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大家好久不见……先道个歉orz

我没有坑!这文在王叶在一起之前都不会坑的!(在一起之后也不会坑!(

第二个要道歉的是……我还没写完,这里只有p1

算算大概有三个月没码过字了,努力了几天,也只有这么一点非常抱歉,真的很对不住饿了这么久的各位看官大爷们,剩下的我会努力码出来的qwq


✧HP paro设定,虽然这么说,和HP剧情没啥关系(*/ω\*)

✧ALL叶主王叶,叶修中心全员恶搞,慢慢发糖❤



上一章目录 

本part(?)有大量王叶糖www

 

  • 守则三,本校并不支持转院。

 

就算曾经有过先河,你们也不会成为那一个特例。——叶秋校长批注。

 

学生们总以为王杰希教授是占卜课的老师,尽管他是斯莱特林的院长。也许是他那副长相,咳咳,特别地有这方面的气质吧。直到他们在周三上到这节课的时候,见到了某人。

天知道他们当时内心的惊讶,他们还以为叶修是不负责任何科目的!只是例行处理一下事物,比如说,挂名副校长——虽然副校长其实另有其人,原谅他们暂时还不知道这一点——然后享用一下学校资源什么的,这种无所事事的存在人物。

好吧,新生们自然不会这么想。作为刚开学的第一个星期,这个时期的他们还保留着对教授们的憧憬和敬意。

是的,教授们。

是的,包括了叶修。

 

然而,他们这几天下来也总算学会了一个教训——那就是不要在叶修教授面前表现得太情绪化,因为叶修教授是个记仇的人(黄少天语),他会把你整得很厉害(张佳乐语),像是韩文清教授或者是周泽楷教授那种类型的应对方法最有效果了(方锐语)。

在对这一番话的半知不解懵懵懂懂之中,新生们还是努力地记住了前半句话。

于是一上来,叶修就看到了一班不知道是憋着笑还是憋着哭浑身都在抖啊抖的学生们。

叶修是什么,他就是魔法世界的一朵奇葩,啊,不对,是一本教科书。看学生们的表现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看来外界对我的评价太差了。”他挥挥魔杖把椅子变成了舒适柔软的巨大靠枕,让学生们围拢起来,他这放松的姿态让整个课室里都是轻松的气氛,学生们果然放松了不少。他舒舒服服地靠上去后说道,“不出我所料,是从黄少天,张佳乐,以及方锐教授们那里听来的吧。”

新生们都被叶修的料事如神震住了,慌忙地点头。

“啧啧,他们怎么能这么中伤人呢。”叶修表示强烈谴责他们的无耻,他们这么做完全是出于对自己这个魔法教科书的妒忌与忌妒!

 

“看来我有必要给你们八一八霍格沃兹的老师们。”

仍然充满了八卦,啊,不对,好奇之心的新生们自然是洗耳恭听。


“魔法史的老师原本是宾斯教授你们是知道的,在《霍格沃兹,一段校史》最新版上你们可以看到。他在一场辩论赛上偶然地被最擅长说长句毫不断气还全是废话的男人给打败了。”


学生们脑海中忽然出现了火花四溅魔咒乱飞的危险场景,两人就在这场景之中静静对峙着。

 

“当时普通的辩论赛突然变成了两人之间的比拼,从比试说话语速到魔法史大记事,到近现代伟大魔法发明再到创始人的秘闻轶事,比赛持续了足足有三天,宾斯教授每一场都是完败,因此宾斯教授愤而收拾行李走人了。”

 

听到这里,全体学生悄然无声,默默咽了口水,他们好像猜到这个男人是谁了。

 

当时出走这个事,还因此引发了全校学生挽留宾斯教授的热潮。面对学生们热情的挽留,宾斯教授十分感动。

不过是在两种死法里,选择不那么痛苦的一种而已。

枯燥得要死和被烦到死,是个正常人都知道要怎么选。

幽灵也知道。

所以宾斯教授还是离开了,深藏功与名。

 

“变形课教授是我们学校最可怕,最不能惹的人。”叶修故意压低声音,借助了魔法渲染恐怖的气氛,“见到他要绕路走,不然会发生非常非常可怕的事情。可怕到你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而且还会丢失那一段的记忆。”

 

学生们气都不敢出了,从活泼的年糕变成了颤抖的团子。

 

其实最多也只是把钱包交上去而已,韩文清会贴心地把钱包一文不动地还回去的。

 

“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是个倒霉蛋。”叶修以非常惋惜的口气说道,“他也就只能指望我了。”

 

学生们有点惊恐,叶教授你是不是把自己当做某种吉祥物了?!摸一下就能消灾解厄招福求安的那种?!

求摸!求保佑!

 

“草药课倒是个安静的家伙。”叶修简洁地评价道,学生们翘首以待了半天也只听到“嗯,很安静”的后续评价。

 

“魔咒课是个无趣的家伙,认真严肃,成绩好又怎样,太死板,又笨又没点幽默感,看不出家族遗传,也没看出来哪里像个格兰芬多了。”叶修说着摇了摇头,一副这家伙没救了的模样。

 

这评价是夹带私仇了吧,我们听出来了啊!

 

“飞行课的教授就是个废物点心,他就是太笨才被分到了赫夫帕夫的。反正你们二年级才能加入球队,任课老师笨一点也无妨吧。”

尽管他本人强烈声明这是因为他大智若愚,不过当事人不在这里,叶修才不管那么多。

就算在这里,也还是会这样说的。

因为哥有冠军,呵呵。

 

“选修的话,占卜学就是我了,有没有觉得无所不知的我很靠谱,而且很适合这门科目?”

你胡说什么呢,我们都听出来了,扯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个人喜好不要太明显啊!

经过这么一段闲扯,学生们其实就发现了,叶修不光看起来懒散到不想来上课的样子,他也不负众望地表现得十分懒散不想上课。

叶修所谓的‘靠谱’还要打个疑问号,‘适合’倒是看出来了,这是一门很适合叶修浑水摸鱼的课目。除了关于各位教授的各种传闻听起来还有点道理之外,其余都是在胡说八道,甚至和教科书上不同的内容,也被他用“这是我的亲身经验”给蒙混过去了。

 

只要会胡说八道就好了嘛!

 

学生们内心这么吐槽的同时,却也同时放心下来。这样的叶修教授看起来也不会对作业严格挑剔,只要按照叶修教授的‘亲身经验’胡扯就好了。

比如说把他和这位教授,那位教授,另一位教授,还有别的教授的关系随便写写就好了,占卜嘛,也有占卜姻缘这个分项的。

不作死就不会死,你们怎么就不懂呢。


——

 

为什么评价了那么多唯独漏了魔药学一个呢,对此感到好奇的大有人在,于是有人去问了。

当然,这个不怕死,AKA,毫不开眼的人,自然不会是新生之一。

“魔药学当然是王大眼了,这么简单明了的事情就不用我多说了吧?”被问到这个问题的叶修似乎有些惊讶,“他自己长得就像一棵曼德拉草,太好猜了。”

“叶修,我听见了。”被叶修拉来当苦力,正认真批改占卜课作业的王杰希一边在作业上写批注,一边回答道。

他笔尖一顿,打了个F的分数。

“抱歉,我忘记你不爱听这个了。”叶修十分没有诚意地道歉着,“曼德拉草长得太可爱了,你会不好意思也是正常的,你喜欢别的什么吗?”

王杰希无语了半响,最后不得不承认道:“……不,曼德拉就挺好的。”

“那当然,第一印象嘛。”叶修大言不惭地回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王杰希的大小眼很可爱吗?!

提问者开始后悔自己挑选这个时机问这个问题了,原本她只是打算看看好戏,故意往两人间添油加醋,结果现在感觉实在有点不太好了。

这何止添油加醋啊,这简直干柴烈火上加油了,你们能不能注意一下周围还有人。

“作业改完了吗?”

“还没,他们大部分都写的太差了,丝毫不用心。”王杰希平静地评价,“他们似乎以为这门课程很轻松。”

虽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某人上课的时候在专心胡说八道,而不是讲课,呵呵。

“还没想到你学生的作业是给他来改的啊。”

“他乐意。”叶修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

“他就这么指使你,你就没点意见?”提问者开始怀疑王杰希到底是不是斯莱特林出身的了,这无私的奉献精神,骗谁啊。

“我乐意。”王杰希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

“……”提问者表示我想静静,让我抽根烟冷静冷静。


——

 

选择占卜这一科目的人,除了小部分富有浪漫想法的少年少女之外,大部分都是觉得这是一门很好应付的科目,毕竟占卜这种东西听起来大部分内容都是靠胡扯。

而且叶修上课的时候也的确在胡扯。

他们高兴得太早了。

 

王教授不会放过你们的。

 

谁叫你们写的都是重新编改加长版叶教授风流史,每一个人写的版本还都完全不一样。(白痴都看得出你们写的主角就是叶修教授,不及格,重写。)


——

 

如果有人要问的话,的确,王杰希和叶修经常在夜里约会。

不只是王杰希,叶修还经常和其他人约会。

那种,写作约会,读作搜刮/比拼/嘴炮/等等,注解:完全是胡闹。

比如说被黄少天拉去比试比试,被张佳乐拉去练习练习,被韩文清拉去消遣消遣,被叶秋拉去训话,被方锐拉去试飞,以及偶尔拉王杰希去做做苦力。

尤其是最近,叶修把王杰希当免费苦力的次数越频繁了,王杰希所擅长的魔药,好像也就只有给叶修打家劫舍的价值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叹气,为自己橱柜里的魔药过快的消耗速度而担忧。

好在,魔术师的小金库至今还支付的起这笔消耗,但稀有材料部分可就难说了。

为了散心,他跑到拉文克劳塔去观星望月。会选择这里一是因为王杰希擅长观星占卜,这里是个不错的好地方。二是因为这里是叶修的地盘,他多半会……

 

“呵呵。”

 

王杰希思绪一顿,转身一望。

其实也没什么好意外的,不过出于任务尚未完成的愧疚,王杰希有一丝并不愿意见到对方,这一丝不情愿很快就被另一种想法压倒性地驱散了。

“心情不错嘛,星象说今天不适合做魔药?”

王杰希心中多少有些无奈,说到底,自己为什么要答应这笔亏本买卖。

“……今晚天气很适合观星。”

“格兰芬多塔风景也不错,怎么不去那看看?”

“……那儿风大。”

叶修呵呵一笑,走进了,也靠在护栏上。

这里是拉文克劳的塔顶,往下几乎可以看到霍格沃兹的全景,远一些的魁地奇场地,再远一些的禁林和湖泊。这里很安静,没有声音,忽略了耳边的风声的话,便剩下星辰间的微微细语。

 

王杰希只是浅浅扫了他一眼,就继续抬头看着天,仿佛他可以和星星们交流。叶修似是被他逗笑了,双肩微微颤抖,于是他拍了拍王杰希的肩。

“伟大的梅林啊,告诉我为什么王大眼这个人这么难搞?”

“你应该对着星星说,而不是对着我。”

“所以我在看着你的大眼啊,大眼。”这个被星星眷顾的魔术师,眼底里同样有着无尽的星辰。

真是个幸运的家伙。

 

王杰希听着这番莫名其妙的话,却觉得叶修是个比自己更奇怪的家伙。

 

“我估计你也找不到最后一种材料了,”叶修说着把什么东西塞到对方怀里,语气里有几分无奈,“你应该早点来问我要的,昨天被叶秋要去了一点,手里就剩下这么一些了。”

王杰希一瞬间有这个人在关心自己金库还撑不撑得住的错觉。

一定是错觉,叶修大概只是注重可供搜刮的对象的可持续发展罢了。

 

他把手里的瓶子抓紧了些。



-tbc


卡在这里真不厚道啊……不过大眼糖就到这里了,后面会刷刷all叶~

以及厚着脸皮增添了叶受only的tag和作者tag,谢谢各位读者大爷对我这个拖延症晚期,经常性失踪的家伙的包容,无以为报,只有努力更文了~XD

PS:如果看到我发表的文章在减少请不要恐慌,我自己删的,以及我不是要退圈……最近在努力修文,过去的黑历史,不能回炉重造的部分,也只能,掐死重新生了(´・_・`)……


目录下一更

评论(32)
热度(149)
  1. totoro花鱻-随缘月更慎f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aving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