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本文收录于黄叶突发本《Sugar》中!妖都O首发,天窗地址点我

不来一发吗(*/ω\*) 封面想做烫银但是木有钱……呜呜_(:з」∠)_

————————

 

洗碗这事完全是被逼的。

 

这么多年来带大苏沐橙都没法让自己做到的事,在两人同居的一个星期后就被彻底改造成功了,叶修也是很佩服自己的。

 

他也很佩服黄少天,居然还有上那么一两个不是蛋炒饭,蛋炒番茄这类的拿手好菜,不知道该感慨不愧是G市人,还是该感慨蓝雨出身就是不一样,女子力都靠自己掌握。

 

在事情演变成两人轮流洗碗做饭之前,事情是这样的。

 

人是要吃饭的,而且是一天三餐地吃,不吃就会饿,饿了就必须要吃。这句话说起来像绕口令一样,而且听起来逻辑死光了,但它很有道理。

 

作为职业选手,广义来说就是作为宅男这种生物,无论是叶修还是黄少天,都是不会下厨的,于是他们需要别的手段来获取食物,不外乎就是泡面加外卖。

 

叶修偏爱方便面,理由是方便快捷,物美价廉,三分钟即可食用,口味丰富,任君选择,还可以自由添加榨菜或者火腿,兼不用洗碗。但是这种东西,黄少天鄙视到死。

 

既然泡面油炸不健康还容易上火,那我们来看看外卖。7块钱两素一荤,白饭任添,送一碗例汤,虽然味道像加了盐的刷锅水,但好歹是有饭有菜有肉又有汤,楼下就有,15分钟送上门,同样物美价廉,也不用洗碗。但是这种东西,黄少天依然鄙视到死。

 

不要怪黄少天口味挑剔,G市人,是这样的啦。

 

在黄少天看来,吃饭这种事,就算不选些星级酒店,不选那些名气饭馆,起码也要选有口碑的大排档。除了味道要过得去,卫生要过得去,装修要过得去,价钱也要过得去。只要吃得高兴吃得舒服,钱不是问题,以黄少天的收入来说,天天下馆子简直不能称之为消费,也就差不多每天路过地铁口时随便给哪个乞丐一两个硬币的水平。

 

叶修不乐意了。

 

虽然是富家子弟出身,但是熬了十来年贫苦生活的叶修,得过且过习惯了,平常的吃穿都是普通就好,合适就行,绝对不会铺张浪费。于是他看到黄少天大手大脚地乱花钱时,下意识就觉得这没必要,就算花的钱是黄少天的,他也忍不住想说两句。

 

次数多了,黄少天就觉得好笑,叶修还是挺会打算蛮贤惠的,淡定地表示我花得起你不要急,叶修冷静表示我现在也是有钱的人了,但浪费依然是不好的。

 

“不愧是的朕的爱妃,贤内助,管家婆,不管是操作意识还是花钱控制都异于常人的——叶修大神!”

 

“过奖,以后还是叫外卖吧。”

 

“外卖不好吃,不卫生,不健康,而且我怕地沟油,据说那个东西杀精,不好,还怕味精,据说那个东西也杀精,不好,我这是在为你着想,怕影响我们的和谐生活嘛。”

 

这都能和性福生活扯上关系,面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黄少天,叶修无语了。这么挑剔,饿死你算了。但是黄少天有钱任性,所以两人过着有时泡面,有时外卖,有时下馆子的三餐生活。

 

黄少天这么多年在蓝雨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不用问了,他就是看中了蓝雨的饭堂才会选了这么个和尚庙的。

虽然偷偷摸摸和叶修勾搭上后,关系还没确定他就不再关心有没有女队友这个事了,而且这还可以省去叶修可能会吃醋的部分。(不,叶修并不会为女队员存在与否这种小事吃醋。)

 

为什么蓝雨的饭堂那么好吃?这就说来话长了,要从蓝雨俱乐部的建立说起,蓝雨的老板人缘很好,除了会投资之外,还很会吃……总之这里有一句话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老板是G市人,是这样的啦。

 

时间久了,这种时而泡面时而外卖时而饭馆的生活实在是太……无法形容了,黄少天觉得是缺少一种家的味道,叶修觉得是下馆子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很浪费,随后不得不同意黄少天说得对。

 

最终两人还是妥协了,轮流煮饭吧。

 

叶修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做饭他是真的不会,米饭是有时偏烂有时偏干的程度,勉强学了手番茄炒蛋,炒蛋,水煮蛋,除此之外没有了。

 

黄少天比他好上那么一些,除了蛋炒饭,蛋炒番茄,蛋炒一切食物之外,他还会那么一两道G市代表菜式,比如白切鸡什么的。

 

至于黄少天为什么会白切鸡这道菜呢?G市人嘛,是这样的啦。

 

在做出以上决定的那天,是这样发展的——两人虽然妥协了,但是没怎么下过厨房的两人,在决定谁先煮饭这个问题上,采取了猜拳的方式。

 

黄少天输了。

 

在叶修兴高采烈万分的时候,黄少天默默地飘来一句,我煮饭,你洗碗。

 

叶修点烟中的手僵硬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但自知没有理由借口推却的叶修,最终还是以PK一场的代价,让输赢决定谁来洗碗。

 

很不幸,还是他来洗。

 

于是在正式能吃得上饭之前,叶修就站在厨房门口哪儿都不去,一个劲地看着黄少天忙前忙后,还装模作样地说道,哎你要是不行,求求我,我或许能搭两把手呢。

 

黄少天立马道我求!我为什么不求!我立马就求!洗东西都交给你了,洗米煲饭去吧,这些东西我来就好我来就好,爱妃如此贤惠朕甚为欣慰。

 

于是乎叶修看好戏的打算落空了,乖乖淘米然后扔进锅里,随后又在黄少天得寸进尺的要求之下,敷衍地洗了把菜。

 

白切鸡这看起来不明觉厉的菜也不知道黄少天是怎么做出来的,好像买一只宰好的鸡,同样扔进锅里煮煮煮,熟了捞出来切切切,摆上盘子就能变得好吃似的。相比之下,洗好的青菜是如何在锅里炒熟,炒得发黄,变得有些焦的过程,叶修倒是一秒不落地观察了一遍。

 

这根本没办法比外卖更健康啊,叶修看着两个卖相糟糕的菜默默在心中鄙视。

 

光看外表,叶修就觉得白切鸡这玩意不好吃,不只是黄少天刀工不好切得难看的缘故,还因为这道菜看起来很白,没啥油水,看起来比旁边一盘被炒得有些蔫黄的青菜还要素。他夹起一块,蘸了酱油,吃进嘴里,停住碗筷,细细品味。

 

这玩意居然能吃,味道还成!

 

叶修十分意外,原以为无论黄少天再怎么折腾那只鸡,顶多也就比自己好一丁点儿,厨艺天赋是天生的,两人水平肯定不会相差太远,这是身为宅男的直觉。结果这味道居然能让他觉得比外卖还好,光意外一词并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

 

他抬头瞄了眼黄少天,试图发现对方的破绽,结果黄少天轻飘飘一句话,差点让叶修良好的涵养给弄没了。

 

“系咁噶啦,好出奇啊?”

 

别以为飚粤语很了不起,我讲杭州话你又听得懂吗?!叶修不忿地扒饭,在尝了一口太咸而且有点焦的青菜之后,心理瞬间恢复了平衡。

 

原来G市人基因并没有那么无所不能嘛,也只有白切鸡一道菜过得去,其他该糟糕的依旧十分糟糕,差点以为发现了黄少天的什么隐藏技能树,叶修总算松了口气。宅男不以不会做饭为耻,但是如果家里就你一个人不会做饭,从而导致每次都是你洗碗,那就不太妙了。

 

叶修按照自己的口味在酱油里加了许多糖,成功地把黄少天给腻得干脆不蘸酱直接吃,顺带吐槽杭州人吃得太甜太重口味。两人吃到最后,青菜基本没人碰,白切鸡就剩了几块骨头和肥肥的油脂。

 

轮到叶修洗碗的时候,黄少天双手交叉在胸前,老神在在地站在厨房门口,哼着歌儿,在叶修敷衍地刷两下的时候连忙指导,这儿不行,那儿还油得很呢,这个得刷一遍再过水,等会儿等会儿你这水应该扭大一点……说的叶修以为自己洗的不是两个碟子加两个碗,而是整个碗柜的碗碟筷子都让自己给承包了似的。

 

虽然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是两位这样互相较劲会不会幼稚了一些,你们还以为自己是初中生吗。

 

最后叶修被烦得连两个碗都洗不安心,以餐后水果甜点都是下厨的负责为由,把黄少天赶出了厨房,安安心心地去削皮切块。

 

其实除了被烦到不行外,还有一半原因是叶修有些心虚。他就从来没洗过碗,打小在家的时候不需要,逃家出来不需要,进了嘉世更不需要,给兴欣当网管的时候同样不需要——陈果很自觉,也不愿给叶修的双手增加任何形式的负担。

 

他刷碗的确刷的很心不在焉,过完水之后,虽然外表看不出,但摸起来还有些滑腻的感觉,但是叶修把碗碟堆叠好,看起来就干干净净的了,等黄少天发现的时候,就是另一场PK分胜负的时刻了。

 

叶修暗自下定决心,下次以洗碗做赌注PK时一定不能输。

可惜他的算盘打得再好,也比不过黄少天的计划。

 

晚餐很简单,黄少天试着炒了个青菜炒肉片,怕不熟,青菜很晚才下,又怕太咸,盐只放了一点点。然后还有一份熟食,是黄少天在附近烧腊店斩回来的烧鹅。

 

餐具还是中午的那两个盘子,那两个碗。叶修十分诧异,为什么不直接从消毒柜拿新的,黄少天慢悠悠地看了他一眼,十分诚恳地说,一天只用一个碗,堆积下来能省好多碗,消毒就不需要那么频繁了,这样能节省消毒的次数,从而节省电量,更加绿色,更加环保。

 

东拉西扯胡说八道的时候黄少天最爱在环保方面做做文章,面对黄少天的诡辩,叶修也被绕得头痛了,只好岔开话题问起了另一件事。

 

“你记得哪个是你用过的么?”

 

“你和我还分什么彼此,就算我不小心用了你的碗也不过是间接接吻而已,直接接吻都做过了你还在意什么间接接吻,如果你想来直接接吻的话,吃完饭我们有的是时间。”

 

我在意的不是间接接吻,而是中午没洗干净的油啊!

 

明明在外下馆子的时候从来没想过那么多,叫外卖时也没考虑过饭盒干不干净,但是在这碗被自己经手过后,被黄少天各种强调过后,叶修偏偏就在意起来了。此时的他,已经失去了用手上这个碗去盛饭并食用的勇气了。

 

他忽然发现黄少天拿到碗之后并没有立刻使用,而是用开水烫了一遍。

叶修感到有些心虚,莫非是中午洗的不够干净,被嫌弃了,干脆现在再洗一洗?

 

“G市人的习惯,餐具用前烫一烫,是这样的啦。”发现叶修看着自己,黄少天自顾自地解释道,“冬麦冬麦。”

 

行行行,你G市人你大晒,什么都是你说了算。

 

叶修根本不是在意,而是想也烫一烫消毒一下手上的碗,他厚着脸皮拿起热水壶,也学着黄少天把碗烫了一遍。烫完还有一丢丢的心虚,万一下次——说的是万一,输了PK不得不继续洗碗的话,还是认真点把碗刷干净吧。

 

他忽然觉得,其实天天下馆子也没什么的,真的,只要不用洗碗那都不是事。但听到黄少天说明天轮到他试着下厨,黄少天洗碗的时候,叶修又觉得这样试试看没有损失,好像也不错。

 

晚餐自然不怎么好吃,青菜太生了咬起来还有些硬硬的,盐太少吃起来几乎没味道,两个人几乎是抢一般地扫完那盒烧鹅,再东挑西拣地对那盘青菜炒肉片下手,到最后,黄少天炒得菜还剩下很多。

 

叶修轻描淡写地嘲了一句,黄少天像被刺激到的小学生一样一口气用白饭就了大半碟菜,最后回敬道:“期待你明天的成果。”

 

叶修顿时哑口无言,面无表情地放下碗筷,并在当晚万分紧急地敲了苏沐橙的QQ,让对方连电视剧都没看在陪他研究菜谱。

 

黄少天知道他的小动作,也没点明,只是笑眯眯地提示道:“番茄炒蛋,番茄炒番茄还有蛋炒饭这种低级货就不要拿上来了,来几道地道的杭州菜怎么样?”

 

然后事情开始往奇怪,却也算是预料之中的方向发展而去。

 

这事说复杂也不复杂,说简单也不简单,但不管什么事都要经过这样来那样去的步奏,于是乎,轮流煮饭,并轮流洗碗的规矩就这么维持了下来。

 

但总得来说有句话没说错,一切都是黄少天逼得。


————fin

不小心黑了一把G市人2333333…我奏是喜欢吃白切鸡的G市人(你

咳咳,我喜欢子华!系啦定理和好啊定理都好好笑哦(全称是系咁噶啦定理和好出奇啊?定理)

虽然这个和本文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啦òωó

PS:不懂杭州话真的好可惜啊,真想让老叶也说两句,把黄少呛回去(*/ω\*)

评论(17)
热度(119)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