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黄叶# 真的超喜欢甜甜甜 ,取名无能弄了个这个名字www

另外,此文又名:这个男人被称为神烦的原因必然是有一定道理的。(重音)

*话唠啰嗦注意!

*本意是炖肉,写了六千还没进入正题注意!

*前方有大量黄少天高能!


 ——

 

黄少天生病了。

 

并不是为了表示惊讶,也不是为了表达欢呼,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陈述句子。对叶修来说,他衷心希望这个句子就像他字面上表达的那么简单。

 

叶修今早起来的时间和平常一样,倒是黄少天还在床上睡得有点死,叶修虽然有点惊讶之余却也没想太多,大部分时候黄少天都太过于精力旺盛了,还是安静点好。

 

但是叶修懒懒地洗漱完毕后,翻冰箱没有找到能直接吃的东西时,又想起黄少天的好处来了。如果以PK为条件的话,黄少天大概会很乐意地下厨一番的,只是吃的是什么就很难说了。叶修懒得自己煮,打算直接叫个外卖,喊了黄少天几声却没有回应,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种安静太不寻常了。

 

他跑回床上一看,黄少天还在睡,他摇了摇对方喊了两声,有反应,眼睛睁开眨了眨,挥了挥手转了个身又把眼睛闭上,大有继续睡下去的势头。

 

“你行啊黄少天,都快11点了怎么还在睡。”叶修忍不住手贱拽被子,难得比黄少天早起一次,怎么说也要把对方吵醒,以报经常在熟睡中被黄少天从被窝里拽出来之仇。

 

扯了两扯,黄少天终于醒了,用一双带着睡意的眼睛望着他。

 

“……早啊。”叶修有些狐疑,打了个招呼,“外卖你想吃啥?”

 

“……”黄少天打着哈欠揉了揉眼,想回答什么,却像是喉咙干涩一样,张了张嘴又放弃了,直接把叶修抓入怀中,以身体行动标明:吃你。

 

从早上开始叶修就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这下被黄少天一抓,他才反应过来:卧槽!这家伙太安静了!

 

直到被黄少天抱在怀里之后,他才意识到为什么这么不对劲:卧槽!这家伙发烧了!

 

叶修保持着在黄少天怀里的姿势,艰难地回头,推开了黄少天的额头顺便试了试温体温,“喉咙痛?”

 

黄少天狂点头,双手像是代替他说话一样,隔着衣服在叶修身上摸来摸去,以表达他的难受。

 

“喂喂不要乱动,你就不怕传染给我?”叶修试图挣扎下床,黄少天翻了个白眼,鄙视之意不言而喻。 

 

“发烧也是会传染的,你懂什么。”叶修脸不红耳不臊地解释道,眼见这个方法没用,又换着打温情牌,“你先放开我,我好给你找药去,不然你真以为喝喝热水就能好啊。”

 

黄少天稍加思索,点点头,心安理得地当起了大爷,由着叶修去给他拿药端水的。实在不是黄少天这么好糊弄,只是一早醒来喉咙干渴得仿佛有一团火在烧。本来这也不算特别严重,可以忽略,但是叶修反复提醒他现在生病中,难受劲却也更明显了。

 

想着想着,满腔郁闷无处发泄的黄少天无聊地靠在床上,盯着叶修走来走去忙前忙后。若不是因为他懒得动,说不定这个时候就忍不住直接扑上去,直接动手动脚一番,以代替肚子里憋得难受的啰嗦话。

 

动手动脚这事嘛,不急,可以慢慢来。

 

才刚起床,黄少天也不怎么觉得困,却因为发烧的关系觉得有点四肢乏力。他乖乖喝下了叶修递过来的水和药,发现再也没别的可以吞下的东西后,只好眼巴巴地盯着叶修,仿佛可以盯出些什么灵丹妙药,可以将他瞬间治好。

 

我·饿·了。黄少天嘴巴动了动,做出了口型。

 

叶修一阵无语,他也是刚起床,哪有时间做什么早餐!再说平常家里的伙食都以叫外卖为主,现在要准备也肯定是一阵手忙脚乱。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死宅叶修大神,唯一拿手的厨艺技能就是泡面,加火腿榨菜,别的还不如黄少天。

 

最后还是叶修大手一拍,叫起了外卖。

 

好在那家店离得不远,十来分钟就送到了家门。黄少天拿起粥就喝,也顾不上烫。叶修在旁看着也不忘损两句黄少天如何浪费败家,就这碗粥就比得上两个他的盒饭,啧啧。

 

黄少天指手画脚地表示自己有给家用,并顺便趁势叼走了叶修筷子上的红烧肉,心满意足地舔了舔嘴角。谁让叶修以生病为由不让他吃肉呢,还说一切油腻的东西都不给碰。要不是黄少天现在说不了话,两人肯定又要进行毫无营养的垃圾话争辩赛环节了。

 

一般要是真没事做,可是会发展成场上PK的。

嗯,也有可能变成床上PK。

 

吃饱喝足了,黄少天才不情不愿地放下碗筷缩回床里,感觉手中空荡荡的,不由分说便把叶修一同拉到了床上。

 

“你想干嘛?”叶修依旧十分警觉。

 

饱暖思淫欲。虽然黄少天说不了话,但他手却早已不客气地摸上了叶修的屁股。君子动不了口的时候,动动手也是可以的。

 

“有话好好说,动什么手脚。”叶修把枕头往他脸上一拍,黄少天乖乖地倒回了床上。

 

黄少天倒是非常言简意赅地动了动嘴型:难受。

 

生病,难受,两个字完美地解释了这一切行为,理由还正当得叶修无法反驳。他十分怀疑,如果黄少天能发出声音的话,这个屋子里肯定早就充满了‘咳咳咳要死了,啊,好痛啊,咳咳咳我感觉要咳出血了,要死要死好难受,我要吐了,真的要吐了,就快要吐了,快咳死我了,好热好热,好冷好冷,我快死得只剩半条命了’的噪音了。还是自带回声Buff的那种,想想都觉得可怕,头皮发麻。

 

不能说话的黄少天看起来更烦人了,叶修直觉让他最好还是躲上一会儿。

 

“我去洗碗。”

 

黄少天表示我们刚刚叫的是外卖,全是一次性的不用洗碗。

 

“那我去扔个垃圾。”叶修十分镇定,再一次把黏在自己身上的黄少天用枕头拍回去。

 

黄少天表示扔垃圾什么的完全不用急可以明天再说。

 

“……再顺便买包烟回来。”叶修抽回了抵在对方额头的手,黄少天非要抓着他的手让他感受一下。

我感受出来了,你真的发烧了,呵呵。

 

叶修见黄少天仍由不依不挠的倾向,只好连忙加上一句:“你要吃什么我顺便给你买回来,糖要吗,枇杷糖也能给你润润嗓子。”

 

黄少天心志已决,表示要一块儿跟去,还整个人贴上了叶修以求凉快。

 

叶修真正地感受到了危机感。

 

面对这种状态下的黄少天,他十分怀疑会不会在超市里走着一半就被对方拉着蹭着蹭出点什么火花来,躲也躲不掉。然后就在某个无人经过的货架之间真刀实枪地干了起来,没套套也没润滑,拦也拦不住。或者,说不定到时候还能从货架上拿来直接用,等用完了再去柜台买单,接着面对来自收银员加路人甲乙丙丁的充满了惊悚的异样眼神,还可能会被保安报警说警察叔叔就是这两个人,再接着就可以预想明天的头条的内容了。

 

停、快停!叶修被自己脑补的发展惊出了一身冷汗,哥怎么说好歹也是个名人吧,这样做影响多么不好。出于对危机感的出色预警,叶修好说歹说,还是让黄少天乖乖地留在家里不要到处乱走乱动,至于回到家后的那一场危机能不能躲掉……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终于,成功地,暂时地,而且可能还留有后患地甩掉了生病中的黄少天后,叶修感觉真是舒畅得不得了,身边的一切都那么地令人高兴愉悦。

 

他很高兴自己还活着,没有掉块皮少块肉,没有多些不能说的青紫瘀痕,也没有被传染到什么大小毛病,很好很好。

 

总算能够舒舒服服地偷偷吸上一根烟,叶修长长地吐了口烟,默默感慨。可是这家还是要回的,这黄少天还是要面对的,这发烧也总会消退的,他还是会变得相对正常不那么烦的。在此之前,要么忍,要么忍无可忍。

 

转悠了近一个小时后叶修才回到了公寓里,一开门就见到黄少天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手里拿着遥控器,百般聊赖地对着电视机猛滴滴滴滴,最后啪滋关上了电视。

 

虽然黄少天说不了话,他也干脆不做口型了,可是叶修依旧感到了迫力。一股完全是来自精神上的压迫,叶修下意识地就在脑内把黄少天要说的话给补完了,立马辩解道:“我顺便逛了一下超市买了一些东西!你发烧喉咙痛应该吃点清淡的我就去买食材了,煮给你吃的!”

 

解释归解释,语速被逼得这么快倒像是被某人传染了一样,好不容易大喘气的叶修后知后觉地察觉到,我这难道是被黄少天病传染了?这种荒谬的念头也只在一瞬就被抛到了脑洞,大概是因为自己有些心虚吧。

 

黄少天换了个姿势看着叶修,他双手交叉在胸前,不再拿着遥控器。

 

叶修更心虚了。

 

“你是怀疑我怎么去了这么久会不会忘了给你买糖所以说糖在哪?好好好,都给你买了,无论是二宝还是枇杷糖还是其他的什么,都在这里面,别吃太多。”说着叶修扬了扬手里的塑料袋们。

 

黄少天依旧狐疑地打量着叶修,最终放弃追究对方把自己这么一个病人晾在家里一个小时的事,好奇地伸手去翻起了叶修买回来的东西。动作神态都轻松自如得不像是一个生病的人,大概是黄少天其实没啥要紧事,就是喉咙说不了话而已。

 

偏偏这个是最能糊弄人的,不能说话的黄少天,想想都觉得有些凄惨,叶修心里也忍不住生起了三分同情,还有七分假惺惺。

 

“我知道你想说啥,‘艾玛不愧是我还记得买了不少你爱吃的东西,还有一大块肉’,对吧?”叶修呵呵一声,不好意思告诉他,那是故意买来,打算做好了自己吃,故意刺激黄少天的。超市这种已经腌好调料的肉,就算是叶修动手,料理起来也不会太难吃。

 

黄少天一边巴拉巴拉着检查塑料袋里的零食和食材,一边满意地点点头,在叶修脸上亲了口。

 

“行,等你病好了你就可以放心吃了。”叶修挑眉,看着黄少天瞬间变的不满的表情,反问道,“怎么,想说我心脏?我欺负人?我冷酷无情无理取闹?还是说我这么多一个人吃不完怎么也该让一些给你?”

“啧啧啧,你加油好起来,争取在我吃完之前,还是够弄点肉汤给你喝的。”他把食材从黄少天手里抢回来,一边说着一边把多余的食材放进冰柜里。

 

关上冰箱门的瞬间,叶修惊恐地发现,自己刚刚竟然无师自通,学会自觉地将黄少天要说的话也一并说了一遍。

自己竟然说了双份的话!黄少天病开始显现出发病特征了!

 

叶修忽然间万分祈愿黄少天开口说话反嘲回来,对于完全得不到回应的这种情况,叶修很是不习惯,他更习惯于把对方说的哑口无言。他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却发现黄少天正直直地盯着他,虽然依旧是一个字都没说,叶修却觉得自己遭到了性骚扰一般。那目光缠人得就差没直接变成实物黏腻上来,缠上几圈,直接把他给包成木乃伊。

 

危机感再次降临,叶修忧心忡忡,刚上抽上一根,却发现早已被自己藏好不在身上,摸也摸不到。自己刚刚那么说过,为了不再喝粥,为了能吃上肉,难保黄少天会不会用些什么禁忌的手段,好把发烧转移到自己身上来——俗称:身体接触,直接传染。

 

正这么想着,黄少天已经靠过来了,叶修正怀疑对方是不是打算动手动脚的时候,发现黄少天只是普通地靠着,额头抵在他肩膀上,手掌贴着他外露肌肤上,汲取着仅有凉气。叶修试着把手臂抽出来却抽不动,黄少天难得地表现得如此安静乖巧,而且也只是靠着,没做什么,相贴处传来黄少天熨烫的体温,让叶修一时间有些心软。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放心太早了,正抬头,发现黄少天也抬头望过来了,无声一笑,不再是眼神缠上,而是整个人缠了上来。叶修有些无语,自己居然中了这样的缓兵之计。

妈的,心软早了!

 

黄少天贴过来的身体让他觉得很热,再次动手动脚地,让自己降温却把热量都传递给了叶修,又蹭又摸的,得寸进尺地还呼上气了!叶修默默地觉得,自己这是被实体版的文字泡缠身了。

 

“吵死了你。”叶修试了好几次都挣不脱,又怒又无奈道。

 

黄少天抗议,自己明明没说话!捏着叶修的手心就贴在自己的嘴上,似乎要证明自己嘴皮子压根没动过一般,贴着贴着,就舔上了。 

 

虽然没有出一个声说一个字,叶修见黄少天呼哧呼哧颇有朝气的样子,深深觉得,他还是有点动静有点活力的好,免得自己老不习惯。

 

“你属狗吗,狗才用舌头散热。”才说完,黄少天赌气般用上了牙咬,“轻点轻点,快松手,冠军的手坏了你赔不起。”

 

靠!我也有过冠军好吗!黄少天不忿,顿时舌头和牙一并用上,变本加厉,以此来表达他暂时说不出声的抗议,将叶修的掌心肉弄得又湿又痒。虽然黄少天完全没用上力,叶修神色不变,嘴上却是痛呼连连,惹得黄少天就算知道这家伙在装,也不得不松开了手。他伸出一根手指,就要在掌心上比划写字。

 

叶修眼明手快,马上把终于脱困的手缩回来,“你不嫌脏,我都嫌。”说着抽了张纸巾擦干净了掌心的口水渍。黄少天撇来不屑的眼神,做做口型呵呵一笑。

 

‘你什么地方我没舔过,装什么装。’叶修下意识差点要把黄少天的眼神翻译读出,总算管住了自己的嘴,呵呵一笑,“不跟你一般见识。”

 

这下好了,黄少天不再缠着他。

 

可即使黄少天不再缠着他,倒是换了一个方法来表达自我,他不知道从哪拿来一个枕头,也不是安安稳稳地靠在上面或者枕在上面,翻来覆去地坐又不是,躺又不是,短短十分钟换了好几个姿势,从沙发坐到了地板,又从地板滚回了沙发,活像一条缺水而不断挣扎的鱼,叶修默默无语,不就是生个病嘛,至于这么夸张吗,要不要像个大爷一样服侍你啊?

 

叶修硬是觉得沙发被他折腾得不堪重负,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噪音。现在不只是耳根子不清净,就连看都看不下去了。黄少天用肢体语言表示,自己只是在调整坐姿而已,生病之人动作轻微,哪有什么声音发出。

 

叶修按着黄少天传达的意思心中默念了一遍,还没来得及吐槽,黄少天又开始了一副挣扎的模样了。坐他旁边都觉得这个人是来捣乱的,叶修整个人被弄得心绪不宁,坐都坐不住了。

 

“想滚就回房去。”房里有张双人床,黄少天爱怎么滚就怎么滚,况且身为病人,应该多多休息才对。叶修关了电视,推了他两把,黄少天动了两动,不小心压在遥控器上了,电视自动启动并快速切台了。

 

不管黄少天是不是故意的,叶修都快被吵死了,他深深地觉得自己需要一支烟,来慰劳自己的心灵。

 

他想让黄少天回房去,自己也好抽空摸一摸电脑,俯身去催促黄少天,却不料被拉了一把,整个人跌在对方身上。

 

好烫。这是他的第一想法,压在身上之人传来了阵阵灼热的体温,让他不由皱眉。黄少天虽然看起来依旧很有活力,可他在发烧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然而,黄少天也不像所想那般病怏怏软绵绵,叶修感受到对方强健有力的体魄,双手抱着他不放,似是想以此降温,心中更加无语。

 

都发烧了,安静点行吗?纵使叶修体温稍低于常人,也受不住被人当冰袋来用。

 

“我给你找冰袋。”

 

等叶修翻遍冰箱也找不到冰袋或者冰时,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刚刚放人这么快了。

 

好好好,知道你聪明、料事如神,知道我们家冰箱很空啥都没有,冰冻层里唯一的物品是刚刚放进去的肉,知道你发烧浑身难受想要找个低温源降温,闭嘴,别再吵了,生病了就安静点。

 

可是黄少天的确没有说话,叶修觉得自己这么自觉地就脑补出黄少天的意思,真的是整个人都不好了,好像浑身都沾染了名为黄少天的气息一样,扯下来一点,还有一团。

 

“没冰,那多喝水。”叶修也没辙了,他不是医生,凡事只能问百度,或者苏沐橙。

 

叶修亲力亲为,给黄少天倒了一杯水,盯着他喝下去,看着表,预估着大概晚饭后再吃一次药。既然黄少天发烧,自然不好吃油腻刺激的东西,他按照百度回来的知识,再加上苏沐橙的建议,准备熬粥,先把干贝泡上了。在这过程中,黄少天依旧烦人不已,甚至有变本加厉的倾向,期间多少次拉着叶修的手去探他额头,大意不过是,我难受,你快来感受。

 

感受个毛线,体温一时半会退不了,感受再多也不顶用。

 

叶修不止一次想直接糊他熊脸,然后直接干脆利落地嫌弃道:烦死了!却一次又一次地告诫自己,不行,他是你恋人,不要和病人一般见识。他开始反省黄少天平常是不是被自己宠坏了,不然为什么会觉得区区一个黄少天,竟然变得这么难应付。平常一个黄少天就够难捱的了,今天居然一个顶十个,叶修分身乏术,治不了他却也无可奈何。

 

若是黄少天知道了他心中所想,肯定又要嚷嚷一番的,什么宠坏了,自己才是一直谦让包容老叶无耻一面的那个,让步让得自己都亏大了。

 

“你不说话依旧神烦得可怕,你还是快点好起来吧。”

 

原本只是耳朵不清净,现在可是身心都受到了洗礼,五感都体会到了黄少天的烦。叶修惊觉之余,还深感佩服,原来黄少天的杀伤力还可以更进一步到这种程度。不能说话,一点都为难不了黄少天大神。

 

叶修越想,越是觉得心有余悸,“联盟居然因为你而改了禁言的规定,他们真是低估了你,殊不知不说话的你才是更烦的,还会对人动手动脚。”

 

黄少天知道这是在损他,此前他被叶修气得不止一次了,恼得他又咬上了叶修。

 

哪里会动手动脚了,要动也是只对你动好吗。黄少天的动作太露骨,叶修想假装不明白对方的意思都不行,他深深地觉得这样下去行不通,自己业务不熟,若是一下子要说双份的话,一定会缺氧累死的,多不划算。要是憋着不说,装疯卖傻浑水摸鱼也照样行不通,黄少天精得很。

 

于是他提议道:“我们来干点不用说话的事吧”


——tbc

下篇点这里


以下是基友友情提供的,配图(并不是

弱弱问一句,这种东西印成贴纸无料,会有人想要吗……

扑老叶的文字泡

—感受到了吗?

—呵呵,感受到了,你烧傻了。(等



以下是自我吐槽的废话时间,可以不看

我偷偷把名字从周更,改成了月更,有人发现了嘛?嘿嘿【嘿个头啦!

以及,我大概是拖延症晚期没救了,每次我以为战胜了拖延症,不久就又被打败了……这文真的拖了好久,从去年夏天,写到……(´•̥̥̥ω•̥̥̥`)


黄少真的是太难写了,连炖个肉,都这么费神……

下次见!!


评论(11)
热度(152)
  1. 醉意闌珊鱻-随缘月更慎fo 转载了此文字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