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前文请善用归档功能w  

16有所有前文的传送门w

完结倒数!(有什么好倒数的你早就写完了)


#老文重发,日更,为黄叶打call!

#西幻架空,黄叶夫夫谈恋爱请注意。

#傻白甜,很甜,不要钱。

————


 

遗迹非常大,大到令人走着走着会产生这条道路永远没有尽头的错觉。虽然现在已经没有照明问题了,但倒塌的屋瓦残梁到处都是,大地也裂开成了若干块,或隆起或塌陷或分离,极度影响了观察,也增加了走动调查的难度。即使现在光源充足,在最顶上的天空,依旧是漆黑的一片,更加增加了遗迹的神秘与深邃。

 

由于屋舍倒塌残破的特别多,路上到处都是障碍物,几乎没有完好的建筑残留下来,不少看起来可疑的地方也基本没办法接近。

 

不知不觉,两人走了很久,能想到一切可能点都排查了一遍,精力消耗很大,叶修渐渐有些体力不支。黄少天自从上次之后就时刻关注着叶修的状况,在叶修脚软之前就扶住了他。

 

“又是那个吗?”黄少天难得地言简意赅道。

 

“嗯……”而且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了,真是个麻烦的东西。

 

叶修不知道自己这种状况是什么回事,明明一切看起来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不同。却觉得自己身体里好像有个开关一样,一旦开启了就会轻易地突然失去控制,手脚酸软无力,使不上力气,只觉得自己身体很热,很难受。全身上下都是滚烫的,脑子也渐渐有些发昏。

 

“少天……”叶修靠在黄少天身上借着力,好让自己不瘫坐在地。他双手紧紧拽着对方的衣袖与衣襟,头不由自主地靠在黄少天胸膛前,双眼眯起,就好像同时在经历着愉快与痛苦两种矛盾的感受。他时而觉得自己只有意识是清晰的,是清醒着而且可控的。却又同时觉得意识十分模糊,思考能力渐渐离自己远去,难以集中精神。

 

到最后,不管什么都不受自己的指挥,不受控制。

真的是太糟糕了,叶修默默地想到。他情不自禁地靠过去,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对方。

除了手上触觉是真实的,其余一切都是模糊的。

除了这份烫热,其他都感受不到。

除了这份冲动,别的都无法思考。

 

“……少天,抱我。”

 

黄少天猛地咽了一口口水,双手轻轻抚上叶修的背,似安慰地说道:“叶修,你忍忍,其他的之后再说好吗?”

 

也这句话不知道起了多少作用,只见叶修脸颊一片扑红,双眼紧闭又睁开,然后侧着脑袋看了眼黄少天,想起什么似的拍了拍额头,又一个响指让自己吹了吹风,清醒了许多。他揉着眉心,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这是为了让自己清醒一些,理清自己的脑子,他试图重新掌控回主导权。

 

“我知道现在这样的气氛很糟糕,场合也很糟糕,时间挑选得也不太好。”叶修说的轻而缓慢,似乎在尽着某种最大的努力,眼神也渐渐迷离起来,看向身旁的黄少天,“最起码,是个对的人。”

 

短短的一番话让黄少天简直要飞上云端。

比起愉悦或者兴奋,心动这个形容来得要更切确些。叶修说的这些话,让他忽然有种立场对换的错觉。眼前的现实与梦里的情景相反,他重新成为掌握主动权的那个人。明明应该是感到高兴,觉得难得,心生欣慰,这样才对。

与之相反的是,黄少天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高兴不起来。

 

叶修说他是对的那个人,说其实他也想要,说他一直在考虑这种事情——明明这就够了。黄少天却觉得此情此景之下有些不吉利,就好像临行前的某种诀别,就像末日前的行欢,让人感到那份遮挡在绝望面前的疯狂。

 

这一点都不像叶修,最起码那份走投无路的绝望不适合他。

也许有什么东西影响了他,也顺便影响到了自己。如果那种影响消除了,叶修会不会后悔,会不会有什么东西将被改变?黄少天也不知道答案,他也不可能欺骗自己内心的欲望。

他抬头看向叶修,那双眼中有着和他一样的欲望,一样的渴求,一样的情愫。

 

但是黄少天觉得,如果他在这里要了叶修的话,他就不是所谓的机会主义者,而是乘人之危,趁火打劫了。

这也许是可笑的坚持,但是他想去珍惜,想要更加珍惜地去对待那个重要的人。

因为他是黄少天,而他是叶修。

明明不管是气氛还是时间地点,通通都糟糕透了。

 

“你欠我的这么多,怎么够还?”反复思考挣扎后,黄少天呼了口气,轻轻拍着叶修的脸说道,“你现在身体这么弱,我怕你承受不起我的索取,不要看不起剑圣的欲望和精力啊,我说,起码得把你那诡异的伤治好了,再来大战三百回合。”

 

叶修轻轻嗤笑,说起话来有些喘气。“说什么傻话,你不是吵着说着想要我很久了吗?我现在松口了你又不要了,真不像个机会主……唔……”

 

黄少天低头吻住了他的唇,堵住了他的嘴,唇舌相缠许久才分开,“所以我会趁机要多点利息,这样比较赚。”

 

相识都不止十年了,叶修自然能猜到黄少天想的什么,真是无可救药……

哪怕他再怎么无法思考,意识模糊,他唯一能够确定的是,黄少天决定的事,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就算自己现在这种状态,大脑一片空白,无法控制自己,但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还有黄少天在。黄少天会替他思考,会替他决策,会成为他的剑,会替他开路,指引他走下去……所以,只要安心地去依靠就好。

看着黄少天的笑脸,叶修觉得自己真的一辈子都逃不开了。

 

“能走吗?”

 

叶修点点头。原地休息了好一会儿,他的身体还是没有恢复,却比那种严重体力不支、手脚发软的状态好多了。黄少天将叶修架到自己肩上,左手扶着腰,右手拉过叶修的手臂。“我还没那么弱。”叶修微弱地抗议了一句,却没有拒绝黄少天的帮忙,左手的千机伞安静地变形,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根长长的手杖,握在了手中。

 

“最起码不会拖累你的后腿。”他自信地笑着说。

 

转过好几个圈后,黄少天与叶修仍一无所获。许多看起来本可以通过的道路,都在那场大爆炸中坍塌得七七八八。不管往哪个方向离开,不管走到哪里,看起来就像是被断了前路一样。遗迹太大,以他们的脚程,也只能把中心范围基本走上一遍。再远一些的话,便是连火光都照耀不到的黑暗领域了。

 

真是带来灾难的爆炸啊。不管什么都可以在一瞬间改变,生路也好死路也好,也都是一瞬间的事。

 

前方的土地之间出现了巨大的裂痕,就像被天人用锋利的刀剑,狠狠地切出沟壑一样。裂痕边缘极长,无法从别处绕过去;沟壑极深,往下看去是如同天空一般的深幽黑暗。从断裂开的宽度看来,若叶修还是未受伤之前的状态的话,也许他们联手就能通过。但是现在的叶修,就算有黄少天助力,面对这样的距离也是毫无办法。

 

依旧是一条行不通的死路。

 

这下又要再一次绕远路了。而叶修的状况越来越差,黄少天越来越担心他。“要不,我们回去再试着问问刚才那个老鬼?”黄少天问得有些犹豫。

 

“不用了,也许,他也已经不在了。”

“不要再想了。”叶修说,“还是找到出口再说吧,一定有的。”说到最后,他的声音渐渐减弱,最后安静地闭上眼,失去意识,安安稳稳地倒在了黄少天怀里。他抱着叶修,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那股惊人的高温。

 

烫,很烫,体温高得吓人,比刚刚还要高上许多,一瞬间黄少天心里刷屏过了一堆的卧槽和靠。他抚上了叶修的额头,拨开了额前的碎发,惊人的高温灼烫着手心。他轻轻摇了摇叶修,问道:“叶修,能听到么?叶修?”

 

叶修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下意识地将身体更加贴近黄少天些,让自己能稍微凉快一点。黄少天紧张得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上了,一边替叶修降温,一边检查着对方的身体。几乎是在接触的瞬间就感受到叶修血液中的那种物质又出现了,数量倍增,来势凶猛。叶修全身各处,每个器官,每个细胞,甚至连魔力、元素能量,通通都躁动起来。他瞬间屏蔽掉了叶修的感应,但是身体上的躁动,极速升高的体温却没办法停下来。

 

除了不断放出冰水双元素,在叶修身边凝聚成冰雾替对方降温之外,黄少天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可是这个方法也是收效甚微,体温依旧维持在一个相当高的程度。可以降体温的药也给叶修喂了些,也根本不见效果。

 

叶修的身体越来越热了,黄少天心里越急,却越是冷静地替对方脱下了衣服,同时将自己的上衣解下,将对方抱在怀里,额头相靠,一边急速大量地散发出冰冷的元素,一边又细心地控制这些灵气轻缓地进入对方的身体里。

 

这个做法急剧地消耗着他的体力,不知道过了多久,黄少天额头上、背上都出现豆大的汗珠,脸色苍白了好几分,却依然不放弃输送寒气。尽管叶修的体温没下降多少,但他这么做了以后叶修明显好受了许多,也不再咬着牙紧闭眉头,不再痛苦地呻吟。

 

这样不要命的方式虽然还能起到一些效果,但还能坚持多久,黄少天自己心里也没有底数。只是越急,就越是强迫自己要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努力地分析目前的处境,想办法稳定叶修的状况。只要能出去,只要能出去就会有办法了!

 

几乎是瞬间,黄少天为自己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而心寒。

 

他们根本找不到出路,也没有办法去尝试别的方法。

 

叶修能不能恢复意识还很难说,黄少天……他自身的状态已经不容乐观。剑气灵气并不是像呼吸那么简单,想有就能放出的,就像精神力和魔力一样,透支都有着它的代价,很快,疲倦与无力就会像烦人的小鬼般纠缠着不肯离去,越来越多,最后容易因过度劳累而失去意识……

 

“黄少天,你真是个傻瓜。”他自言自语起来,带着一丝微弱的笑,虚弱,但吐字清晰。“你知道你无法放手的,认命吧……”

 

他将叶修搂抱得更紧,彼此间靠得更紧密。他甚至将脸贴上了叶修的,仿佛全身被冻僵了急需取暖似的,汲取着那点微弱的温暖。

 

整个天地间就只剩下他们彼此,只剩下互相的呼吸声。黄少天耳边出现了鸣音,时间仿若在这一刻定格,只余孤独的两人,最后渐渐的,他连视线都开始变得模糊了。

 

“老叶,怎么办,可能真要栽了。”黄少天自嘲地说到,仍昏迷不醒的叶修无法回答他的问题,他就只好继续自言自语了,“你说你堂堂一代大神,怎么就一时大意了呢,说出去可笑死人了。”

 

“最后……”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些话他在平时都不会说出来,但叶修既然昏迷不醒,和他说说也听不到,没关系,没关系的,“可能只剩我陪你到最后了,想换人也来不及了,这可你自找的,以后记得好好对我啊。”

 

“这样,也不遗憾了吧?”

 

他将冰寒的气息渐渐收拢到一定的范围,以确保消耗不会过大。接着撑起身体,做了几个深呼吸,缓缓地起身,将叶修背在了背上,确保对方的姿势不会太难受。然后又把武器背包各种用脱掉的上衣捆好捆上。

 

准备好后,推了推背上的叶修,迈出了第一步。

 

这么一下,黄少天差点腿一软,脚一踉跄又摔回地上,急中生智用冰雨撑着,勉强稳住了重心。

 

黄少天抚了抚剑鞘,颇为遗憾地自语道:“抱歉让你委屈了,以后估计也将蒙尘于此,就别计较这么多。 ”

 

冰雨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黄少天漫无目的地走着——这种情况也没有什么目的地了,也许只有直觉还可以依靠一下。他拖动着沉重的身躯一直往前,义无反顾。他甚至搞不懂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大概是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一直坚持下去——尽管前路看起来毫无希望。

 

但他不能放弃,他并非孤身一人,他身上还背着叶修,背后传来的滚烫高温清楚地提醒着他这一点。对,说什么也要把对方带出去,平平安安地带出去。黄少天步子迈得很缓慢,渐渐地也累了,力气一点一点的消失,视线也开始模糊,像是不管去到哪,一切都总是蒙上了一层水雾。明明身体已经很疲累到了极点,意识却还是清醒的,一分一秒都能分得清楚,每一步的方向都记得清楚。

 

清楚得就像在等候终结一样。

 

现在的处境令人绝望,就像被困在鱼缸里的鱼,无论朝哪个方向游去都会碰壁一般,只是徒劳的挣扎。但黄少天坚信天无绝人之路,他和叶修不可能在这种小小的无名之地倒下。那也太对不起剑圣黄少天之名,对不起曾经的斗神,如今的全能技师叶修之名不是吗?

 

黄少天从不放弃。

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

就算叶修如今已经陷入昏迷失去了意识,若是清醒时他也一定会同意黄少天的。在某处……在前方……一定有希望的。

 

这么想着,身体却越来越不听使唤了,就当黄少天将要屈服于身体本能的时候,他似乎听到了水声,叶修痛苦的呻吟也在同时响了起来。

 

他下意识地惊呼出声,那似有似无的水声给他带来了鼓舞,失去的感觉也渐渐恢复。他重新感受到肩上、背上的重量,感受到叶修过高的体温不断地从传来。此时此刻,叶修压在身上的体重真切地令他感到踏实,十分安心。

 

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他朝着水声迈步而去,不久来到一个水潭前。惊喜过望,连忙把手伸入水潭中,冰冷的潭水激得他瞬间打了个冷战,却不顾不上那么多,连忙凝神感受。弱……很弱……但即使很微弱,水中也隐约传来流动的感觉。黄少天几乎是瞬间重燃起了希望,哪怕希望再小,总是要试试的。

 

他捧起水往脸上扑去,洗了把脸,刺骨寒冷的水激得他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同时感觉也清醒了许多。虽然身体依然疲惫,但是眼前的光明让他还可以支撑下去。他找了块布条,沾了点水给叶修抹了把脸。

 

或许只是心理作用,他感觉叶修脸上不正常的红晕稍有减轻,这冰冷的潭水大概能起到缓解的作用。他喊了几声叶修,叶修只回以有些难受的轻吟,仍皱着眉头。给对方粗略地擦了一遍身子降温之后,黄少天开始考虑从这个水潭里出去。假设这个深不见底的水潭连着外界活水的话……只要从这里通过,就能回去。

 

只是这到底有多长多深根本无从知晓,而且失去意识仍在昏迷中的叶修也无法在水中憋气。根本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黄少天静静地思考着,考虑了很多问题,很多可能性,最终还是没办法放下这一份希望。

 

他抱起叶修,忘我地亲吻起来——或者说在做着水下呼吸的练习。他曾听说两人之间接吻可以做到循环呼吸。再配合上一些水中魔法,这样应该可以支撑长时间的水下活动。可是就算抱着如此纯洁的目的,黄少天做这事起来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意味。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叶修已然完全失去了意识。不然万一对方若是突然睁眼醒来,看到他这样失态,恐怕会笑上好久吧。

 

唔……被叶修一直笑下去也是件不错的事啊,在嘴对嘴来回送气的黄少天如此想到。

 

他不记得是如何将叶修的身体与自己绑在一起,然后沉入那冰冷深幽的潭水中的。他只记得无论被强大的水流怎么挤来压去,无论在水中被冲撞了多少次,也无论在水中不断翻滚没有尽头,他都死死地抱着叶修,两人由始至终都吻在一起,没有一刻分离。

 

直到最后,意识渐渐模糊,仿佛一切的感官都离他远去,他只隐隐感觉到自己被冲上了岸,然后是一片沙滩,上面还有鸟类在空中盘旋而留下的阴影。

 

整个人摊倒在沙滩上,鼻间感受到的是温暖的阳光与潮湿的海风,脸被沙子硌得有点痒,紧紧相握的手还缠在一块未曾松开。即使全身都占满了水,身体也累得就连呼吸也觉得刺痛的情况下,他还能感受到相握的手,能感受到那柔软暖和的手心,扣在了自己的掌心里。他艰难地将眼睛睁开一丝,模模糊糊地看到叶修安稳地躺在他身旁,气息平静。

 

黄少天安然地昏睡过去,没看到眼角余光中出现的一个靠近的身影。

 

…………

 

—TBC—

今天为什么这么多?

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部分,差不多也是最早写好的部分(x(不要学我


打个广告:想入本子实体的请点 淘宝


评论
热度(23)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