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泳池play傻白甜一发完结!

顺便提醒一下……预售到30号8点截止,包括场贩的预售
往后只算普通的通贩


——

Summer War

 

炎热是夏天最大的敌人。

 

对于体温偏高,一年四季手心都是暖呼呼的黄少天来说,最难捱不过是酷暑了。

 

而消暑的最好办法,就是找个凉快的地方歇歇。而黄少天有个更快捷的方法,根据热量传递的定律,只要把多余的热量转移到较低温度的物体上就行了,树荫和有冷气的小店不是经常有,体温较低的人身边倒是时常有一个。

 

于是乎就轮到叶修倒起了霉。

 

倒不如说是风水轮流转,冬天天冷的时候,体温时常偏低的叶修爱往体温高的黄少天身上凑,黄少天老爱说去去去,冷冰冰的有啥好凑过来的,蹭来蹭去的又没啥香味,都要被你蹭出冷气了。叶修总是懒洋洋地呵呵回道,天冷,借点暖,别那么小气。

 

黄少天那能是小气吗,却被叶修说的无法拒绝,硬生生地受着叶修靠过来的凉气。他既无法无法推开对方,也无法拉出脖子后那双冰冷的手,只能又气又无奈地说,我可要收很多很多利息的你敢赖账就死定了,接着抱怨道叶修多么地冰多么地冻人,连带着自己都要冷到起鸡皮了。

 

可叶修倒是实打实地记得,黄少天的掌心一直是暖的。

 

现在叶修反而觉得,就算还记得这笔账也的确要死了,必须死得很彻底。虽然他的体温确实比黄少天低上不少,但炎夏他自然也会感到热,再加上黄少天这个热源靠过来,更是热得不行,几乎要升天了。

 

啧啧,亏了。叶修默默地想到,自己何尝不是一样推不开身上的黄少天,拉不开那有着滚烫的掌心温度的双手。既然如此,当初就没必要答应什么利息不利息的,反正最后还是会变成这个样子,白应许了那些叶修在冬天里硬着头皮答应的条件了。

 

不就是缺个暖水袋嘛,就差点和卖身求暖差不多了。

 

这还不止,还要卖身到夏天。

 

这下子就轮到了黄少天没啥精神地说,我需要一块冰霜贴,然后懒洋洋地贴上了叶修,动作熟练,行云流水得和他当初做的相差无几。

 

叶修猛然发现,自己,搞不好,也许,被黄少天故意坑了一把,也说不定。

而且他坚决不承认是因为被那张撒娇的帅脸迷惑住,才导致警觉性下降的。心脏了这么久终于晚节不保,还是失在这个话唠手里,真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

 

醒悟已经晚了,叶修尝试了一下围魏救赵,但是无论是在兴欣,还是在蓝雨,还是在假期间两人合租的公寓里,过度开启空调总会被黄少天说,说什么要环保要节约用电还要多寻求绿色天然的降温源。

 

身为宅男的叶修想了想,想了想,又想了想,想到的也只有游泳池,游泳池,还有游泳池。

 

不喜欢人挤人的叶修PASS了逛商场的选项,没怎么看过电影的他也同样没想起来电影院的惊人冷气,天天去酒店餐厅下馆子也不是个办法,那就只能更直接点了,泡冷水吧。

 

洗洗刷刷,清凉一夏。

 

这会是个很好的主意,叶修无所谓,反正在家洗冷水澡也是差不多一个效果。到时候,黄少天肯定会去和水做个亲密的接触,然后战个痛快,很快就会忘记他这个苦逼来陪玩的冰爽贴的。

 

于是叶修颇有兴致地提出建议,黄少天惊讶于叶修的积极,同样也认为跑去玩水是个很好的消暑办法。黄少天的目标原本是水上乐园,地方大花样多,玩起来足够爽,却被叶修十分艰难地劝服了,最后只好一切从简。

 

夏日午后,是属于休闲的时光。

准备齐全后,两人前往楼下小区的游泳池。

 

现在虽然天气越来越热,严格来说却还不算进入了夏天,泳池才刚开放,并没有很多人来消暑,毕竟家里有空调,懒得出门的人也不少,只有两三名老顾客早早地进场练习。

 

大部分人正在享受着饭后休息,阳光也刚从最毒辣渐渐向较为温和转去。这种时候也不会有人出出入入,小区里很安静,零零稀稀有些夏蝉的鸣音,而泳池里,则有三两个人安安静静地游着。

 

离开了电脑,叶修开始犯困。

或许留在家里劝服黄少天多开空调,多吹风扇的主意会比这个更好,他忍不住想,并觉得游泳池是个很无趣,很耗费体力,使人感到困乏的地方。

 

黄少天高兴的下水,头顶着泳镜还没戴上,看着岸上的叶修,不断地怂恿对方快点下来。叶修赤着脚走在泳池边缘,就是不愿下水。他身上还穿着短裤和宽松的短袖衬衣,早在更衣室里黄少天动手动脚的时候,那一排纽扣被扯开了许多,胸前坦荡荡的一片。这搭配怎么看的确不是适合下水游泳的装扮,叶修故意没把泳裤带上,并以这个为借口拒绝了黄少天,在旁边找了个躺椅坐下,远远地看着黄少天在玩水。

 

泳池说不上小,越往里去水深越高,旁边还有个小半圈的儿童池。儿童池叶修当然没去过,但他猜那边应该连一米深都没有。

 

真希望黄少天放弃了对儿童池的主意,叶修有些担心,并决定万一发生意外时就装作不认识对方。因为刚刚黄少天说了,儿童池一个人都没有,这个时候进去的话,感觉一定就像包了场一样。叶修忍着没有回一句‘你多大了还包儿童池’。

 

好在黄少天看起来在大池适应的不错,痛快地游了几圈。

 

成年人不像孩童那般玩心重,除了黄少天叶修两人外也就只有三个人,他们不会在池中戏水玩耍,气氛十分和谐,而这一宁静渐渐地被黄少天制造出来的哗哗水声打破。泳池水面偶尔划开的几朵水花,整个池子在阳光照耀之下显得波光粼粼。

 

而黄少天则是在这光芒中不可忽视的存在,自由,年轻,耀眼。

 

叶修下意识地眯起了眼,忽然觉得游泳池也并没有那么糟糕,尽管他仍是不想下水,只想当个安静的美男子,拒绝湿身。

 

大概是靠近水源,又有巨大的遮阳伞的缘故,叶修感觉不是很热,他看看游得正欢的黄少天,看看附近的绿化带,看看天看看地,感到了一丝的惬意。对叶修来说,电脑,或者说荣耀显然更有吸引力,但是牺牲一小部分的荣耀时间来享受这样的生活似乎也很不错,只要黄少天不再热乎乎地蹭过来,小小牺牲都是值得的。

 

而他几乎要在这种环境下睡着了,是黄少天的嚷嚷声让他保持了清醒。黄少天已经吵了很久,非要叶修也一起下水,不下水也要在这池边走一走,靠在边上划划水湿湿脚。

 

躺下后叶修一直处于半困半醒的状态,一直感觉有声音在耳边回响,而这噪音有一半是由自己名字构成的,叶修无语了,只能在心里默默感慨黄少天真烦,连好好地睡个觉都睡不成,想了想,又觉得这吐槽毫无意义,黄少天的烦他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行了行了服了你了啊,叶修敷衍地应着。他想,反正就过去一下,很快就结束了,到时候他就可以安心地躺在椅子上对黄少天的叫囔充耳不闻,等黄少天游累了,两个人一起回家,叶修正好恢复了足够的精力可以继续面对他的电脑。

 

叶修靠近了泳池,只一秒就因烈日而皱起了眉头,“我已经过来了啊,我要回去了。”

 

可惜他估计错误,黄少天并不是真的想他过来一下就好,而是得寸进尺道:“诶等等你等等啊老叶,才一秒就回去了怎么行,蹲下来蹲下来感受一下,感受一下这个泳池这个水温这个水花这个水……我保证不向你泼水!”他在看到叶修一脸警惕之后立马改口道。

 

大概是黄少天的态度很果断坚决,叶修有些信了。他在池边上蹲了下来,正准备借着身形避开救生员的目光,拿出烟和火机抽上一根,手还没掏进口袋里,黄少天拉着他的衣领就是一扯,叶修脚下一滑地跌进了泳池之中。

 

这几乎是眨眼就发生的事,泳池顿时水花扑腾,叶修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将要被呛到,而喝上几口水是在所难免的事。但是他又一次估计错误了,在他张大嘴想要起来大吸一口气时,却感觉到有人压上来,堵住了他的嘴,不分场合地亲了起来。

 

正当他想着该不会要这样缠绵下去直到缺氧的时候,一股气传了过来。呼吸被对方掌控着,叶修也没办法,不管别的也主动起来。

 

吻渐渐加深,有一双手捧住了他的脸。叶修知道这是黄少天的手,大概是在水里浸泡久了,那双手的触感和平常的不一样,间隙中有水流经过,相贴的地方传来比水温略高一些的温度,叶修在水中睁不开眼,但是他知道对方是怎样的表情。

 

得意什么,不是我让着你,真的当我大意让你得了手么……叶修迷迷糊糊地想着,水底里很安静,听不到声音,只感觉到黄少天的手和唇,和那不安分的舌头。

 

他闭着双眼,却不是完全的黑暗一片,似乎有些波光在眼皮上闪来闪去,让他好几次忍不住想睁开双眼,想看看眼前的景,想看看眼前的人,却又无奈地压下这个念头。水很冷,却被烈阳晒得似乎有些暖呼呼,除了刚下水时的那一激灵,没有任何地不适。

 

反正这池子淹不了人,顶多就待会骂骂少天几句吧……

不知道烟弄湿了没,打火机湿了还能用么。

还消什么暑,这样下去想不上火都难吧。

……

 

黄少天似乎发现了叶修分心,吻得更加用心用力,舌头缠得更紧,把叶修搅得没多余的心思去想其他事情,连想去捞烟的手也停了下来。

 

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叶修被吻得有些恍惚,空气自由地从胸腔到另一个胸腔中来回,渐渐地氧气就不够消耗了。他不得不抓住脸上一边的手,捏了捏,示意对方快些松开自己。

 

一旁的救生员刚发现这里不对劲,就立马跑过来了,可惜黄少天时间拿捏的准,人刚跑到这一边上,两人就分开了,总算从水里冒出来。叶修一边抹开脸上的水痕,一边喘着气,看样子还有些惊魂不定。

 

“怎么了?没事吧?怎么就突然掉进水里了呢。”救生员关心地问道。

 

被突然这么问,叶修心虚地低下头,装作脸上的水太多,抹也抹不干似的不停地抹着,还顺手挤干了头发里的水份,就是不说话,等着看黄少天这个始作俑者有什么好解释的。

 

黄少天朝叶修投去得意的一瞥,对救生员善意地笑了笑,解释道:“老叶他刚刚太不小心,烟和打火机都掉进泳池里了,想捞上来却没想到把自己摔进来了,没啥大事,反正天又热又弄湿了衣服,你就干脆让他这么游着吧,钱晚点补上。”

 

救生员也是这小区里的,见过黄少天和叶修几面,算得上半个熟人,看他们两人也没啥事,笑着应好,反复叮嘱一定要小心,便走开了。

 

见人走了,叶修才把头转去盯着黄少天,看到水面上漂浮的烟盒和浮浮沉沉的打火机之后又皱起了眉头。

 

黄少天眼明手快,马上帮他捞起来,递到叶修眼前,一副赔罪的模样,但是眼睛里却是掩不住的得意,叶修顿时有些气结,装得这么明显这么嚣张,是觉得我搞不定你是吧?

 

但是到底该怎么办……叶修也没辙,把对方扯下水拉回来?不说黄少天现在就在水里了,搞不好若是直接和黄少天说了,他还会兴奋地上岸等着叶修动手也说不定。要不,以拒绝对方的一切PK邀请作为惩罚?可是这些黄少天不是老早习惯了吗,对他来说不痛不痒,不见得有用。那么要黄少天负责洗菜煮饭?负责买菜洗碗洗衫晾衫修理电视生孩子带孩子……等等,我在想些什么,这种事根本不管用。

 

想了半天,叶修彻底没辙了,看着黄少天,凉凉地说道:“给我买个打火机,赔我两包中华。”

 

黄少天连掩饰都懒得掩饰了,笑得肆意张扬,点头如捣蒜。

 

叶修再次抹了一把流到眼皮上的水痕,补充道:“每月两包,软的。”

 

“噗嗤——”

 

叶修无动于衷地看着对方,黄少天几乎是忍不住要笑了出来,捂着嘴拼命忍着,双肩分明在抖动,最后点了点头。

 

“再笑,每周两包。”其实他不是一定要抽这个,也不是一点要这么多,但是叶修就想驳斥一下黄少天的气焰,不想看到黄少天得寸进尺得意忘形的模样。

 

虽然很想继续把话茬接下去,但是想想对方有可能以不把烟买回来就不继续说话不理他为要挟,黄少天只好无奈地收敛且收声,乖乖地严肃着脸不笑了,起码,看起来是这样,而且无可挑剔。

 

反正都湿身了,叶修放弃了挣扎,乖乖地脱下湿水后更显单薄的外套,搭在了池边,低头看了看自己宽松的沙滩裤,果断起抬起头不去管它。这样就好,谁知道脱了之后黄少天会不会做些什么。

 

想到刚刚那个仓促却热情的吻,叶修无意识地摸了摸嘴唇,开始心疼起自己那包沾湿了的烟。

 

“哎老叶,你要不要我帮你脱个衣服,泡在水里你可能不觉得,一起身你就会发现这衣服吸满了水很重的,在水里游也游不快,虽然你也不怎么会游,哎哎你自己脱了啊……好吧,那裤子你要不要也一起脱了我帮你很快的!唔,你怎么沉下去了,光泡着也不好玩啊,来打水仗吧,要不浮冬瓜?难得都下水了你倒是动一动啊,游一游啊,不是……我没有说你不会游泳,只是说你不怎么会,但是陪我玩玩水的话这种程度也足够了,而且,就算你不怎么会游也很好办啊,我来教你,我教你也很快很方便很给力很迅速,只要你——噗——你、你,老叶你我了个去刚刚说的你听到没!”

 

黄少天的话从刚刚开始就没停过,见叶修不理他,就自顾自地说个不停。见自献殷勤失败后,叶修也不打算脱裤就接着寻找话题,结果叶修这人就直接泡水里了,靠在岸边,只剩一个头在水面上。

 

这可和自己的计划相差太远,黄少天心里想着办法,嘴上也没停,念叨了半天叶修还是毫无动静,这才开始感到了一丝心急,只好更加地怂恿叶修玩水。

 

糟糕,再这样说下去好像要缺氧了。

他又望向了叶修的方向,用充满希望的眼神。

 

叶修刚刚进水时的激灵清醒又渐渐地这魔音给磨没了,变得昏昏欲睡起来,何况被这水包围着很凉很舒服,除了头顶太阳过于猛烈,一切都非常好。

 

除了黄少天那从未间断过的话。

 

黄少天的话一直在耳边絮絮叨叨,叶修一直不为所动。呵,吵什么吵,刚刚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眨眼就抛脑后了,拉拉扯扯的烟都被你弄掉了,诓人下水就下水吧,还动手动口的干什么,下水不是为了消暑,难不成是为了锻炼肺活量么。

 

眼前的黄少天渐渐靠近了,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吵,对方的眼神越来越火热明亮,叶修鬼使神差地朝那张脸上泼去了水,收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

 

就这样。

“噗——你、你,老叶你我了个去刚刚说的你听到没!!”毫无防备的黄少天就被泼了个正着。

 

就算被泼得满脸水,就算黄少天怕不小心把水喝下连忙呸了几口,也丝毫没影响到他的中气十足和连贯。

 

叶修总算感到一丝满意,呵呵一笑,继续拍着水花溅去,“你知不知道我刚刚快被你吓死了,学坏了啊,少天。”

 

“这哪成,逗我吧你,你不是还会游泳吗,我不是还在这里吗,我不是稳稳地接住你了吗,再说了,这边池子这么浅也淹不死人啊,你敢说你被淹到你不丢人啊?”黄少天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丝毫没有反省那一下太突然,也没有想过吻得太久氧气消耗太多让叶修差点喘不过气的问题。

 

和黄少天讲道理是非常无力的……叶修都习惯了,不再这问题上深究,干脆利落地‘啪’一声,水花再次朝黄少天溅射而去。

 

黄少天再次大意被泼了个正着,摸干脸上的水后,正好看到了叶修嘲讽的表情。

 

“呵呵。”

 

“我靠老叶你偷袭不要脸啊!要不要脸啊!要脸不要啊!”

 

贞操和脸到底要哪个,叶修觉得这个答案根本想都不用想,他十分怀疑要是让黄少天再一次近身就会再次经历刚刚的那个‘惊喜’。

 

其实黄少天不过是想让叶修也下水玩一玩,而现在目的差不多达成了一半。

 

然而叶修不会那么轻易让黄少天得逞的,虽然两个大男人在这里打水仗有些幼稚过头的嫌疑,但怎么说也比沉入水中深吻来得好得多。

 

一次两次倒好,多了会让人生疑的,显而易见黄少天并不会满足于一次两次那么简单。不过是简简单单的消暑活动,怎么黄少天就能搞出这么多的花样?叶修实在是不想把事情弄得太过复杂,从而造成骇人听闻惹人注目的神展开,导致在小区里进出都被人指指点点,甚至被联盟那群职业选手们八卦到……

 

他还为黄少天先暂后奏的那一手而微愠,打起水花来自然也毫不留情。

 

黄少天笑着侧身躲开水花,回敬道:“老叶,你说不过我也别动手啊,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我明白了,你是觉得没有我这么君子,所以只好先动手了对不对?”

 

又一抔水花。

 

“对你动口,那我不是很吃亏?”毕竟黄少天真的太吵了,就算不出声,也依然令人费神费力费氧气,尤其是氧气。

 

黄少天也不还击,只是普通地躲着,后来叶修泼的次数多了,干脆把泳镜给戴上了,总算是不需要背对着叶修。

 

激烈的水花再也迷不住他的双眼,黄少天顶着攻击往叶修涌去,体力的差距就在这时体验出来了,黄少天就像一条滑溜的鱼,猛地窜上去,拉着叶修就将两人沉进水里。叶修只感到向后一倾,失去了重心,然后就不得不闭上了眼睛跌进了水里。

 

又来了。

 

叶修感到有些恼怒,黄少天的乱来似乎不经过大脑思考,总是在他没注意到的瞬间发起进攻,出其不意,防不胜防。他本以为远离了赛场远离了荣耀的黄少天能够安分一点,然而却依旧如此,风格不曾改变,场上场下表现一致。

 

虽然毫无准备,这个吻却不像预料中那样充满磕碰的吃痛,叶修本以为自己会被水呛到,却准确地被黄少天吻住,以为鼻子会不小心灌进泳池的水,却早早地被黄少天捏住,以为自己失去重心会摔得难看,却被黄少天稳稳扣住。

 

黄少天的吻技好不好倒很难评价,但最起码叶修不讨厌这个。除了这是在公共的泳池里,两人几乎赤身裸体地相贴这一点外,没什么可挑剔的了。

 

要说自己对黄少天不设防,可他的确是一直在警戒着对方的举动;要说黄少天的机会主义者风格犀利,不见得PK场上也让自己如此频繁地着了道。

 

叶修努力地想要寻回主动,要是这么轻易地就被黄少天坑了,叶修也就称不上心脏大师了,他有足够的自信找回场子,然而叶修水性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好,他努力挣扎了一下,挣扎不开,反倒觉得氧气有些不足了。

 

终于,在叶修缺氧头晕之前黄少天放开了他,扶着叶修背部,两人同时浮出水面换气,叶修还拍着胸膛深呼吸。

 

好在黄少天还知道不能被人看见要收敛,早就把抱的姿势改为握住叶修双肩,摇了摇。他手劲很稳,叶修被晃了一下,差点脱口而出‘你这是要检测我的肺活量极限么’。

 

“这个叫浮冬瓜。”黄少天笑了笑,难得简洁地说道。

 

“你家冬瓜长这样啊?”叶修顺完了气,没好气地反问道。

 

“好玩吧?再来一次吧?这一次久一点怎么样?来来来我教你秘诀就是下沉之前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就可以支持很久很久很久了。”

 

叶修不说话,默默打量着黄少天,黄少天的表情从雀跃万分,渐渐变成了疑惑,再到防备,他果断地松开了手,十分警戒地问道:“你想干什么?我可警告你啊,光天化日之下,你可不能做出调戏良家妇男的行为,荣耀女神is watching you啊!你知道吗!”

 

叶修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本来该紧张提防的是自己才对,黄少天这么打岔,他却也生不起什么责备的心思了。

 

“再来一次可以,这个要没收。”他扬了扬从黄少天那夺来的泳镜。

 

然后成功地在黄少天回神之前将他压进水里,那是近乎于扑的动作,本意只是想反过来给黄少天一个惊喜,带着些笨重、仓促,还有些一闪而过的狡黠。

 

叶修缺乏实际经验,并没有百分百自信不让黄少天鼻中喉中呛到水,但黄少天看起来适应十分良好,没有投诉。由于双眼紧闭,叶修在水中看不到一切,他只能凭着感觉靠近,然后碰到对方的脸,先是鼻尖,接着一点一点地摸索才碰到了嘴唇。时间已经过去不少,匆忙储存在胸腔内的氧气也不太够用。

 

但是一个吻的话,应该够了,他想。

 

嘴唇相贴,接着世界就围绕着他们飞快地旋转了起来。

这么做的感觉真不赖,叶修同意了黄少天的说法。池面折射下来的淋漓阳光似乎是他们之间的点缀,映在身上就像刹那燃起的烟火,照亮了水下的世界。

 

可惜的是持续的时间不长,正像烟花一样短暂,瞬息明灭。

 

在叶修松开的瞬间,黄少天紧紧地反靠上去,将叶修所需要的氧气传过去。叶修惊呆了,他确信黄少天肯定来不及反应,自然没办法做到提前深呼吸,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话很多很烦人的黄少天,肺活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所以才能在叶修撑不住的情况下,还能渡气过来。

 

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

 

在明亮的轻吻之后,是更具侵略性的给予与索求。黄少天肆无忌惮地加深这个吻,叶修感觉身体热度被自然地引发出来,周围的水温都渐渐升高似的。

 

他觉得两人都应该冷静一下,可是在这冷水池中却什么都不管用。

 

两人好不容易再次浮上水面,连黄少天都在大口喘气,刚刚那下实在是憋的太久,差点引起了救生员的注意。黄少天随意地抹开脸上的水,满足地哈哈大笑,好像赢了刚刚那场水下博弈就很了不起似的,湿了水的发丝贴在了他脸上、额上,鬓角上,带着飞扬的神采,发丝凌乱却不碍事,仿佛乱中有序。

 

黄少天这个模样看起来很性感,上身赤裸着,被水湿润了一身,水顺着发梢滴落流下,脸颊上贴着的几根发丝,隐约透露出一丝色气,双眼中的笑意与得意,与某个时刻餍足的眼神十分相似。

 

叶修不知道别人眼里怎么看,但在他眼中的黄少天从来不缺少吸引力,有时甚至是致命的,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倒是很想撩拨一下黄少天,黄少天也会很乐意和他来一发的。

 

“再来几次怎么样?”似乎是对叶修的主动很满意,黄少天提议道。

 

永远不要和一个话唠比肺活量,叶修算是知道了。

 

此时此刻他也只能指望黄少天不要太过火了,虽然他们在远离其他顾客的泳池角落,但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被人看到。他是真心希望继续在这个小区里住下去的,尽管夏休期结束之后两人就要分开一段时间,但那个地方,总归是可以称之为家的所在……好吧,只是搬家太麻烦了,好歹还有两年的租金,不能浪费。

 

光是锻炼肺活量也很累,还很容易擦枪走火,当情况发展到不太好控制的地步的时候,黄少天就会被叶修赶去绕场游几圈散散火。好在在这个泳池里降温还算容易,还不会被轻易发现。

 

叶修懒得动,以他的宅男体质不管做什么,很快就会感到酸软无力,只是后来被黄少天磨着又来了几次水下KISS,玩了几次浮冬瓜,烦得受不了的时候糊对方一脸水,大部分时候只是安静地泡着。

 

就这么磨蹭着磨蹭着,总算磨到了下午,叶修早早地感到了肚子饿,黄少天预估着快到饭点,也同意回去。

 

只是上岸的时候,叶修想起来一件事。“我这身湿衣服,怎么回家啊?”

 

叶修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他来的时候只是穿了短裤,搭配了一件短袖上衣,也就是那件湿了水的单薄衬衣,两件衣服湿水之后都有些透,上下都透得不行,看起来略糟糕。看来淘宝爆款也不是万能的,既然卖的好,成本低,衣服似乎也会薄一些。

 

“早想好了,我的给你穿不就行了吗,我还带一条毛巾,到时候我披着上去就好了,反正家里这里很近,走几步路没关系的。”

 

叶修无奈只好穿上了黄少天的牛仔裤和T恤,牛仔裤他虽然穿得下,但尺码稍微显小,裤腿窄,穿得时候稍微费了一些功夫,最后从换衣间出来的时候,看起来居然还不错。

 

只是里面没有穿内裤。

 

黄少天左右瞧瞧都没人,手指勾了勾,让叶修靠过来,然后快速地偷了个香。明明在泳池里还干过更脸红心跳的事,叶修却觉得脸上开始发烫,好像反射弧延迟了许久,总算在这个时刻传达到位似的,感到难为情起来。

 

“我们过几天再来玩好不好?”

 

叶修十分心动,然后拒绝了黄少天。他默默地觉得游泳降暑真是个昏庸之计,打死以后也不要来游泳池了。自然,在这一点上他还是拗不过黄少天的。

 

看到黄少天就披了一条浴巾就往外走,头发也没擦干,叶修心中突然响起了耳熟能详的广告词:小心感冒,发烧头痛流鼻涕,请喝XXX牌感冒灵。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黄少天第二天还是活泼乱跳的精神的很。

 

经过这一次,黄少天倒是对玩水上了瘾,或者说对在水中调逗叶修这一点上了瘾,不辞劳苦地趁着假期把叶修拖着去到了海边,说是要更加尽兴地玩水,叶修冷冷地对他呵呵一笑,你确定是要玩水而不是在水中锻炼肺活量?

 

然而叶修还是拧不过黄少天的兴奋劲儿,在海边硬是待了一个星期,每天就是下水,泡水,深呼吸,两人也不太敢去太远的地方,于是深呼吸的次数便增加了不少。多亏了黄少天,叶修深深觉得自己的肺活量越来越多了。

 

夏天,那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等叶修悟到这个道理的时候,都已经太迟了。

 

——fin

甜么!!喜欢么!!!!吃得开心=3=

评论(5)
热度(173)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