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很久很久以前……和 @玻璃柜 互换图文的乐叶(的确很久了)好啦,可以签收了,希望能让你满意^q^


天文系设定,光是查资料我就觉得我要死了嘤,写完应该叫死去活来了嘤嘤(棒读。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大概

#天文系大学生架空设定

#作者完全不通天文学,全是现编的

#可接受的话欢迎往下拉

 


 

张佳乐一直觉得自己并不倒霉

 

好吧,纵观他漫漫人生——即使还不长,自小就学习优异,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朋友眼中的好哥们,没经历过什么大起大落的波折,数来数去几个小挫折,无非就是小学运动会跑了个800米第一,结果第二天腿酸,作文比赛迟到,只捞了个优秀第二名;中学的时候在路上捡了两百五十块,上交得到了拾金不昧的优秀三好学生称号,差点惊动了当地的报社,结果缺了整整一节早读,被铁面无私的班主任罚了一周的卫生;高中的时候更是琐碎小事了,住宿第一天没赶上饭堂,买了一盒泡面没叉子而已。

 

除此之外,他人生简直一帆风顺,他发誓。

 

细数下来张佳乐觉得自己运气还好,再不济也不至于在高考这种人生大事上有啥失误,可谁知道。

 

谁知道他高考填志愿的时候会手一抖填成了天文系!金融和天文差很远好吗!谁想要到天文系这种一听就很冷的专业来啊!

 

更倒霉的是,他不得不和叶修这个混蛋同系同班同寝室了整整一个学年!

 

那是短短人生中的有史以来,张佳乐第一次怀疑自己人品的坚挺度。

 

 

 

“哟,乐乐,你在这里啊。”

 

果然是白天不能说人,张佳乐嘴型张成了‘O’字,手指着叶修,半天挤不出一个字来,只好放弃,果断压住了自己的草稿纸,警惕地看着叶修。

 

“别这样嘛,我们俩室友一场,感情这么好,杨老师的那份作业借我拜读拜读吧。”叶修不由分说地开始套交情,动之以情。

 

“……”张佳乐应得有些艰难,“你还记得杨老师的作业是什么吗?不,你还记得他是交我们什么的吗?”

 

“嗯?什么……线代吧?”

 

“……”是天文学导论好吗!张佳乐上下打量着人模人样的叶修,不懂他为什么可以这么随便,毫不紧张。“杨老师上星期说了,你连续一周没去上他的课,有本事作业别交,不会给你评分的。”

 

叶修看起来有些傻眼,“不会吧,我只是不小心忘记了而已。”

 

“……”装,你就接着装!

 

一开始,张佳乐以为这货是因为喜好而选的天文系,想到天文系就业难的前景,不由有些敬佩。知道后来,这货居然连十二星座都记不全,只不过是自由分配糊里糊涂被分进来的,不免还有些同病相怜的同情。再后来……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乐乐,你说那怎么办啊。”叶修也不知道是真着急还是假着急,只是不停地问着张佳乐,张佳乐被他问得烦了,回他一句:“你还不快点打电话给杨导赶紧去跪舔道歉挽救成绩。”

 

叶修点点头,“有道理。”说着就去床头摸走了张佳乐的手机,走到外面去打电话了。

 

在叶修拿走手机的一瞬间,张佳乐还有那么点紧张,但是想想叶修这个手机盲,而且自己还设了密,想想也就安心了一些。

 

也不知道叶修怎么和对方解释的,回来的时候叶修有些精神萎靡,但明显是谈妥了的。

 

吃过晚饭,晚上又有课了,而且正是观星的好时刻。

 

天文台很远,两人一路走过去的时候也没说什么,只是最近天气渐渐转冷,叶修依旧是那身单薄的T恤,也不加件外套什么的。

 

张佳乐注意到了,“冷么?”也只是随意问了句。

 

“今天晚上起风了嘛。”叶修缩了缩脖子,放弃点根烟取暖的想法。

 

“是啊是啊,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今晚观测呢。”

 

“嗯……星星这种东西,总是存在的嘛。”

 

张佳乐有些奇怪的望了他一眼,“是啊。”

 

一两人也是这么一句有的没的聊天搭话,一路上也遇到不少同学,超过他们或者被他们超过,时间倒是很快过去,叶修终于到了室内,打了个寒战,搓搓手臂,总算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一些。张佳乐觉得有些好笑,心里却记着下次得提醒他带件外套才好。

 

没多久老师就来了,打开投影和PPT讲了一堆东西,还把星系特点说了一下。

 

这时节,的确是最方便观察的时候。

 

大概是没什么好说的吧,老师说了不多会就留下他们在这里,让他们自己用肉眼观察天上的星系,想用望眼镜的话必须登记,还要一个一个来,不能抢。

 

不过他们也不是刚入学那会的好奇宝宝们了,在广阔无垠的天空里寻找星星,一开始还是件有趣的事,到后来,大家都腻了,烦躁的心情让大家多数都是做做样子交交差便算了。

 

张佳乐环顾了一圈,没发现叶修,只好认命地去走廊上找他,结果还是没看到人,七枴八弯地来到一个观测台旁的过道上,正看到叶修叼着根没点着的眼,姿势不雅地扶靠在栏杆上,仰着头看着天空,手上拿着纸笔却动都没动。

 

像是思考着什么,又或者只是纯粹的感受。

 

尽管和弱不禁风这个词毫无关系,但叶修的背影看着很单薄,但那样单薄的身影在这样的夜空下静静伫立,恍惚间有种坚定强大的错觉

 

他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自己的这个同学,室友。叶修对待学习、对待成绩,一直都是无所谓的样子,考试作业什么的,只要能应付得过去就行,态度极为不端正看得张佳乐连皱眉头。就连老师刚刚布置下的心得,看他样子就知道想随便写写算数,但是真正看到星空的时候,却又这般呆住,明明只是普通的夜晚普通的星,却认真得不行。

 

那眼中的依恋,不舍,喜爱,是怎么也无法骗人的。

 

不过又有谁能逃脱那摄人的美丽呢。张佳乐自嘲地想想,走了过去,手上的作业本拍上了叶修的脑袋,“发什么呆,这次分组我两一块,别给我偷懒。”张佳乐一脸不爽,啧啧作声,总觉得自己吃了大亏,生怕叶修拖了他后腿的模样。

 

事实上已经拖过无数次了。亏得和这货同宿舍的人是他,于是每次被祸害的对象也都是他。

 

有时候老师分组的时候就干脆以宿舍为单位,他们宿舍刚好就他们两个天文系的,所以很大程度上他们两基本就属于捆绑了。而叶修的习惯让张佳乐吃足了苦头,合作作业几乎都是由他一个人独立完成,那段时间张佳乐简直一个头两个大,对叶修恨之入骨,每次见面都忍不住要把人掐一遍。

 

在两人好好谈过几次话之后,这种情况才稍微好转些,叶修总算多少能记得他该负责的作业了。

 

只是叶修时不时就失踪找不到人的这点,还是个谜团。

 

“今天没有云。”叶修手上夹着烟,慢条斯理地说了这么一句。

 

张佳乐等了半天不见这货有继续吭声的打算,总算确定了这货在装逼而已,一巴掌不客气地就往他脑袋上呼去。

 

当然,叶修侧侧身子轻易就躲过去了,“乐乐怎么这么大火气啊。”

 

虽然很不满对方对自己的称呼,张佳乐锤了锤叶修的手臂,还是耐心地补充了句,“外面风大,回屋里去。”

 

叶修笑了笑,没拒绝他的好意。

 

下课的时候叶修把手里的稿纸扔给张佳乐,带着歉意的说了一句“拜托你了。”就不见人了。张佳乐有那么一秒想把手上那堆乱糟糟的纸给撕碎冲进厕所里算了,但也只是在脑中泄泄愤而已。

 

张佳乐把报告交上去的时候,班长的手还摊在张佳乐的面前:“叶修那份。”张佳乐只能无奈地小声嘀咕:“靠,怎么又是找我要。”然后从叶修那堆乱糟糟的稿纸中,找出看起来像是报告的那一份,还顺手给他写上了学号名字,再递到班长手中。

 

“为什么我觉得我像个保姆一样?”

 

“我觉得像连体婴多一点。”班长十分诚恳地答道。

 

这种印象绝对是错误的好吗!虽然这么想着,张佳乐也觉得自己难以解释,毕竟叶修每次出现在课堂上,都是和他在一起的。但是张佳乐不能说除了那点时间外,他压根就很难找得到对方在哪里,这样的说法听起来有些诡异,好像在抱怨他的叶修相处的时间还不够似的,到时候绝对会更加百口莫辩。

 

打死也不能让人误会这一点。

 

但让张佳乐也觉得挺神奇的一点是,明明叶修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有可能上一秒明明还在上着课,下一秒就不见人了,但偏偏他的人脉好的很,不管和谁都能迅速地打成一片。

 

虽然见多了就有些见怪不怪,但是对于叶修居然和系里最难搭话的怪人也能攀得上关系这点,张佳乐不得不服。最起码要换做是他,一旦对着那张大小眼分明的脸,绝对难以开口说出任何的话。想想看,那画面该有多恐怖。

 

叶修或许就有着以身俱来亲和力,能够吸引身边的人,能够轻易地结交朋友,身边总是转着一些人,他多少也能懂那些感受。

 

当然,当他帮忙把剩下的其他课的报告都装订好写上名字交上去之时,这种想法已经消失殆尽。张佳乐把自己的遭遇和想法说给了好友听,却换来一句“孽缘啊,孽缘啊,啧啧。”这样的感慨,气得他把啤酒罐捏扁了就往好友身上扔去。

 

轻飘飘的空罐子理所当然地,完美地躲开了目标。

 

张佳乐深深觉得自己误交的损友可以写一本818了,当然位居首列的必须是叶修。

 

————

 

都说G大的天文系专业其实也相当过硬,在界内也享有好评。张佳乐在最初得知手抖填错专业的时候,曾经用过这个理由安慰过自己不少次。但是,谁能来告诉他,为什么天文系还要学这个一看起来就与科学无关的占星学呢?

 

更不科学的是,叶修居然也来跟着上课了。张佳乐不由地调侃道:“这是你个人的一小步,整个天文系的一大步。”

 

“我是来找王杰希学长的。”叶修一句话就把他继续打算说下去的话给打断了,还不带拼接回去的那种。

 

望着叶修背影的张佳乐还在郁闷,叶修到底有什么事需要找那个长相可怕的前辈?有点难以想象。

也不想想象,不。

 

大概是占星术太过于虚无玄幻的关系,这是唯一一门各年级会混合一起上的课程,课程内容来去也是那几样,毫无新意。不过不得不说,我朝人民,对玄学这种还是挺相信的。

 

接下来的课刚好又是天文学导论,叶修难得的没有再次消失,而是差不多是赶在最后一秒的时刻出现,并排在张佳乐身边与他一起双双踏入教室。果然一进教室门口就见到了班长神秘莫测的笑。

 

这下子真的是怎么也都没法解释了啊。张佳乐地往旁离远了些,叶修又凑了过来。“去去,离我远一点好吗。”张佳乐扫了扫叶修碰到的手臂,嫌弃之情不言而喻。他推了推叶修,躲避着视线,“让人看见了影响多不好。”然后机智地挑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叶修急着要跟过去,迟了一步。

 

同学A走过来,搂住了叶修的肩,打趣道,“叶修,你个臭小子,怎么会来上课了。”他说着拍了拍叶修的肩头。叶修踉跄了一步,同学B从另一边搭上他的肩头,“对啊,既然机会难得那就来分享一下和幸运E相处的办法嘛。”

 

张佳乐愤怒了,不就是不小心被人知道了他手抖填错专业的事情嘛,怎么又拿来说!“槽,不要忘了当事人就在你们面前啊!敢不敢走远点再说我坏话?敢不敢?!”他猛拍书皮,指着三人斥责道,“每时每刻都要刷这个梗你们烦不烦啊!”

 

叶修呵呵一笑,故作神秘地说,“那是因为我运气好,和张佳乐待久了可以把运气分给他一些。你们有没有觉得他最近运气好很多了?乐乐,你说对吧。”

 

“对你个头。”张佳乐被气得郁结。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填错专业的事情只讲给两个人听,一个是怎么看都不会嚼舌根的张新杰,还有一个就是眼前这位翘课大王叶修。

 

靠,真的交友不慎!遇人不淑啊!

 

明明叶修平时很少在课堂上出现,却诡异地和班上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看到他们三个真的不要脸地跑角落里去讲悄悄话,张佳乐无语了。

 

自己好歹也是叶修同住多年(其实就一年多)的室友啊,这家伙怎么偏偏胳膊肘往外拐了。和别人吐槽八卦就算了,吐槽的对象偏偏还是自己。我平时也帮了你不少忙,到底谁才是你的亲人你的救星你还记得吗?

 

张佳乐越想,就越是想写叶修818大全,不过这似乎会侧面凸显自己运气不好交友不慎,只能作罢。

 

一旁闲聊的人群渐渐壮大了,话题开始往宅男喜爱的游戏方向拐去。平时的话张佳乐一定早就加入话题和大家打成一片了,可惜今天他并没有那个心情。

 

百般聊赖的他只好戴上了耳机,趴在桌上听起了歌。正打算悄声哼两句,就感觉被人从背后靠过来,压上了一半重量。张佳乐转身一看,果然是叶修。“我去,你这是要干啥,走开走开,和你不熟。”张佳乐把自己的东西往旁边挪了挪,以此表明要和叶修划分距离。张佳乐越是往旁边挪叶修就越是凑得更近,他涎着脸,搭在张佳乐肩上的手摇了摇晃了晃,整个人几乎都要往对方身上靠去似的,“尊敬的万能无敌幸运E大人,只有你才能救在下一命了。”

 

张佳乐头上冒起青筋,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信不信我削了你。”

 

“反正我都欠你这么多了你就让我继续欠下去吧。”叶修死不要脸地纠缠道。

 

“喂喂,你这手要干什么?”张佳乐连忙压住了论文纸,不让叶修悄悄把它抽走。

 

“张佳乐大人,感动中国好室友,党和人民会记住你的无私贡献的。”意图被发现,叶修连忙摆出认真严肃的表情,一本正经道。

 

张佳乐深深觉得自己不管有多少个肝都是要被气爆的,可惜他只有一个,还要留着来过日子,只好委屈自己冷静冷静了。想到叶修如此不讲理,自己竟然无法反驳这点,就忍不住觉得心塞塞的。最起码,无论如何都要把本讨回来才行。

 

“借你不是不可以,先来个约法N章再说。”相处久了,张佳乐还是学会了要如何对付面前这个人的,不愧同居,呸,同宿舍了这么久。某种程度上命根子被张佳乐捏在手中的叶修,不得不答应了一堆沦丧国权的不平等条约,还立下了各种字据。张佳乐连录音都用上了,叶修深觉自己翻身无望了。

 

自作孽不可活,呵呵。

 

接下来两堂都是理论课,老师讲的都是课本上的内容,有些无聊。张佳乐早就猜到了这种情况,所以才提早来挑了个比较靠后的位置,方便上课开小差。他手支撑在桌面上,面前是摊开的书本。

 

张佳乐原本正走神,右手拿着笔,笔头在书本上随意转着画着圈,想些与课堂无关的东西。他无意识地抬头侧望,看到了叶修入神的模样。这些看课本就懂的东西,到底有什么能让他这么入迷?张佳乐有点惊讶,跟着看向了投影,现在正好讲到的是地心引力。

 

“一切有质量的物体之间都有着互相吸引的作用力。而地球对其他物体的这种作用力,叫做地心引力。”

 

这个概念从小到大不知道听了多少遍,小学自然,初高中物理,都不算个什么新鲜事,甚至早几年的那部叫地心引力的电影他也看过。这个定义解释得这么中规中矩,让人没法有些什么特别的期待,但是叶修他却可以听得很专心。明明是个经常不见踪影,觉得他很忙却不知道到底在忙些什么的怪人。

 

“其他物体所受到的地心引力方向向着地心。”

 

张佳乐突然觉得很无趣,他不想再听下去,转头身旁看了看与他相隔一个位置的叶修。叶修似乎一直在专心看着投影上的课件,专心听着老师讲的内容,甚至不曾注意到这么近的距离里张佳乐曾偷看过他两次一样。

 

不,明明就是光明正大地在看着。张佳乐皱了皱眉,继续开着他的小差,只偶尔在书上添一些笔记。

 

晚上又要到天文台去上课,这段时间,直到期末之前都是观星的好时候。这次老师也是随便讲讲一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两人自觉地组了队,来到了观测台过道上。同学们都嫌外边冷,都乖乖躲到室内去写报告。张佳乐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但当叶修迈开脚步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就跟上了。

 

“今天天气不错。”叶修以这样一句话开头,抽出一根烟点了起来,然后就是沉默。

 

今晚的天气确实不错,而且还没有风。在没有风的时候,这种低温的天气似乎也变得可接受多了。月光十分暗淡,夜晚很暗,却不至于把其他行星的光给遮蔽了。叶修背靠在栏杆上,双手向后撑着栏杆的扶手,仰着头,看着头顶上的星空。他们没有说话,叶修也只是一口一口地抽着烟。

 

肉眼观察的效果或许不是最好,却能在面对浩瀚星空的时候,感受到身为人类的渺小。张佳乐有时也跟着看天,脖子酸累了就靠在叶修对面的墙上。有时看看叶修,他神情自然,除了不时吸两口烟的动作外,专注的彷如雕像。张佳乐忽然想起今天课堂上的听到的话,叶修被人群围起来的情形,明明是那么微不足道的一件事。但此时此景,张佳乐无法不与那段插曲联系起来。

 

叶修大概就像地球,身边无论是谁都会受他的影响,像地心引力一样。自己算什么,顶多就是个月球,围绕着地球旋转,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轨道。

 

因为地心引力是不可控的存在。

 

张佳乐想得有些出神,不知道叶修什么时候过来了,拍了拍他脑袋揉乱了头发,靠着他就坐下。张佳乐稍微被吓到了,还以为自己不小心把地心引力的说法说出了口,有些心虚地看着对方。“干嘛?”叶修被他盯得反问了一句。以为是自己多心,张佳乐松了口气,随口接了句,“没事,怕你感冒着凉。”

 

果然对叶修就不该说什么好话。被叶修顺势靠上来,枕着肩的张佳乐默默想到。什么靠着会暖和一点的说法是骗人的吧。张佳乐觉得身子有点僵硬,正想挪一挪位置松松骨,叶修就拉住了他的手臂,“别动。”张佳乐想说两句,转身看到叶修闭着眼,嘴里还叼着半根烟,就算现在是休息的时候,眉头还是皱着的。

 

张佳乐下意识地就想去抚平它,却被叶修抓住了手,呵斥了一句“都说了别动。”他刚想说些什么反驳,却听到叶修一声轻叹。

 

“乐乐,你说你傻不傻啊。”

 

张佳乐觉得谁说他傻都可以当笑话,但是叶修这么一说,他就特别想抬杠。

 

“老师上课你肯定没有用心听了,不是地心引力。作用力是互相吸引的啊,叫万有引力。”

 

张佳乐眨了眨眼,确定叶修的话里没有那方面别的意思,却有这方面别的意思,确定叶修是不是真的正捏着他的手心。“我可不想被翘课大王这么说啊。”他似抱怨地轻声回了句,而叶修再次把头靠在他肩上闭眼休息。

 

“人蠢不能怨社会。”

 

“靠!”看在叶修嘴角勾起的微笑份上,张佳乐决定大人有大量不去计较,反正他手里还握着对方卖身的不平等条约呢。

 

观测台很快就恢复安静,除了星空,四处是一片漆黑的夜,低头看到的也只有叶修嘴上叼着的烟头,在黑夜里一红一暗。张佳乐觉得自己就像是一颗行星,从来没有逃出过这个人给的万有引力。


好了可以打END了高兴

其实本来应该还有一堆的情节,比如说叶修为什么老失踪啊,男人的浪漫起是什么鬼啦,两人没钱吃饭了之类的,实在是卡文卡太久,就缩成这么短了……不要嫌弃啦(๑´∀`๑)

 @鲜掉牙 我真的很努力在文艺了,我可以回房睡了吗我夫人?谢谢你提供的脑洞,给了我很多灵感,虽然大眼被星星眷顾这点没用上_(:з」∠)_


另外和本故事毫无关联的配图,两张,BY某位热心的荣耀粉丝(我不知道机油他有没有玩lo啦)





评论(9)
热度(62)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