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HP paro设定,虽然这么说,和HP剧情没啥关系(*/ω\*)

✧ALL叶主王叶,叶修中心全员恶搞,慢慢发糖❤

✧顺便给 王叶Only推广   打广告 大家记得找 @叶不流行,王不留情。 来玩来投稿呀 (๑•̀ㅂ•́)و✧ 

✧和  @鲜掉牙  一起想出来的脑洞,她说其他番外由她负责写,大家努力催她


今天这个番外由我来写,以后的我会压榨一下 @鲜掉牙 这个人的

写着写着都忍不住想把文名改成精神病人欢乐多了……


_________________

 

我是你们亲切友好的好邻居分院帽。

 

我是一顶有思想,有智慧,有追求的帽子。最重要的是,我是霍格沃兹四巨头联合制造出来的魔法帽子,是他们智慧的结晶,因此我绝对不会犯错——最起码在分院问题上如此。

 

在我分院的时候,其实就是检测学生们拥有哪项特质,看看他们更适合哪个学院,当然,我也会听取学生自己的意见,不然当年就不会有这么多讨价还价的事了。

 

有些人或许会对分院结果表示怀疑,质疑我的决定,是否真的那么地明智。是的,他们或许很难相信,或者承认这一点,是的他们的确如此。但是,历史最终会证明一切,他们最终会发现自己曾错的多么的离谱,他们被表面现象所遮蔽,看不到更深层次的一面。

 

对我来说,我很骄傲的宣布,我的决定从出错过。尽管这是四巨头赋予我的思想与智慧,但我仍以此为荣。

 

但我也并不是不能理解他们的困扰,他们的疑惑,毕竟霍格沃兹里一口气出现了这么多的特例,都是一群看起来与他们所属院系不符的,桀骜不驯的学生们,而且他们都成为了老师们。

 

这是霍格沃兹所经历的最不正常的年代。

 

他们既是霍格沃兹的荣幸,也是霍格沃兹的祸灾。

 

 

说真的,我觉得整个霍格沃兹,找不到比我更熟悉学生的存在了,也找不到比我更受学生们欢迎的存在了。毕竟我和这座城堡的年纪一样老,几乎校史上所有的大事我都经历过,或者是见证过,总有一些热情洋溢的小巫师围在我的身边,想听听我讲述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可惜除了爱听故事的,总有那么一群搞不清楚状况的蠢货跑来找我当感情顾问,还有一群无所事事的幽灵直接把我当感情收集帽,跟我分享他们看到的八卦。

 

我是分院帽!!你们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分院帽!!我很聪明,但是这不代表我无所不能,尽管我现在被逼的有点无师自通了!

 

如果你是属于以上这种情况,请离我远一点儿,给我留点私人空间。

如果你是叶修,请……不我什么都还没说呢你放开我!!

 

——

 

“帽子先生,帽子先生……”我意识有些恍惚,远远地传来了学生们的声音,很快他们跑近了,围在了我的身边。

 

嗯?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一下子没注意,又到了例行的讲故事时间吗?受欢迎还真是没办法啊。

 

“分院帽先生,今天可以请你讲一讲教授们的事吗?”一个小巫师开口道。其他人纷纷应和,还热情地讨论教授看起来真帅真厉害好想了解多一点之类的话题。

 

我:“……”

你们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吗!那群混世魔王的事有什么好听的?!有谁知道我的辛酸血泪嘛!!

大清早地就听到与那群人相关的事,不得不说让人有些扫兴。

 

我想了想,开口道:“呵呵,在背后讨论教授可不好,某些小心眼的教授知道之后,可是会给你们扣分的。”看见他们有些犹豫的模样之后,我连忙补充了一句,“尤其是叶修教授。”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在入学仪式上大出风头,吸引了一群新生粉,甚至还拥有所谓的后援会。梅林,这群新生的审美是巨怪吗!他才是混世魔王们的头头啊!想想他们都对我做了些什么,你们快点迷途知返啊!!

 

“帽子先生,你怎么哭了?”

 

我:“……”我什么都不想说。

 

没有办法,我只好转移话题,“虽然不能在背后讨论教授们,但是你们可以问一些其他问题,我会很乐意回答你们的。”

 

“那、那先生可不可以给我们说说,你曾经遇到过的最独特,印象最深刻的学生?无论是以前的还是现在的。”

 

我:“……”

这个问题和上一个问题有什么区别吗!?你们很厉害嘛,学聪明了嘛,是不是跟叶修混多了啊?

 

为什么我眼中常含泪水……因为叶修还在霍格沃兹好吗!好不容易等到他毕业了,转个身,又把脚踏进来了,把我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泪又挤了出来。

 

不提还好,一提我就想到了几天前的分院仪式。

 

这大概是近年来我所经历的唯一一次最正常的分院了。虽然之前发生过一段插曲,但也算不上意外——过去还有更意外的,呵呵。

 

最最重要的是学生们十分正常,没有黄少天这种话多的,没有包荣兴这种异类,没有叶修和叶秋这种会讨价还价的麻烦人物,也没有周泽楷这种读了一分钟也没读出来什么的特例。

 

简直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一届学生了,我的内心在哭泣,我的内心在欢呼,这完全是喜极而泣的泪水与感动。

 

就在这时,我听到一句非常刺耳的评语。

 

“看来这届新生有点无聊啊?”

 

我僵硬地转头,果不其然看到了叶修在一旁啧啧摇头,并用眼神不断地打量着新生们,似乎不怎么满意的样子。

 

不要随随便便把我的眼泪当做评判的标准!!你们都对我做了什么啊!!

 

我在内心中无声地对叶修为首的一群混世魔王深深谴责,进行控诉。然而我唯一可以感到欣慰的事,不管他们怎么想,这一届的学生都是正常的。

 

最起码暂时是的。

 

大概是我思考的时间有点久,小巫师们补充了一句,“或者是很有趣的人,学长学姐也都可以啊。”

 

我:“……”

 

基于他们才开学没几天就对叶修产生了崇拜憧憬的这一审美标准,我很怀疑他们口中所说的有趣的什么。

 

是随随便便把韩文清当做真猫咪来逗的有趣吗?!是随随便便就和黄少天互相较劲扣分的有趣吗?!是随随便便增加医疗费用的有趣吗?!是随随便便把工作都交给王杰希好让他当上十佳劳模的有趣吗?!

 

不要把自己的有趣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想到这,我无奈地,重重地,叹了口气。

 

“对呀对呀,很有特色或者特长的学长学姐们的故事似乎会很有趣!他们自己又不会和我们说,实在是太害羞啦。”

 

够了!不需要补充说明!这么自说自话会让我想到一个大噩梦和一个小噩梦。

 

一个话多到莫名其妙,被那个小子戴上的瞬间我被他丰富的脑内活动惊呆了。愣了我十秒才摆脱了那种魔音洗脑的状态,为了过滤废话提取有用的东西,我足足花了三十三分钟才将他分院成功。

 

那可是建校以来的记录之最啊!没想到这个小子藏得还挺深的。

 

另一个则是热情地莫名其妙,一上来就问我:“你会不会唱狮子座啊?”

 

我:“……”

同学你有点热情过头了啊,我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不会我教你啊,我叫包荣兴,叫我包子就好。”

 

我:“……”

……你、你妹啊!

 

结果他居然真的唱了起来!叶修他们根本不打算阻止一下!叶修还零落地鼓起掌拍起了节奏!你一个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巫师就不要假装对这首歌爱得深沉好不好!!等等不要这么顺手就用上了扩音咒!!你没看到学生们都忍无可忍施放静音咒外加捂住了耳朵了么!

 

果然对此不满的不止我一个人,我看到特别靠谱的叶秋校长皱起了眉头,低头和叶修说了几句。叶修笑了笑,解释道:“顺手检测一下他们的功课有没有做好而已,至于新生,就当做是磨练吧。”

 

呵呵,叶修只不过是想找人陪他遭罪而已,偏偏要说的这么正儿八经大义凛然,我第一个不信。

 

等等叶秋校长居然还点头了!!说好的靠谱呢?!不愧是姓叶的我看错你了!

 

呜呜呜,叶秋校长这么容易被叶修劝到,太靠不住了!这个学校没有一个靠谱的人了!现在只有冯宪君前校长会对我产生同情……毕竟我们现在是同病相怜了。

 

包荣兴的狮子座还在继续,我在这般魔音之下努力地继续我的工作,努力了半天我所感受到的只有以下这么一点点信息。

 

包荣兴,成分:???

但是分院还是要进行的,于是我:“……赫夫帕夫。”

 

我真的已经尽力了,却依然无法分辨他的成分,只能说这个生物,很有可能产自地球之外。

 

已经拥有一千多年历史的经验丰富思想成熟的我,如此笃定地想道。

 

停顿时间一不小心有点长,他们开始催我了。“先生你就随便说说嘛,好像那种大家都想不到他会被分到某个学院那样的。”

 

我:“……”

你们的问题好高端啊我好难回答,你们说的这些特例,几乎全体教职工都是这样的好吗!!快说你们是不是都是串通好的想从我这里套话,是不是?

 

你们想要套谁的?是不干正事叶修还是机会话唠黄少天?眼不对称王杰希还是钱包飞来韩文清?双眼真诚方锐还是一言不语周泽楷?

 

身为叶家的叛徒,叶修被分到拉文克劳已经不算是太大的意外。韩文清虽然看起来的确不像个好人,但是以他的正直热血与一往直前的勇气,被分到格兰芬多是注定的事。王杰希过于神秘,除了斯莱特林别的地方也不太适合他。方锐,他说自己十分坚忍诚实,于是我让他去了。

 

黄少天倒是挺意外的,不过经历过魔音洗脑后的我多少有点了解了为什么他会被称为机会主义者。

有幸黄少天脑内半日游的我,真的很担心他哪天搞不好会自动切片分裂了。

 

至于周泽楷,这真是个令我十分犹豫的学生,各方面来说都很优秀,能力也十分地平衡,比起叶修来更加地难办,在不同意义上。

 

犹豫了许久,我终于向周泽楷问道:“听说你好像和黄少天在开学前就不太和睦是吧。”

 

周泽楷:“……”

 

如今被他戴在头上,我当然知道他内心所想,也知道是黄少天单方面看他不顺眼嫌他太乖内向不说话,但是只要他没说出口,那太好办了。

 

“咳咳,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和他一个学院吧。”

“斯莱特林!!”

 

这么一来,除了可以展示霍格沃兹各大学院的多样性之余,还能中和一下斯莱特林分得了一个黄少天的不幸,真是一举两得。

希望小蛇们日后不要太感激我,呵呵。

 

但是想了这么多,到底要挑谁的黑历史出来加工加工套个名字再八一八呢,我正沉思着,一旁的新生们再次打断了我的回忆。

 

“那种通常说起来,也是看起来外表和内在差别很大的人吧?反差萌什么的。”

 

我:“……”

你们是对你们的韩文清教授的萌系外表有多大不满!!为什么老是要提名他,你们知不知道他也十分地不好惹!你们知道反差萌到底是什么吗,如果叶修知道了,他一定会说韩文清只有反差没有萌,你们醒醒!

 

“对啊对啊,”另一名学生迫不及待地说道,“就好像黄少天教授吧,我一直以为他会是我们的魔法防御课或者飞行课的教授,没想到说起话来滔滔不绝,不带喘气的,不过只要不是上课时候……其他时间说说话其实也还好啦,哈哈。”

 

我:“……”

有幸黄少天脑内半日游,并安全归来的我,真的很担心哪天他就教出了黄少天二三四号。

 

黄少天有幸让人记住的不是他的身高或者脸,而是他的话唠和机会主义——据我所知,后面这个词是他自个儿发明的,由此可见也靠谱不到哪里去。在搞死对手之前,还要假装自己处于劣势到底哪里牛了。说是为了让对手大意,有谁比得过叶修吗?

 

只要叶修往那里一站,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

当然,火力也吸引过去了,呵呵。


我摩了摩拳擦了擦掌(请不要追究一顶帽子有没有手掌),兴致勃勃地准备和新生们讲那个黄少天如何在斯莱特林建立威信挣得如今这个响当当的名号的扮猪吃老虎的故事。当然,这个也要加工一下的,换个名字换个背景,绝对不能让当事人看出来,以免被寻仇。

 

“是啊是啊,我都没想到他居然是狮子座的,看不出来啊,咦,帽子先生你怎么又哭了?”

 

我:“……没事,稍微有点触景生情罢了。”

像你们这样三番四次插话打断我的构思,我已经不介意了!我只求你们不要再提狮子座三个字!!

 

自从这两个一大一小的噩梦入学之后,我就和我的唱歌爱好告别了。就算是我对历任校长的画像们诉苦一番,也只有冯校长能懂我的悲哀,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都在包荣兴唱歌的时候去别的画像里串门了!!

 

总之话题绝对不能往那上面拐,想了想,还是直接挑校长故事来说吧,既安全又便捷,虽然这么多年下来我都快要讲腻了。

看了看眼前年轻的脸蛋儿们,我可以确信我的故事还有市场。

 

“我比较想听英雄的故事……像是建校以来最伟大,最天才的学生之类的吧。”

 

我:“……”

你们是不是打算每个人都轮流插过话之后才肯让我开口,还要不要听八卦了你们?!配合一点行不行!

 

“这个恐怕有难度……如果要选最伟大,最天才的那个的话,万一我们心里想的都不一样,很难得出唯一答案吧?”

 

瞧瞧这句话多中听,本帽年事已高,你们最好少给我找一些特别艰巨的任务。这年头,除了常年待在校长室的我这儿以外,你们还想从哪儿听到第一手八卦啊!

 

“对呀对呀,这种事要投票来吧,我想选叶修教授!”

 

“咳咳咳咳咳。”我猛烈地咳嗽,试图打断这愚蠢的对话,而且我是真的一时间被呛到了。梅林的裤子!他们居然觉得叶修是有史以来本院最杰出伟大的人物!!这个会光明正大地与其他教授调情!会光明正大地翘课!会光明正大地以扣分为由指使学生们做事!会光明正大地不务正业的叶修!!

 

“哎呀哎呀年纪老了真是,咳咳咳咳,容易身体长点毛病啊,咳咳咳咳。”生怕他们突然把话题扯到叶修身上,我只好急忙转移话题,可是要说什么好呢,就说城堡里的管理员小姐好了!

 

“我也觉得,全校投票的话,应该是叶修教授最受欢迎吧……”一个小女生有些嗫嗫喏喏地说。

 

我:“……”

等等!你们是不是忘了这里还有个病号!这么自然地讨论下去是个什么节奏,居然没有关心一下我,还有没有道理了!!

 

“咳咳咳,唉,你们怎么不关心关心我啊,咳咳咳,毕竟我,唉,咳咳咳,咳得这么严重嘛。”我有点生气,加强了几分暗示道。

 

“可是叶修教授和我们说过,分院帽在咳嗽的时候表示在思考,让我们不要打扰你,继续做自己事就好。”

 

我:“……”

叶修!!你给我记住了!

 

“既然帽子先生思考得这么激烈,那一定是有结果了吧!”

 

结果?!什么结果?!你们现在讨论的话题我现在有点跟不上!

 

“对啊对啊,快告诉我们,不过我想一定是叶修教授吧!”

 

等等你们到底在谈什么会老和叶修扯上关系?!

 

“咳咳,你们问的是什么呢?”希望答案不要太离谱,我有点不太好的预感啊!

 

“当然是全校最受欢迎的人啊。”新生们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我:“……”

我被补刀了。

 

“……的确是叶修没错。”

我绞尽脑汁想了一圈,最后不得不放弃,十分遗憾地承认道。

 

好几个猜对了的学生都十分高兴,脸上乐开了花。

 

“咦,帽子先生,你怎么又哭了?”

 

“……我这是激动呢,叶修教授是我们的好榜样!他是当之无愧的全霍格沃兹里最受欢迎的人!我也很替他高兴!你们要好好向他学习啊!时间不早了快到宵禁了你们快回休息室吧!拜拜!”

 

至于叶修还是学生的时候各种违反校规什么的,经常被扣分什么的,被称为学院之害什么的,呵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下次要把这段黑历史怎么加工好呢,我陷入了沉思。

 

 

_______________end

 

 

说实在,我很生气,我以为就算是不喜欢我的文,最起码要尊重我。上一更遇到一个实在是令我气愤的评论,一上来就说我写的不对谁谁谁不应该是这个学院还有谁谁谁应该去哪个学院才对——他说的如此无理我竟然无言以对。(摊手

 

打个比喻就像是,我刚掏出个鸡蛋,他马上就跑过来说蛋炒饭不是这么做的你应该先加饭。

可是我要做的是番茄炒蛋啊?想吃蛋炒饭还有别的作者会做你别来我这里指手画脚好不好,我又不是你妈,非得照顾你的口味不可。

这种人这不知道是吃什么吃出来的优越感(。 
连回复都懒得回这种人了……先写个番外表示一下立场(。


别的不说了,先说说为什么这么久没更文,因为这篇是和某人一起搞的脑洞和梗,所以说好了,只要我写这个,他就和我换文,1字换1字的王叶,或者给我更长命。(。

 

她到现在都没交货!!!我要去写黄叶了!!哼!【喂  昨天换了个黄叶狗皮码字真是萌萌哒

@某人!把你的法师三大定律交出来我就不暴露你!

顺手贴个cp15黄叶本寄售数量调查的投票地址:vote.weibo.com/vid=2781814

评论(10)
热度(119)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