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之前发的被吞了,重发,再被吞我就…… (´•̥̥̥ω•̥̥̥`)


上篇点这里

本文又名:这个男人被称为神烦的原因必然是有一定道理的。(重音)

炖了半天,终于写完了,快累死我了!QAQ
黄少麻吉难写!_(:з」∠)_


————

黄少天双眼顿时亮了,不用说话的事,叶修的提议简直正中下怀。他将叶修拉扯到房间内,几乎要将人推在床上了。

 

“呵,打一场再说。”叶修弹了弹他的脑门,将一张账号卡贴上。黄少天接过一看,是一个剑客的小号,再一看,叶修已经在竞技场里开好房间,等他入场了,他用的也是一个战斗法师的小号。

 

终于,像是寻找到了宣泄口一般,文字信息顿时刷满屏幕,黄少天甚至放弃了一部分的操作,只注重防守,专心埋头打字,不管原本心底憋着什么,霎时间都爆发出来了。

 

‘我都发烧感冒喉咙痛食欲不振了,你都不关心我’‘疼的要死要死要死了身上也是酸痛的要死要死的’之类的抱怨,‘我靠你居然来这一招我不怕你看剑看剑看剑’‘哈哈哈哈哈哈,姨妈大!’的狂语,甚至还有‘哎你说今晚吃啥好,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肉,没肉只好勉为其难地吃你吧’‘唉老叶你喂我吃的药是不是过期了我怎么感觉还没好’的闲聊废话,总而言之,不管是什么内容,只要是在脑中想过半秒的,黄少天全都一股脑地倒出来了。

 

终于看到实体文字的叶修难以言喻地感到了一股舒畅,就好比憋了许久的宿便终于排出体外一样,令人感到十分清爽。

 

大概是积了一些火,再加上黄少天显然意不在此,叶修毫不留情,所有杀招都朝对方倾洒而出。小剑客被小战斗法师捅了个痛快,一场比试结束,黄少天毫不气馁,兴致满满地要求再来。

 

小剑客再次被战矛捅死。

再来。

小剑客再次被捅死。

再来。

再次被搞死。

 

……

如此反复了许多次,直到黄少天完整地把自己的生病感想报告了一遍,直到黄少天把自己想吃的菜谱打了满了屏幕,直到废话多如黄少天也暂时想不出还有什么要说的话的时候,这单方面的虐杀才停止。

 

叶修觉得很爽,而黄少天觉得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很爽。

 

“怎么样,舒服了吧?舒服了就快好起来。”连打了好几场,叶修也累了,忍不住伸了伸懒腰,半似抱怨半似叮嘱般地说道,下意识地想掏烟出来抽一根,看到对面的黄少天,愣了愣又忍住了,塞了回去。

 

虽然黄少天也很少管着他抽烟,但是他还是会尽量不在黄少天面前抽。

 

黄少天十分安静,并没有回话,叶修几乎忍不住要笑出声。他觉得自己也该差不多习惯这份安静,却再一次发现黄少天直直地盯着自己,盯了好久都没挪开视线。

 

在事情演变成充满火药味的大眼瞪小眼,甚至是漫天桃心的含情脉脉对视之前,叶修觉得自己有义务打断一下,“想干啥?”

 

这句话虽然听起来过于无力,却也是叶修所想到的最简单直接的话了。

 

黄少天不为所动,仗着自己不能说话连解释都懒得给了,一副我什么都没想干你想太多了的模样,却依旧盯着叶修不放,不管他去往哪视线都跟到哪,嘴角带着弯弯的笑,仿佛只要看着叶修就能够获得满足一样。

 

这情况,像极了平时黄少天不说话的时候。对,平常吵极了的黄少天偶尔也会安静下来,默不作声,不像是物极必反,倒像是找到了比说话更有趣的事情。安静时他内心里也许想着东西,也许在发着呆,也许只是专注地在做一件单纯的事,比如看着叶修操作游戏人物,比如看着手机QQ等待对方的回信。

 

前者叶修无意中发现过,而后者只存在于黄少天对他的单方面谈话之中。

 

这个时候的黄少天内心在想什么,叶修觉得有点难把握,似乎能猜到,似乎不能猜到。这和平时不一样,黄少天行为间没有规律,无迹可寻。

 

你要什么。

 

嘴上没有叼着烟的关系,叶修无意识地摩挲着自己的唇,看着坐在椅子上大大方方毫不闪避地看着他的黄少天。

 

许久,也许很短,他靠了过去,低头烙下了一个吻。

虽然一句话都没说,叶修隐隐约约觉得对方在期待,在等,一个吻,或者别的什么,却说不清楚自己内心是否也在期待。

 

虽然这一过程十分安静,无声无息,黄少天的双眼却噔地明亮了起来,叶修觉得自己被连带着也高兴起来,就好像被外表无害的小动物蹭过手心,那软软呼呼、毛茸茸,带着温热体温毛发轻轻拂扫,将内心最柔软的一处温柔地抚平了一般。

 

正这么想着,却一时大意被黄少天拉住,叶修突然脚下一个踉跄,以十分不妙的姿势跌进了对方怀里。黄少天没说话,分明一脸正经,或者说受宠若惊,但叶修发誓自己没错过对方嘴边的笑意。

 

跨坐在黄少天的大腿上的叶修默默在想,这样的姿势会不会显得太主动。

 

尽管他明明一直很被动,他眼前的黄少天才是罪魁祸首。而且这样真的很热,虽然知道黄少天发着烧,没想到对方现在犹如一团火,很烫人,叶修正想站起来,又被黄少天按住了,被捏了捏屁股,他无奈地只好跌坐回去。

 

叶修看了看不肯放人的黄少天,半敷衍半奖赏似的在黄少天嘴上再次一吻。他习惯性地将手指递到嘴前,却发现手指间并没有夹着烟,他失神笑了笑,又看了看黄少天,补偿似的地第三次吻下去,由浅入深渐渐汲取对方的味道。

 

不吸烟也是好的,接吻的时候方便许多。

 

趁着接吻的机会,黄少天又动手动脚起来,不知道是在花样表达我非常难受的意思,还是单纯地暗示我现在想做。

 

“不要把感冒传染给我。”叶修说,却没有多说别的,似是默认了黄少天不安分的行为。黄少天看起来很不服气,将两人贴得更紧,试图证明自己只是发烧,而发烧是不会传染的。

 

时间这种东西真能麻痹人心,叶修并不认为自己能逃过一劫,就像他会在语言上设下一个又一个的坑等着黄少天,黄少天也会给他设下一个又一个的坑,然后发挥优势等着他跳下。黄少天脸上那近似撒娇般的期待表情,是最能消磨他抵抗力的东西,等他发现这一点的时候,自己早已为黄少天破了一个又一个的首例。比如洗碗,比如做饭,还比如冰爽贴。

 

而且仔细想想,都被这个人烦了一整个早上,身心俱疲,不得安宁,无法清净,不管是耐心还是脾气都被磨得没了,既然大半天都这么熬过来了,继续忍下去好像也没什么,现在才来后悔自己太过迁就是不是有点亏。

 

况且,这也能避免给对方一个理由,一个在病好之后算账的借口,并不是指黄少天小气,而是身为机遇主义者的他绝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而叶修以外地发现自己对此……有些……心虚。这很不对,黄少天的借口是站不住脚的,但叶修就是心里有些发虚,而且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这么虚。

 

正想着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的时候,黄少天老早动手了。

 

动手这这个说辞并不完全正确,他动的主要是口,在叶修侧肩上轻轻咬着,磨着牙,留下满意的痕迹,然后才是将手伸入叶修衣内。

 

黄少天体温很高,掌心的温度比皮肤传来的感觉还要高,那双手在背部走动,又不紧不慢地勒住自己,叶修觉得自己要被烫伤了一样,却没有让黄少天停下来,他亲吻上了黄少天的唇。

 

通常叶修这么做是为了堵住黄少天的嘴,一半是因为黄少天太烦,一半是避免因听到什么话而扫兴,当然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黄少天很烦,而如今剥去那些想法目的之后,剩下的只是单纯地想做的念头。黄少天的双唇柔软湿润,温热的舌头不断地引导着叶修,将对方的呻吟堵在了嘴里。

 

叶修并不是不想要,相反,他不讨厌这些事,反而有点喜欢,如果黄少天在床上不那么吵的话。但他心中仍有忧虑,黄少天看起来精神可佳,但不确定有没有足够体力来做这些事,他不想事后还要照顾一名重病号。

 

大概也只有自己主动点,才能不给对方增加负担。叶修试着提议到床上去方便一点,一边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善良体贴了。

 

虽然体力向来不是叶修该关心的事,他更应该担心自己,尤其是黄少天十分难缠,且得手后不轻易放人。

 

黄少天专心地弄起叶修胸前的两粒凸起,舔舐其中一边,指尖轻轻搓弄着另一边,不作回答,看起来就像是专注于猎物的猛兽,不受其他干扰。

 

也太安静了吧,耳边只有自己喘气的声音,还有两人身下椅子吱呀吱呀的声音,叶修也没和说不出声的黄少天说什么,只是觉得这样下去有点不太好。自己已经把黄少天满满当当的垃圾话当做了情趣的一种,现在居然有点不适应了,太糟糕。

 

说黄少天是头野兽,有的时候他确实很像,无关野性直觉,也无关行事外表,只和攻击力有关,他绝不是什么温顺的动物。但不管是什么,此刻都收起了利爪,叶修可以把这头小兽逗得炸毛,却没法让对方亮出尖齿与利爪来反过来对付他。

 

黄少天稍微用力,叶修吃痛地吸了口气,呼道:“轻点。”

 

叶修无语地反省自己不应该这么早妄下定论的,什么不叫不会反过来对付自己,马上就被咬了,指甲也刮得他有些疼,叶修略有不忿地想到,这打脸也太快了吧,黄少天的爪牙仍旧不分轻重地抓咬着自己,甚至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故意的。


避免和谐点这里


叶修感觉自己被煎羊排一样地对待,正面煎完反面煎,从三成熟煎到七成熟,再到煎得他完全失去力气,连手指都动弹不得了,最后晕晕沉沉地失去了意识。


————fin

暂时到此为止!虽然感觉还没完还有互相照顾什么的,不过肉的话到这里收尾差不多了ww

这样应该不会被吞了吧……?

各位读者大爷吃了肉,能不能,赏脸留个评嘛QUQ


评论(17)
热度(141)
  1. 醉意闌珊鱻-随缘月更慎fo 转载了此文字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