫夫谈恋爱请注意。

#傻白甜,很甜,不要钱。

————

“小心些,这个地方有些邪门啊。”黄少天手脚快,先将四处快速浏览了一番,提醒道。

 

叶修嗤了一句,“哪里不邪门啊。”接着又小声嘀咕道,“也许附近可激活能量阵,总是这么黑也不方便行动。”

 

他还没忘了他们是和嘉世那群人一起掉下来的,要是举着颗萤石到处跑,被有心人发现暗处埋伏就不好了。这个地方这么黑,视线也受影响,一个不小心被对方得手了那多不好,丢人那还是其次,主要是叶修还没想到出去的方法。

 

“靠靠靠,你以为是出来度假啊?说了几百遍了这里是遗迹,外边的人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这里好歹有几百上千年的历史了?你让我去哪找的照明用能量阵啊,就算真的那个时候就有这发明了,哪还有残留的能量可以用喂你以为我是母鸡啊生个能量石出来就好吗?”

 

叶修忍不住点了烟深吸了一口,在黄少天说完一长串之后才悠悠回他,顺便将一口烟徐徐喷在他脸上。“啰嗦,到底去不去。”

 

自己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这么恶劣的一面呢,黄少天有些怨念地想着,抱怨道:“你的伤没事吧?我来打头吧,也不知道嘉世那些人会在哪,我说你也别抽了,这里空气不好,简直影响我的灵敏度,你叼着那烟在这种地方瞎逛简直跟叼着个靶子似的,我能不担心吗,我也是为你好啊。”

 

黄少天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阐述他对叶修的关怀,解释着他的用心良苦。

叶修也不回答,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气。

“少天。”

“啥?”

“……说话的时候记得看路。”叶修眼见黄少天踩到了浅坑里,被绊得不轻,才悠悠说道。

 

这家伙果然记仇!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的黄少天往对方使了几个眼刀子,一瞪再瞪。

叶修望天看地就是不去看黄少天的眼神,借故感慨,“我发现你还是沉默不语的时候最性感。”

不料被反补一刀,“噢是吗我觉得把你干得说不出话只会大叫声音大得把我的话也盖过去了的时候最性感了我们要试试吗?”

叶修:“…………我们好像还没做过吧。”

黄少天毫不退缩:“噢那么是在我脑内做的呢反正没差。”

 

被反将一军的叶修险些被自己口水呛到,咳声连连,要点脸!这下子谁比较记仇啊喂!叶修一时间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只好乖乖闭嘴,心中自我安慰到,没办法,这正是拿了人的手短,吃了人的嘴软,让让他就是了。

 

这么一来两人倒相安无事地走了一段。那不大的暗室旁紧挨着好几间同样规模的小间,也看不出本来的用途,估计可能是住人的。原本就猜测底下是座颇具规模的宫殿,若此处是用于住人的话,那这样的安排就有趣了。

 

两人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两个方向,早就了解到这个地方大得不可思议,一时半会恐怕也很难遇到嘉世那行人,估计暂时也没有危险,便约定分开先去探路看看,回头再决定下一步,最起码把大致的格局先了解一下。

 

此处很宽敞,大路平坦,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的障碍物。主路两边都坐落着无数的建筑,错落有序。叶修只是从一旁经过,并未进去。借着萤石虚弱的照明,隐隐能看到黑暗中的建筑格局,看起来在沧桑中透出几分庄严。走着走着,叶修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踢到了什么,某个物体被踢落掉在石路上,发出‘啪嗒’的声音,在黑暗静谧中尤为响亮。

 

“咦?”叶修刚想俯身去看看是什么东西,却在中途转身,手中千机伞甩出就刚好在空中与什么物体‘呯’一声碰撞在一起,黑暗中闪出明显的火花,竟也映出大半个影子出来。

那分明是把长长的武器,正是叶修再熟悉不过的战矛,而握着武器的主人则是——

“邱非?”

对方听到这句也主动走到光源圈中来,战矛立在了身旁,不卑不亢地说了句:“叶秋前辈。”

 

“你怎么会来?”一看到对方叶修不免有些头疼,他猜到是嘉世的人,却没猜到连这个小家伙也跟着来了,陶轩怎么想的?有本事把孙翔也派来啊?肖时钦呢?反正王大眼也都出钱请了再来几个不打紧了吧。

 

似乎是猜到叶修所想,邱非不紧不慢地补充了句:“孙翔队长也来了。”

虽然意外归意外,事情还是要按规矩来一一照办的,“怎么样,打一场?”

 

“好。”

 

这一声好就像是个信号,叶修的身子动了起来,手上不再继续握着萤石,潇洒地连着往旁边一掷,直接充当光源了。

 

邱非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很稳,不紧不慢地朝叶修攻过来,叶修当然没那么轻易被他得手,一招格开一招化开了去。

明明还在对打着,叶修心里却有些欣慰。他不知道离开之后嘉世内部是怎么个说他的,虽然多少也能猜到一点,但是不爽的事还是会令人感到不爽,尤其在遭遇埋伏之后,对嘉世的失望更重了不少。

 

但是邱非不一样。邱非是他当年培养长大,觉得最有可能继承自己位置的人,不管如今两人立场如何,见到对方功夫一点都没有荒废,下手也并不因为对象而心软,内心满足欣慰之余,不免有些自豪。

“你这两年进步不错。”叶修称赞道,他现在主要以防守为主,脚下滑开一步一个侧身就避开了锐利的矛尖。

 

邱非没说话,下一击接连不断地攻到叶修眼前。

 

没过多久,互相来往的两人体力所剩不多,而此时他们所站立的地方也离原本的地点相差一段距离。叶修心里担心着黄少天会不会已经等了他一段时间,嘴上却勾着微笑,毫不吝啬地夸道:“不错,继续努力。”

邱非依旧站得笔直,虽然喘着气却不见狼狈之势。“我会的,前辈。”说完又举起战矛,准备下一轮的攻势。虽然两人之间的较量算不上激烈,但总是要分出胜负输赢的。

 

风开始动了,而黑暗中的人影也动了起来。“前辈,我来了。”邱非已经准备好的姿势,正欲攻来,忘情大喊了一声叶队。

 

叶修却反而收起了武器,露出歉意的笑,“抱歉了。”

 

“?!”

 

还未看得清叶修的动作,邱非感觉脚下突然踏空,正惊诧不已,地上不知何时出现了漆黑不透光的通道,失去落脚处的他坠入其中。整个过程十分短暂,黑暗来的快去的也快,邱非几乎还未来得及思考这到底是不是叶修设下的陷阱,是不是为了困住他,眼前就突然迎来了一片光明。

邱非反射地闭上了眼,适应后才渐渐睁开,发现自己身处外面的世界——不再是漆黑一片的地下遗迹。头顶上猛烈毒辣的太阳,与扑面而来的热浪都告诉了证明了这一点。空气不再像地下那样阴冷,带着霉与灰尘的味道。

 

这到底是为什么?

保持着被通道弹出来的跪立姿势,他双手紧紧地抠住了干涸焦热的土地,双手抓成了拳,猛地锤了好几拳。

回不去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叶队!?”

 

没办法再回去了,他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被送了出来。即使他们进去的时候也是被叶修他们引诱,被迫进入的,但是成功出来了这点并不能让邱非感到开心。那并不是他主动的选择,却反而增加了他的疑惑。

 

与此同时叶修这边,刚把邱非送了出去,传送通道就自行崩溃了,不管是进来还是出去,已经不能再用了。

 

“好,解决一个。”叶修自言自语道,微微松了口气,找了块石头坐下,恢复体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空气似乎变得稀薄了,这一点认知让他警觉,不过也有可能是运动过量而暂时造成的错误感知。

 

大的那块萤石早已被他扔到路边,叶修只好从兜里掏出另一块小的,照着地板上的像图案,又像某种纹路的东西,然后开始低头仔细观察起刚刚未来得及细看的发现。说真的,要不是邱非突然出现,他能研究的时间就多了,刚才也不至于靠一瞥的记忆勉强发动传送阵。如果准备时间充足的话,那个通道应该可以起码支持两个人以上的通行。

 

叶修看得十分仔细,再三确认这个法阵已经失效不能使用后,失望地收回了注意力。他正准备转身离开,就听到某人的声音从大老远传来,眨眼就到了耳边。

 

“哎呦!”正想说些什么的叶修被跑的太快来不及刹车黄少天撞到,重心被带倒,两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叶修痛苦地闷哼了一声,抱怨道:“行不行啊少天,走个路都能摔倒说出去多丢你面子啊。”

 

黄少天撑起上半身,捂住了鼻子,估计是刚刚撞疼了。他快速地将叶修上下左右检查了一遍,边看还边说:“没关系,这种小事,只要你不说出去就行了,再说了,就算你说出去别人也会以为是垃圾话而已,对本剑圣来说不值一提。”说完在叶修嘴上亲了几口。

 

“……”被占了便宜之后,叶修才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连忙推开黄少天的头,问道:“你跑这么急就是为了过来……亲亲?”

 

对方毫不犹豫地点头,又亲了几口,一边补充道:“主要是来看看你还好不好嘛,刚刚我听到这边声响超大,担心死我了。”


—TBC—

打个广告:想入本子实体的请点 淘宝


评论
热度(17)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