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中秋节快乐(●'◡'●)

找出一篇硬盘文混更~文风诡异慎入,标题随便取的,没有别的意思。


所谓summary:三件事可知他们关系不寻常,还有一件看出他们的亲密。

——

 

其实在此之前就有点兆头,不过大家都没去留意,就算是留意到了也没去多想罢了。但就算知道了,也没有表现得多惊讶,毕竟很早的时候就有迹可循了。

 

但兴欣众人总算知道了方锐要换房的理由了,或许还不止这一个,许许多多当初存有多多少少疑惑的事,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不是说过了吗,事情总有征兆的。

 

换房间的提议魏琛是答应得最快的。也不是说和叶修当室友很糟糕,恨不得立马摆脱这只叶不修,但是能单独拥有一间房,怎么看都是他赚到了,所以说他点头最快。至于叶修说什么他打呼噜鼾声特别大吵着他睡不好,让新来的方锐换一换也算适应兴欣环境,等等这一些,他全当垃圾话,左耳进右耳出。

 

你也经常荣耀玩到很晚才睡好不好,怎么不见我说你打扰我休息?魏琛嗤之以鼻,不过现在想想,倒是觉得有点欲盖弥彰。

 

方锐哼哼两声,赏他一句马后炮。

 

答应得这么爽快的后果,就是魏琛没能想起来,为什么这个提议是叶修提出来的——明明换房的是方锐和他,更没去注意为什么当事人之一的方锐看起来惊讶并不比他少。方锐后来所表现的积极性高涨,被和叶修互相嘲讽的日常掩盖过去了。

 

作为本该最早发现这段JQ的魏琛,对于自己的失职,反应只有一句话,老夫当初好心换房睡,成全了狗男男好一对。末了因为押韵给自己一个赞,还强迫包子也赞了一个。

 

这种程度的调侃对叶修方锐两人来说都有点不痛不痒,方锐还回了他两句,你这大龄单身青年何时能外销,魏琛言简意赅一个呸。

 

当然换房一事也不能说明什么,当初兴欣房有多,陈果还想过如果叶修真觉得魏琛打呼噜吵,大可以让魏琛叶修方锐都一人一间,不用换也不用争,叶修还推脱说不用当做是给方锐的一个磨练。换房这么事小,谁能知道这里面还另有乾坤。

 

既然成为了室友,那很多小事在其他人眼里看来就见怪不怪了。比如同进同出,互相催着去吃饭,去洗澡,去睡觉。

 

看着两人跟个大孩子一样,互相推脱着‘你先洗’‘再等五分钟,你先去吧’‘你先,昨天我先洗的’就是不愿离开电脑,陈果不由得气得好笑,就算荣耀很有趣,也不至于这样吧?好在她担忧的情况从未出现过——如果两人同时挤浴室,不管是为了省时间还是抢洗最后的热水,那一定是另一个噩梦。这么一些大混乱和穿错对方衣服比起来,后者简直是件不值得注意的小事。

 

夏天天热,出汗多,为了凉快方锐早就换上了短裤T恤,出门的话还得配上墨镜,虽然奇怪了些但是看着也清爽。这些装备叶修也有,但是他常年来懒得买衣服的习惯和有什么方便穿什么随便的品味,总令他的穿着看起来一年四季都毫无变化。

 

可以想象,叶修绝对是一件衣服懒得换穿到烂的人。成为室友后的方锐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而也正是那个时候开始他的衣服惨遭叶修毒手。

 

天再热,空调也不是24小时都开着,为了降温,叶修不得已洗完冷水澡套着个浴袍都出来,水都没擦干,在床上随手拿了件就穿上了,后来方锐死活找不到自己的衣服的时候,往他身上一瞄,瞪大了眼睛,这坐在电脑前基本就不肯移位的大家伙穿着的就是他新买的T恤。

 

“叶修,你没衣服穿吗?”

 

大概是等副本加载中,叶修难得回头分了他一个眼神,“有啊,你没有了吗?”

 

“……”方锐默默无语,“你这个意思是要我穿你的?”

 

“能穿为什么不穿?”

 

穿你妹!虽然单纯从字面上去理解,叶修似乎是对不小心穿错了衣服感到了抱歉,让方锐穿回自己的当做是个补偿。但方锐默默地盯着那张脸,觉得叶修不太可能只是单纯地穿错而已。

 

不,看起来简直就是故意的。

 

方锐在脑海里脑补了叶修奸邪地笑着拿走了他新衣服,蹭来蹭去,穿上了还故意弄脏一些,总之是各种特别贱,贱得不现实的画面。

 

“喂,点心大大,来副本吗?”

 

再看看那张脸,方锐又觉得是自己想太多。

 

一次两次,次数多了方锐都要习以为常了,兴欣的其他人看到也只是以为叶修终于舍得添几件新衣,或者说是方锐看不过眼给他顺手买了两件。

 

至于内裤也穿错了这种事,他两不说出口,难道兴欣众人还会扒开裤子探个究竟不成?因此,也不能怪他们发现得晚。

 

所以说他们怎么就在一起了,好多人都觉得奇怪,先不说魏琛,就连陈果都想不通,她明明还记得这两个人上个礼拜还互相嘲讽得很嗨来着。

 

不得不说这已经成为了兴欣的日常,但具体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陈果也有点哑然,想不起来,只能说这两个人藏得太深,线索埋得太深太久远了。特别是当两个人基本什么事情都能嘴炮一下,能从这些烦人的滔滔不绝永不止息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垃圾话里面,筛选出有用的信息,实在是件工作量巨大难度巨高的事。而且魏琛也热爱这个事业,时不时地加进来帮忙集火一下叶修,更是让察觉他们JQ增加了不少难度。

 

既然是日常,那么互相嘲讽的事情一定无关痛痒,两人有时甚至可以从吃多了一个包子,啃多了一根油条开始耍嘴炮,初听会觉得他们像是在吵架,细听了却会发现他们都努力用上了高超的垃圾话技巧——基本都是毫无意义的废话。

 

魏琛曾多次对他们的小儿科拌嘴不屑一顾,陈果不止一次被烦得怒吼曰你们烦死了快结婚吧。

 

但所有人都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毕竟,嘲讽日常才是兴欣的特色不是嘛?他们一定对此有着微妙的骄傲,虽然同时对此也颇为苦恼。

 

乔一帆算是毕竟有耐心的,安文逸同理,但他们也绝不会留在垃圾话模式开启的方锐叶修两人身旁。

 

“他们到底为什么连这种小事也要吵一吵啊?”安文逸冷静地观望了一下战场,好奇地问道,内心忍不住加一句:杀父之仇莫过于此。

 

乔一帆努力地思考,提出自己的见解:“大概是……叶修前辈只想和方锐前辈说说话而已?反过来也有可能。”

 

安文逸陷入了深思。

 

不得不说,乔一帆某种时候真是一语中的的真相帝。

 

陈果及时地出现,好奇地看看兴欣日常副本的新开刷,他们这是吵什么啊?”

 

“为了昨天晚上买到的拖鞋款式。”

 

“呃。”一旁的乔一帆决定补充一句,“是方锐前辈先说的,叶修前辈买的拖鞋太有他没下限的混搭风格了。”

 

陈果大囧,随口问了一句,“叶修是什么时候买的拖鞋啊我怎么不知道。”

 

“昨晚。”安文逸很及时解释,“和方锐一起去买的。”

 

陈果囧囧囧,一边干活去不理他们了。

 

 

 

&

 

 

方锐自认为他的地下工作做的够足,这么久下来兴欣上下居然都没人发现他和叶修在一起的事,让他有点骄傲自豪之余,还默默地有点受伤。

 

什么嘛,大家都没发现我俩深厚的感情吗?

 

不过既然藏着就不想让人知道,这样的结果就很好了,只是每天都只能偷偷摸摸地亲热一会实在太苦逼,所以他也在不断地为自己谋取福利。

 

出门逛街吃饭看电影方锐不是没想过,是根本不可能,所以心目中的最佳约会场所就打了好几个折扣,变成了小区附近的一个大超市了。有多苦逼?方锐内牛满面只想说,呵呵我去年买了个表。

 

逛街变成了逛超市,吃饭变成了买零食/小吃/加菜肉食,看电影估计也只能折算成超市里面牵着手推着推车,要买什么,随便挑,想想还能拖个小手,再苦逼受伤的内心,也该满足了。

 

当然这必须得叶修给钱,想想自己都被剥削得这么严重了,工资被压榨得只剩那么点小可怜,方锐当然是当仁不让地让叶修结账,想当初自己准备了各种可信的借口各种感人的措辞,还没发挥出一句叶修就点头答应说好,速度之快方锐都有些哑然。

 

说实话,兴欣压榨我的那部分是不是都到你兜里了?方锐很想这么吐槽,但是他也知道只是叶修对钱概念不深而已……啧啧,以后得看紧点了,不管是人还是钱包。

 

方锐心里默默想着,瞅了眼和叶修拉着的小手,继续默默地想,我们的关系是不是可以更进一步了,是不是可以更进一步了,进一步了,进一步……

 

“要撞架子上了,点心大大你这是中了致盲吗?行不行啊这意识这走位。”

 

“你才……”方锐下意识就要反驳,可惜出口之前就被叶修拉到一边去了,防止撞上。

 

和叶修贴得贼近,方锐窃喜,瞬间又觉得自己没出息。

 

“吃不吃M&N啊?”叶修笑着,手上拿着一包东西对他扬了扬。

 

“M你妹!”

 

“那么激动干啥啊,又不是说你?”

 

“……你妹!”方锐是不会承认自己刚刚联想到了那啥啥的。

 

“咳”叶修咳了一声,稍稍引回了方锐的注意力,将一个小盒子塞到他手里,“其实我能听到的,这个,可以有。”

 

看清楚盒子上是什么后,爆喜的心情让方锐更加感到了自己的没出息。

 

路还很长呢,点心大大。


end


原本后续还有肉的,不过那段时间心情不太好,没写上,后来就把梗忘掉了ヽ(;▽;)ノ【我这颗金鱼脑袋……

以后或许会补上吧_(:з」∠)_

评论(10)
热度(88)
  1. 懶懶貓兒看萌點鱻-随缘月更慎fo 转载了此文字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