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老文重发,日更,为黄叶打call!

#西幻架空,黄叶夫夫谈恋爱请注意。

#傻白甜,很甜,不要钱。

————

 

被戳脸的黄少天十分无语:“我靠靠靠,你是三岁小孩子吗?怎么这么大了还在用这招你烦不烦啊你?”

 

“呵,那会中招的你岂不是三个月的婴儿?”

 

一句话把黄少天堵回去,字数用的比黄少天还少,粗暴简单又得来精辟。

 

黄少天再一次把嘴闭上了。

而叶修却被盯得有些愕然。

 

沉默的黄少天和平常并不一样,感觉却更加可怕,就好像为了某种爆发而沉默隐忍着一样,就像风雨前的宁静,就好像某种情绪的酝酿,就像是狩猎者的蓄势待发,为了慢慢靠近猎物而悄然噤声,不动声色地准备下一秒的进攻一样。

 

黄少天靠得很近很近,叶修甚至没注意到两人之间的距离何时变得这么近,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正被黄少天抱着,捂着嘴,无法发声,无法反驳。黄少天的脸越靠越近,他张嘴想说什么的模样。

 

突然,身后有什么东西轰然炸开。

无论远近,天边亦或是脚边、坡下的地方,全部都在巨大的震动,和阵雷般的声音。像是高歌,像是哀鸣,也像是盛宴。

由于背对着的关系,叶修什么都看不到,只感觉黄少天将他越抱越紧。

 

而黄少天却将一切都看的一清二楚。包括不知何时蔓延起来的大火,顺着主道,就像是旗帜一样缓缓升起;包括不知从何出现的巨石,突兀地从火芒的上空坠下;包括那块已经四崩五裂的大地;也包括最开始的几秒内,他们走过的孤僻小道上的萤火急速闪烁。

 

一瞬间他就想到了什么,身体下意识就抱紧了叶修,勒得紧紧地,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地说道:“救不了的,你救不了他们的,别去,别回去,太晚了,我们都没有办法的。”

 

叶修瞬间就明白了。

有一秒叶修想回抱黄少天,却因为被对方勒得太紧而觉得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毫无意义,最终还是拍了拍黄少天的背,抚了抚,等耳边一切巨响都稍微停歇下来之后,才示意他松开。

 

从这种壮烈的场景来看,只能猜测有人激发了正殿门前的那个禁制法阵了,别无他想。看到这种情形,叶修也是心情十分复杂。“只是立场不同罢了。”他说。最后也只是说了这个。黄少天从身后抱住了他,搂住了他的肩,用力握了握,像是安慰,也像是鼓舞振作一般。

 

“乐观点,他们应该都是分散来走,触发禁制的人只有几个,而且还有孙翔在,不会有什么大伤亡的,而且还有那个王杰希,一看他大小眼就知道办法多得是,虽然不能和你比,但好歹也是个大神不是?”黄少天绞尽脑汁往好的方面设想,给叶修说了好多话,叶修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地拨了拨火堆,往里面又加了点枝条木柴。

 

篝火继续静静地燃烧,在这个不再黑暗的山坡上,在这个四周明亮耀眼得如同烈日当头一样的遗迹里。焰火就像什么有着生命的怪物一样,在裂开的土地上,在坍塌的建筑上,蔓延蠕动。

 

就在黄少天说得太多,开始缺氧脑子开始乱想,自己可能要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因为说话太多而累死的人的时候,叶修终于开口了:“少天,我突然想起一首歌,你可以停一停安静点让我好好想想吗?”

 

“好好好,你想听什么歌我唱给你听就是!”黄少天秒答道,几乎不给叶修反驳的机会,扯着嗓子就唱起了……狮子座。

 

靠!这首歌是谁教他的!

“少天!少天你先听我说。”叶修连忙拦住黄少天,喊了好多声名字,拉扯了几遍黄少天才安静下来。安静下来后叶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释。

“我没事。”叶修真诚地看着黄少天,三秒过去,嘴边忍不住漏了个‘噗’的字音。“我真没事。”叶修连忙正色道。

 

又过了三秒,“靠,你居然耍我,靠靠靠,我说了那么多结果其实你居然真的没事这简直在浪费我这么多这么丰富的感情,我这么为你劳心劳命劳累到底为了什么啊!我的形象啊,剑圣的形象全被一首歌给毁了啊!”黄少天说得很不满的样子,但看起来却像是因此而安心不少。

“因为你那个样子很可爱。”

“不要说我可爱,请说我性感。”

“……是的你很性感。”叶修敷衍地答道,紧接着提问:“你到底有没有记得我说过其实你沉默不语的时候最性感。”

“还记得我的回答吗?”

“……记得。”

“呵呵。”

“……”沉默的轮到叶修了,到底是谁教会他用呵呵来回答问题的啊?!

 

“咳咳。”叶修决定识相地不去提那个问题,而是解释道:“我刚刚想起来听沐橙之前唱过的一首歌,你有印象么?荒地遗迹为什么会存在的三个假设,我认为和现教会有所关联的可能性非常大,那就从第一个假设开始验证吧。”

 

“哦,就是那个什么教的教会的歌是吗?也就是说,比起另外两个可能性来,教会的表现更可疑吗?”

 

叶修决定不去深究黄少天绝对是不记得那个什么教的名字才说的这么敷衍的问题,直截了当地说:“我也是听沐橙提起过……也许是想多了吧,总觉得和这个地方隐约有些关联。”

 

“你说的那个,不会是那个据说在战争的时候才会在战场上咏唱,所以被称为战歌的传奇吗?”

 

“嗯……”叶修努力地回忆着歌词,说真的,他对这类东西从来都不太敏感。“殿前的守卫……断裂的兵刃……将不合的声音灭绝?铲除?这两个差不多吧……太阳…绝对的力量……”

 

黄少天在一旁时不时地补充道:“兵刃后面好像还有句类似于双剑,霜剑,双肩之类的,好像还提到了下毒,那个是根除吧?还是拔除?这歌行不行啊歌词如此和谐,不愧是只能发生战争的时候才能出现,没人听到才好,内容太内啥啥了。”

 

“信不信我现在就那啥啥了你。”

“来吧,我已经脑内将你那啥啥过很多遍了,经验丰富,不怕你。”

“……”叶修开始反省,黄少天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脸皮如此之厚的呢?这是谁的错,这个联盟协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叶修不禁陷入了沉思。

 

两人如此打情骂俏一番之后,还是认真起来慢慢地回忆歌词。尽管在这方面并不熟悉,但也许有苏沐橙的关系,那些片段回忆起来还算容易。黄少天紧紧挨着叶修,一手搭着他的肩,另一手就顺手折了根枝条在一旁的地上写写画画着什么,一同努力把内容一句一句衔接起来。

 

“燃起最后的光……火光……然后是什么?”

 

那声音响起,将会是最后的指引。

 

……咦?

 

那身影浮现,将会是最后的屏障。

 

“诶,老叶,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东西。”黄少天惊呼道,“就好像被人硬塞进你脑子一样!”

叶修被猛地一声吵得有些耳鸣头晕,慢悠悠地按着黄少天的头,皱着眉头,“安静点。”

 

那声音突然又响起。

山顶上,火炬之树将燃起,指明方向……

 

这下两个人都能确定到这并不是幻觉,两人对视了一眼,叶修摇了摇头,做了噤声的手势。又过了一会,终于确定那个声音不会再出现的时候,叶修才悄声说:“你有没有觉得刚刚那段话很耳熟啊?”

 

“什么耳熟?是说这种很像鬼故事气氛的场景很熟悉吗?”被叶修带着也悄声起来的黄少天贴着叶修耳边问道。

 

“你不觉得那个好像就是剩下的歌词啊?”叶修压低声音,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之前有听苏沐橙说过,那首战歌是自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看来这是真的。

 

“我只听过一次,不太记得啊喂话说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要这样说话啊,你累不累啊,你累不累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是挺累的,还要这样说多久啊?”黄少天声音低得几乎只剩气音,呼吸全部喷在叶修耳廓上。叶修被弄得不仅有些痒,身体还隐约有升温的迹象,精神还变得难以集中起来。终于发现这一切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还自讨苦吃之后,叶修也不再压着嗓子说话。

 

“那要不要照着这些线索去找找看?”他挺直了身子,清了清喉咙,问道。既然不知道为什么,目的是什么,对象是谁,那就去亲自确认好了。不管是陷阱还是明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黄少天再三确认叶修看起来确实没啥问题,才点点头。

 

如果那首先歌——不讨论可信程度——的最后一句是重点的话,那么里面所指的山顶应该是指这条隐秘的后山小道的尽头。也就是说,不管是真是假,到底是有用的信息还是无端出现的干扰,都要先爬到顶才能确认。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黑暗被打破,四周几乎都陷入火海的缘故,剩下的道路不再像天梯一样遥远,安静地就在眼前。

 

“叶修?”黄少天拉起叶修的手,疑惑地问道,“你的手怎么那么热?”

 

“还不是你刚刚在我耳边说话的关系,凑那么近,痒死了。”叶修控诉道,用另一只手揉了揉耳朵。

 

黄少天觉得自己膝盖中了一箭,但还是与叶修肩并肩走着,保持着高度警戒。


—TBC—

打个广告:想入本子实体的请点 淘宝


评论
热度(23)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