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HP paro设定,虽然这么说,和HP剧情没啥关系(*/ω\*)

✧ALL叶主王叶,叶修中心全员恶搞,慢慢发糖❤

✧顺便给 王叶Only推广   打广告 大家记得来 @叶不流行,王不留情。 玩来投稿呀 (๑•̀ㅂ•́)و✧ 

✧许多蛇精病梗,特别接地气,一点都不高大上_(:з」∠)_



                                   霍格沃兹入学指南

 


前言

 万万没想到,我们最后还是出了这本指南,这一切都是叶修的错。

                                                                   By霍格沃兹全体教职工。

 


上一章(无)丨目 录 丨下一章


忠告一,入学要谨慎。

 

  • 这句话虽然说得有点晚,但请每一名入学的学生务必善待分院帽,我们还希望霍格沃兹能够长久地开下去——来自校长的忠告。

     

              ————

每一个有天赋的孩子都会在他12岁的时候收到猫头鹰的来信,想必这是所有魔法师家庭出身的孩子们最期盼的一件事。家长们都曾是霍格沃兹的学生,他们将会给孩子介绍一些有关学校的事情。霍格沃兹有四个学院,每个入学的孩子都要被分去合适的地方,但为了保留神秘,同时也算是一个传统,父母通常不会告诉明说分院仪式的内容会是什么。

 

然后,在万众期待之下,开学日终于到了。

 

新生们徐徐地步入大厅,餐桌旁已经坐满了往届的学生,气氛十分热闹。在他们好奇地打量着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回望着他们,并交头接耳地互相讨论今天哪个学院分到的人最多。抬头望去,天花板是一片深幽的苍穹,星云变幻都其中一一显示,让人不由惊叹。空中漂浮着数以千万计的蜡烛,静静地燃烧着,照亮了整个餐厅。

 

好奇的新生们眨了眨眼睛,四周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新鲜而有趣的。有一些胆大的,开始不安分地往明显比其他餐桌特殊许多的主宾席看去,一边惊叹着霍格沃兹的教授可真多啊,每一位看起来都非常厉害,还有几个长得非常帅。

 

当然也有例外,有几位学生不小心分别与某大小眼教授和某黑脸教授对上眼神后,吓得连忙缩起来躲在了其他人身后,低头不敢再四处张望。

 

真是堪称完美的惊吓效果。

 

主宾席这边的叶修眼尖注意到了,不由啧啧称奇,“没想到今年还是有学生被老韩和大眼吓到的啊。”说着往两人边上瞅了瞅,颇有几分‘你们收敛收敛’的意思。

 

正主还没发话呢,黄少天教授立马抢话反驳了,“叶修你那是几个意思歧视是不对的懂不懂不要因为他们两个天生的模样就因此而攻击他们,你看你天天顶着那张虚胖的脸我都没说你什么呢不是么。”

 

叶修不过是最近一段时间吃饱睡好,日子过得滋润,人显得比以前稍微圆润些罢了,才不是黄少天说的虚胖。他‘啧啧’了两声,没去理黄少天,转身把手伸到了大小眼教授面前。

 

“少天说我胖了,大眼你是不是该意思意思一下,有没有什么减肥的魔药,交出来使使。”那语气说的俨然将王杰希的物品当做是自己的了。

 

黄少天一秒不爽:“靠靠靠,叶修在说你呢,你转移话题是什么意思!王杰希,你可别给他!免得骄纵了他这种恶劣的习惯,助长了不良的风气!!”

 

一旁的黑魔法防御教授连忙点头,表示深切同意。

 

王杰希不为所动,只是推开了叶修的手,“今晚来我地窖,我给你配魔药。”

 

“我去!这个包庇偏护也太明显了吧喂王大眼你这不够意思啊,”黄少天正打算继续发表长篇大论,却听到校长的咳嗽音,发现他正不善地盯着自己。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小声嘀咕泄愤,“官官相护,这什么世道。”

 

“安静安静,分院仪式都还没开始呢,吵什么吵。”同样被盯上的叶修笑了笑,转移话题一本正经地催促道。

 

校长收回瞪着叶修的眼神,对学生们朗声宣布:“欢迎大家来到霍格沃兹魔法学校,在开学宴开始之前,你们需要进行一个小测试,来看看你们适合被分到哪个学院。霍格沃茨一有四个学院:分别是格兰芬多,斯莱特林,拉文克劳,和赫夫帕夫,每个学院都有着它光辉的历史,我希望你们将以自己的学院为荣,争夺学院杯。至于学院杯是什么——”他说着又往身边一群人扫视一圈,“你们学院的教授将会给你们进行说明。”

 

听到这里,新生们瞪大了眼睛,唯恐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消息,也有人在嚷嚷。“太棒了!听说格兰芬多是最勇敢的学院,我要去格兰芬多!”这时,人群中有人悄悄出声了,“可我听哥哥们说,分院仪式是要和巨人搏斗呢。”

新生们集体抖了抖。

主宾席上的黑脸教授投来不赞同的眼神。

新生们再次集体抖了抖。

 

餐桌旁坐着的老生们也不安分,悄悄地低声给在一旁站着的新生们灌输着分院仪式很可怕的概念。可怜的小娃娃们在学长学姐有意地添油加醋的恐吓之下,也变得战战兢兢起来,开始害怕分院仪式是个艰难的任务,害怕自己会因为无法完成而被赶回家。

 

身为校长的叶秋站了起来,清了清嗓音,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新入学的孩子们,你们不用担心,这个测试并不艰难,而这个任务也将交给分院帽来完成。只要戴上它,它马上就能告诉你,哪个学院才是最适合你的。”

 

由于扩音咒的关系,整个大厅都能听见他的声音,叶秋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们不用担心自己的分院——可能和你们自己预想的,所期待的并不一样。毕竟分院帽可以说也是十分通人情的。而且——我们也曾经有过几个特例——”他说话拖足了长音,富有节奏,说到这里时停顿了一下,环顾四周,往教工席上的几位扫去几眼。

 

“呵呵,特例还真有点多。”

 

“好,”他趁新生还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的时候及时收住了吐槽,继续介绍道,“接下来喊到名字的新生请上前来,戴上分院帽进行分院。”

 

新生们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叽叽喳喳起来,其中有个小男孩特别紧张,他抓住了身边同是新生的衣袖,小声地问道,“分院帽会因为我太没有天分而一言不发么?”

“放轻松点,”他身旁的男孩压低了声音安慰道,“之前我听麻麻说过,近几百年来,除了黄教授之外,还没有任何人能让分院帽安静。”

 

谜一般的寂静,远处传来奇怪的‘噗嗤’的笑声。

 

说的正欢的两个小男孩突然发现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后知后觉地抬头,发现周围的人都盯着他们看,特别是教工席位上的,他们刚刚指名道姓点过的某位黄姓教授,正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他们看。

 

其余的新生们都对两位未来同学投去同情的眼光,并悄悄地与两人拉开了距离,以免殃及池鱼。听说黄教授大名鼎鼎,名声在外,而且他教授的课还是必修之一,要是得罪了他,赶快自求多福吧。

 

眼见有些冷场,叶秋很及时地再次站出来,顺便狠狠瞪了瞪笑出声的某人以示警告,“哎,瞧我忘记了,在分院之前,我们有请分院帽为我们展示霍格沃兹的传统——高声歌唱一曲分院歌!”说着他啪啪啪地鼓起掌来,顺便瞪了教工桌旁的几位老师,零零稀稀地掌声响起后,学生们才不情不情愿地跟着拍手,只有不明所以的新生们表现得十分热情。

 

老生们内心暗搓搓地想,当你们每年都被迫欣赏一点都不好听的分院歌和校歌之后,你也会像我们这样失去活力。

新生们突然感到了一阵恶寒。

 

分院帽坐在,或者正确地说,被放置在椅子上,仍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之前那两个小男生的讨论深得它的好感,它甚至决定待会走走后门,给他们两个分去比较靠谱的学院。结果一回过神来,整个大厅都在鼓掌,似乎在等待它的分院歌。

 

分院帽心情很复杂,分院帽真的很受伤。

当年他不辞劳苦地年复一年地唱着歌,没人给它奖金没人给它分红,某个人还甚至把它当做储物袋一样扔了把剑进去。结果呢,现在在它被某某人摧残,留下了强烈的心理阴影之后,居然要它登台唱歌!!

 

太不帽道了!

 

观众们的掌声还在继续,分院帽原本还颇有几分怨念,渐渐虚荣心冒了头,对表演的爱与天赋又重新占了上风。就这么把握机会洗刷名声重振雄风吧!分院帽想到,想想觉得还有点小激动。

于是它深呼吸,大大地张开了口。

 

“……”

 

一秒。

两秒。

 

“……”

分院帽脸上出现了汗滴,身体有些抽搐。

 

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传来了一个好奇的声音,“分院帽发羊癫疯了吗?他摇得好厉害哦!”

……分院帽不会发羊癫疯的好吗。

 

其余人都无视了刚刚那个脱线的发言,转而齐刷刷地盯着分院帽,就好像在看什么千古大戏一样。分院帽觉得压力好大,心想一定不能破坏如此美好的出场表演机会。但是……他唱不出啊!!分院帽要哭了,经过包荣兴一年的荼毒,它已经忘记了分院歌是怎么唱的了啊!!

 

“……”分院帽十分努力地张开了口,并在那个刹那再次发觉自己脑子里只剩下了狮子座的调调。

这一刻,分院帽回想起来了,在包子支配下的恐怖,以及被狮子座无限循环洗脑的屈辱。它不禁泪如雨下。

 

没错,去年包荣兴入学了,那真的是分院帽在建校以来最惨痛的记忆。这边分院帽还在感慨,等待的群众们开始喧哗起来了。

“天啊分院帽哭了!!”

“它怎么了?!?”

 

叶修视线瞥向黄少天,笃定地说道,“黄少天你自首吧,你有没有偷偷把那顶帽子戴到过自己头上?”

其余人纷纷应和:“黄教授,它都要被你逼疯了。”

 

黄少天:“卧槽真的不是我!!”

 

有件事必须得澄清,在这件事上,黄少天真的是被冤枉的。虽然黄少天话多烦人,脑子里满满的信息量足以让分院帽眩晕而无法唱歌。但后来分院帽意外发现黄少天其实唱歌也不怎么地,不由地摇头惊叹,“居然有人唱歌能比我难听。”

虽然在那之后被拿去当了一个月的果篮,但分院帽还是在他身上找到了不少优越感。

 

可以说,它对黄少天还是有几分复杂的感情的在的。

 

而包荣兴是更逆天的存在,因为他在分院帽兴致大好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咦,这个我也会唱,我唱给你听。

 

然后它被迫听了一年的狮子座!!它的身体至今仍深深地记得那恐怖和屈辱。如果有机会,它简直想双手揪住包荣兴质问,特么分院歌和狮子座到底哪里一样了啊!相似点在哪啊!!可惜它并没有手,而且连它也不知道包荣兴脑内的构造到底是个什么。

 

等等!狮子座!!一想到狮子座,分院帽迅速且机智地想到了解决办法。

 

“咳咳,”它清了清嗓子,假装从容地解释道,“刚刚有点忘词了,这次再来。”

 

分院帽深情地深呼吸,接着富有感情地开口,唱道:“7月份的尾巴,你是斯莱特林~~8月份的前奏,你是格兰芬多~~”

 

……

 

群众们再次炸开了锅。

新生们集体松了一口气,擦了把汗。

老生们纷纷疑惑:“咦,我们学校什么时候用星座来分学院的?”

教学员们齐刷刷看向了黄少天,眼中或指责或鄙视或凑热闹,异口同声大喊道:“黄少天!!!!!”

黄少天十分抓狂,“卧槽真的不是我做的!!我也不会唱这首歌啊!!”

 

无视正在争吵喧哗人群,分院帽自顾自地用狮子座的调调唱着分院歌,心里自我安慰地想,还好我有特殊的歌唱技巧,机智地救了场,不然名誉不保了,嘤嘤嘤。

 

整个大厅顿时变得吵吵闹闹的,叶修唯恐天下不乱似的地向叶秋告状,“校长大人,像黄少天这种偷鸡摸狗的行为,必须扣工资以儆效尤啊!不能忍啊!”

 

这么大顶黑锅扣下来了,黄少天必须不能忍,“卧槽叶修你以为你是谁啊说扣就扣!靠靠靠这首歌连我都不会好不好没有证据就不要含血喷人了你你你你还有你也是!还有那边那两个不说话的别以为我刚刚没看到你们点头了啊混蛋!”

 

说着说着黄少天开始揭叶修的老底,看看到底是谁不放过谁,“哎哎哎等等老叶你可别光说我啊,我记得你这个臭不要脸的懒货,你所有的作业都不还是王大眼帮你改的!校长快扣他工资!!!”

 

“呵。”

 

黄少一秒飙语速:“卧槽校长他无视你窜你大你藐视你的权威你快快快快扣他工资!”

 

“咳咳。”怎么说叶修也是他哥哥,叶秋自然不能真的把他怎么样,当然他也不可能因为这种事而扣黄少天工资的。

总之不要随随便便就拿扣工资来威胁他人好吗!到底谁才是校长啊?!叶秋简直开始打算以后吃饭分一张独立的桌子出去好了,或者换个位置做到草药学教授旁好了。

 

被夹在中间的叶秋十分无奈:“扣得还不都是我的钱。”

 

“我靠官官相护!黑幕!官僚主义!!”

黄少天怒了,他只能使出杀手锏了,“拉文克劳扣十分!”

 

论扣分谁怕过谁,叶修瞬间接上一句“斯莱特林扣十分!”

语句衔接的如同行云流水,毫不生涩,看得出已经是富有经验十分娴熟的行为了。

 

同样坐在主宾席上的韩文清和王杰希看着胡闹的两人,前者皱眉,后者叹气。

 

蛇院学生们不干了,叶教授你等等!黄教授他根本不是我们院长啊!不要殃及池鱼啊!叶教授你扣分的时候注意点啊!

 

“斯莱特林加十分。”王杰希不由得同情起自家学院的学生来.

他还是没办法平静地看自己的学院无辜被扣分,只好无奈地加回被扣掉的分数。有时候加分还得想个听起来靠谱点的理由,诸如,这次你们忍过了十秒钟;这次你们在叶修走后才吐槽他;这次你们终于学会在吐槽教授的时候控制音量,等等此类的借口。

 

加到后来,连加分理由都几乎找不出了。他想到了一窝小蛇泪眼汪汪地向他哭诉叶教授乱扣分黄教授又胡闹的场景。

 

事实上,他们还真的干过这事,有的人还声情并茂有理有据地声讨分院帽当初为什么没把黄少天分到格兰芬多去,这样他们就可以借刀杀分了。然而到了最后,经过几年磨练后成为高年级学生的他们,都从嘤嘤嘤成长为仿佛生无所恋的扑克脸,淡定地看着叶修扣分,淡定地记下被误扣的分数,再反馈到自家院长手上,好在其他场合加回来。王杰希在倍感欣慰的时候,也感到了一丝无奈。

 

从某个方面说,叶修还真的好好地给他们上了一堂课,以几年无望学院杯的悲惨代价。

 

他看了眼还算淡定的韩文清,“看起来今年的学院杯又会是格兰芬多的,你不高兴吗?”

 

“哼,”韩文清重重地喷了喷鼻息,不屑骂道,“胡闹!”

 

“拉文克劳加十分。”在发现王杰希看向他后,韩文清才从容地解释道,“格兰芬多需要的是光明正大的竞争。”

 

王杰希笑而不语。

 

作为这个学校里权力最大的人,叶秋十分头疼地看着胡闹的两人,和看戏的两人。叶修的坏习惯妥妥就是这么纵容出来的,不,倒不如说,只要他还有着教师的身份,就算他们不在旁补救,他有的是机会滥用职权。

 

太无法无天了!难怪会被分到拉文克劳!!混账哥哥就算去格兰芬多或者斯莱特林都没人敢收吧,如此目无法纪只有实力的学生谁会要啊!!他刚刚说的特例,叶修妥妥的就是其中之一,拉文克劳的学院之害。

他看了眼黄少天,呵呵,又一个学院之害。

 

那边的争执还在不断地升温,两人的语速已经快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你们是不是忘了我们还在分院仪式中,开学宴都还没开始?”叶秋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拍了拍桌子斥责道,“再乱扣分就给我写反思,不饿就给我闭嘴。”

 

两名为人师表的,这时候才有空观察台下的学生们。由于分院帽早已唱完了狮子座版分院歌,学生们的吵杂也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教工餐桌上大有决一死战趋势的两位——虽然绝大多数人知道他们只是例行吵架兼胡闹。

 

“咳咳,”叶修脸上稍微有些挂不住,但他很快就摆正了心态,摆出一副职业拉皮条的表情灿烂地笑了起来,试图挽回那么几分形象,“我是拉文克劳学院的院长叶修,欢迎你们加入拉文克劳的大家庭,在拉文克劳,知识才是力量。”

 

众新生都看得有些入迷,心里在默默纳闷,这个教授怎么忽然变得如此迷人,好帅啊!小男孩小女孩们内心的小鹿开始噗通乱撞,开始对拉文克劳产生了无比的向往。

 

看到下面一群快要被洗脑成功的小巫师,某黑魔法防御教授终于看不过去了,“靠,老叶,虚假广告也不是这么打的!”

 

叶修把这句话当做称赞收下了,“哥有的是实力,他们都为我的个人魅力倾倒了。”

 

“靠,老叶你要点脸!”

 

某人当做没听到,继续厚着脸皮拉皮条,“不要管别的老师怎么说,如果你们向往自由,如果你们想在这七年里尽情捣乱,就来拉文克劳吧!不用怕扣分,不用怕脸黑的门神,不用怕大小眼的煞气,不用怕被猥琐的教授带坏,尽管来吧!”

 

话一说完,叶修背后收到了三个人视线扎来的好百打刀子,却依旧笑得怡然自得,十分欠揍。

 

憧憬向往中的新生们瞬间变得十分僵硬,豆大的汗滴从额头滴落。教授你这么嘴炮拉仇恨真的好吗!我们好怕啊!看点场合好吗!你背后的眼光快要杀死人了啊!注意点啊!

 

叶秋再次揉了揉眉头,甩手就给自己的哥哥一个静音咒——虽然对方很可能会在三秒后就能自行解开了。想到这里,又加了个缴械咒。到底是谁带坏谁啊,搞清楚你自己说话的立场啊喂!

 

措不及防被禁了声又被缴了械的叶修无奈地举起手投降,用嘴型说道:秋秋,把魔杖还给我吧,我保证不再在你的柠檬水里加生死水*。

 

叶秋头上爆出更多的青筋与黑线,并迅速地给自己加了盔甲护身。咒语刚完成,就感到有什么东西撞到身前后爆炸了,作用力将他推后了几步。他知道有谁悄悄给叶修解除了咒语,但是根本来不及抓住同伙并阻止这一切,只能又往自己身上叠加好几个护身咒后向对方反击,并预判攻势躲过咒语。

 

好在叶修擅长的无声咒语虽然不少,但是无杖咒语就那么几个。

 

“你他妈到底有没有把身为校长的我的威严放在眼里!!”躲过了好几发,叶秋怒了。看不下去的王杰希也加入了战局,帮了叶秋一把。

 

黄少天见状便光明正大地加入了叶修这边的阵营,早已瞄准了机会出手把叶修的魔杖弄了回来。

 

叶秋黑着脸,他就知道黄少天一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两边的人互相对峙着,站在台上,咒语来往速度越来越快。叶修脚下舞得轻快,施法动作如行云流水,身形变换轻盈而富有经验,衣袍翻飞,显得十分游刃有余。黄少天在一旁辅助,不断骚扰对方。王杰希在一旁稳扎稳打地给予防护,不时地往刁钻的方向角度补个刀,都被叶修险险地躲过了。而叶秋,因为有了王杰希的助力,一直稳稳地站在台上,稳定地发挥实力。

 

身为黑魔法防御教授的某人只好不辞劳苦地负起照顾学生,并注意流弹的任务。

 

台上两方看来隐隐有不分上下的趋势,餐桌连带食物已经让家养小精灵先弄下去了,好空出位置给他们斗法。

 

韩文清一直板着脸,在王杰希和黄少天加入战场时都无任何表态,只是把眉头紧了紧。直到两组人把战场扩大的时候,才不赞同地摇头,取出了魔杖站在一旁盯着,考虑在什么适当的时候出手阻止这出闹剧。只是他表情太严肃,看起来反而像是在严格把关,或者是在裁判评分。

 

不一会儿,韩文清看不下去了,才大声斥道:“胡闹!”并连续甩动魔杖,挥出了大范围的兰花盛开咒语,朝四人包围而去。

 

这声斥责之下叶秋竟不自觉地有些迟疑,虽然大家都毕业这么多年了,但是面对曾经的级长时,就算是叶秋也不免感到一些压力。

尤其是这个人是叫韩文清的时候。

 

一迟疑,叶秋瞬间就被兰花包围了,其余三人就算努力地躲开,或者用不同魔咒抵消了,还是多多少少沾染上了些,但身上长出兰花最多的果然是叶秋。四个人这么远远地看来,倒是增添了不少娱乐效果。

 

就算身处战圈之中,叶修不忘吹了一记口哨,“老韩,你品味怎么过了这么久还是这么差劲,看来下次要少给你带蜂蜜酒了。”说着他在空中挥动魔杖,将纽扣变成了铃铛扔给对方,“回礼,老韩消消火呗。”

 

铃铛在空中响起了清脆的声音,韩文清动动指头,铃铛在空中变成了一大束兰花,上面还挂着露水,看起来娇艳欲滴,散发着阵阵清香。

 

“老韩变形术干得漂亮。”黄少天也跟着十分不靠谱地评论道,“就是品味还是很差。”说着他挥挥手,兰花又变成了轻巧的纸鹤,扇了扇翅膀,在空中转着圈。

 

王杰希轻笑,“你的品味也不怎么样。”魔杖轻轻转动,纸鹤又变成了纽扣,安安稳稳地落到了他的手上。

 

经过这么一番插曲,又加上看到对手这么滑稽的形象,双方下手都不由轻了几分,却依然没有分出胜负,还在相持不下。最后战局以叶修叶秋两人的缴械咒连通在一块后爆炸结束,天空银星闪闪,洒满了花瓣。

 

大厅里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学生们都纷纷站立起来,激动地鼓掌,还有人吹着口哨,不断欢呼叫好。甚至有学生激动得哭了,‘不愧是魔法界最强的人!’‘厉害!犀利!太强了!’‘这是最棒的开学典礼了!’‘教授们都好帅!好厉害!’‘太棒了!很感动!’人群欢呼的声音渐渐变得响亮,在整个大厅内回响着。

 

叶秋有些震惊地望着台下,转头看向了叶修,叶修耸耸肩摊手,回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他深深地预感这不过是个开始,才刚开学这几个人就毫不克制地在胡闹。就算是被当做免费展示了一场战斗秀,他也只能无奈地叹气。

 

叶秋狠狠瞪了叶修一眼,给自己一个清洁咒,又理了理魔法袍。按照既定的章程来宣布分院流程,一个一个把新生分好了。

 

经过了这么多的意外,大家终于能够进行开学宴,快饿扁的学生们终于得到了解放,家养小精灵才终于停止了恐慌——大家不是觉得不好吃,而是没机会吃。

 

开学宴的闹剧就这么度过了,新学期新气象,霍格沃兹也即将迎来新的繁荣景象。

 

饭后,新生们向学长们请教着各种问题,顺便听说了这么一个情报。

“听说关于王教授眼睛的任何形容词都是禁语,说出来就会被他诅咒!搞不好最后会像他那样变成大小眼的!”

所有的新生们都对这条传闻坚信不疑,并对王杰希教授的形象有了新的认识。

当天晚上,拉文克劳的新生们惊恐地发现他们的寝室口令是大小眼。

 

小鹰们集体全给跪了,院长你在哪里!!级长你在哪里!!等你们救命!谁来救救我们啊!我们不想被诅咒!!

 

身为院长的叶修当然在地窖里,如约来拿他的瘦身魔药,当然还有他的纽扣。魔药大师王杰希充当了一次全能管家,负责调理身体之余,还附带缝补衣物。

 

叶修闲适地坐在了沙发上,看着王杰希干脆利落地煮着着魔药。

 

“我看你睡眠不太充足,给你加了点安眠的效果。”

 

对方毫不客气,“不收钱的话当然要。”

 

王杰希手上转动的速度慢了下来,他转身望着叶修,“钱是不要的,用你身体来偿还吧。”

 

叶修头上挂起了黑线,“大眼你不是这么恶趣味吧?”

 

…………

 

“叶修你让让位置。”

 

“不行,太粗了,进不去”


“你扶好。”

 

“大眼你用力点,再用力点行不行。”

 

乔一帆站在地窖门外时恰好听到了这几句对话,他不由有些面红耳赤,有些呆愣地站在门外。但仔细一想应该是自己误会了,他敲了敲门,门应声而开。果然,发现他们只是在努力把处理过的魔药材料装瓶而已,乔一帆不由得松了口气。

 

“叶修教授,到了约好的时间还没见到你,我就过来了。”

 

“好,等等我,就来。”

 

这就是为什么拉文克劳的院长和级长都找不着人影的原因了。

 

第二天。

 

“叶修,解释一下为什么昨天你的学生睡在了走廊上?”韩文清找到了叶修,发挥他身为副校长的认真负责的态度,严肃问道。

 

叶修睡眼惺忪,揉了揉又眨了眨眼,表示毫不知情。

 

“要扣分的话随便扣吧……”叶修说着打了个哈欠,回屋里继续睡去了,韩文清吃了个闭门羹。

 

“……”不是韩文清不想扣分,而是在想,才刚开学这么早就把对方学院的分数清零了是不是不太好?


——TBC.

注:生死水是一种没有后遗症的强效安眠药

给大眼发了好多糖w
其他的糖也会有的吧ww

你们可以猜猜看大家的职业是什么~~~学院也可以猜,反正猜中了没奖(*/ω\*)

✧ #霍格沃兹入学指南tag已打√

✧和  @鲜掉牙  一起想出来的脑洞,她说只要我埋好包袱之后,番外由她负责写,大家努力催她


大概是周更_(:з」∠)_(x


来一张机油给的配图,他让我不要说出是他画的,呵。



从左到右,包子→叶修→满头黑线的黄少




彩蛋NG片段(不):


“我是拉文克劳学院的院长叶修,欢迎你们加入拉文克劳的大家庭,在拉文克劳,知识才是力量有了力量,你们才能连校长都不鸟


某人当做没听到,继续厚着脸皮打广告,“臭不要脸就是我,我为自己代言。不要管别的老师怎么说,如果你们向往自由,如果你们想在这七年里尽情

www实在是忍不住想这么写ww


目录下一章

评论(23)
热度(296)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