鱻-随缘月更慎fo

关于我

基本上这里是性格随和,百无禁忌,只要不是ky拆逆都能接受的主角控写手
产粮一般般,承蒙各位厚爱
你在这里只能看到叶受
黄叶初心♥王叶不足♡
我可能是有点无聊
但复建真的好难
ID随心情换!
笔名单眼鱼
单字一个鱻!

《修身养性》里的文,拖拖说完售可贴,太长了我分开贴可以吧……?><

 因为本子说要刷ALL叶,所以想了很多桥段刷了很多的CP><

慎点啦(*´∀`)


01.

 

这些故事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有多久,因什么而产生,结果如何,最后到底怎样,也难以弄清了,但要是挑个好开头说一说的话,还是有的。

说说最开始的这个吧,当事人都记得。

在大概是第四还是第五赛季夏休期的时候,总之还是很早的年代吧。

既然那么早,那么自然当年的霸图和嘉世也仍处于不两立的水火之势。

只是很可惜,这些看起来难以化解的仇敌对立,对战队管理层来说似乎不算什么太大件事。他们觉得多和冠军队练习练习,有助于拿到更多的冠军,于是乎他们决定邀请嘉世进行了长期的训练赛,合宿式的。霸图财大气粗的手笔一挥,缺钱的嘉世战队自然就收了钱乖乖来了。

唉,有钱就是老大啊。叶修一行人都深刻认识到了这个道理,可想而知其实他们都有些不太情愿,要是换个地方在H市主场还好说,这么直接到霸图主场去,气势上肯定少别人几分,更别提这陪练的身份了。

但嘉世穷啊,没办法啊。即使现在嘉世的情况已经比第一第二赛季的时候好多了,但是和财大气粗的霸图一比,简直是个小可怜。

后来作为队长的叶修说了这么一句,现在是霸图出钱请我们,有钱就得拿啊别手软,我们去吃他们的住他们的甚至穿他们的,有便宜不占白不占是不是,兄弟们拿出总决赛时的气势出来,上吧!

嘉世战队成员里,一半被激起了斗志,另一半连带着老板一起被雷得个外焦里嫩。

不管怎么说,在那段时间里,他们直接在霸图的地盘上住了好长的一段。

 

那个真叫抬头不见低头见,不管是霸图这边,还是嘉世队员,都对这个状况非常不习惯,无语的别扭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

每日都是平常的训练,偶尔有安排好的按着规律来的练习赛,接着就是在霸图里吃饭、睡觉,和别的娱乐,很简单,日子久了,大家自然就混得比较熟了。虽然算不上有多么友好,但是从比赛中时胜时败打出来的情谊,每日总能相见的情面,总能使关系和缓一些,甚至能见面打个招呼的,虽然一想到两队的宿敌关系总觉得仍有些说不清的别扭。

除了韩文清和叶修之外的人相处得算是不错,但偏偏也是剩下的韩文清和叶修最让人放不下心。

最主要还是叶修那张嘴,见到人了总是忍不住去刺几次,明明第四赛季的时候输给了霸图,与冠军失之交臂,但气焰却一点没小,说话的时候总是能令人感受到斗神的那一番气死人的气势,那不灭的斗志。

最后的结果也显而易见,两人总是动不动就跑到竞技场去,PK一回决胜负。尽管各有胜负,但彼此都不愿认输,不知疲倦地叫嚣着打上一场又一场,仗着自己年轻,青春活力,非要互相争斗着什么。

人们都在猜测韩文清与叶修是不是结下了什么不解之仇,单纯的宿敌战队队长的身份已经不能阻止他们的脑补了,一些夸张的说法悄悄地在喜好八卦的人群中流传起来,当事人之一的韩文清无意中知道的时候,充分地对此表示了不屑。

后来叶修不知道为什么听说了这件事,还专门跑去找了对方,硬是无视了对方黑着的钱包脸,更是无视了围观群众们吊着的那颗担忧的心,拍了拍他的肩,“哟,老韩,没想到你也有成为八卦主角的时候啊。”

就在大家都惊恐地远远地看着他们,害怕下一秒韩文清的拳头就要和那张脸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韩文清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样,冷冷地回了一句:“幼稚。”

随后离去,留下了叶修,安然无恙的他乐呵地站在原地,不远处是跌碎了一堆眼镜的众人。

 

或许那一次正是一个信号,一个预兆,似乎从那之后,尽管叶修与韩文清的关系并没有缓和多少,但也不再和以往那样紧张,紧张到仿佛随时都能引爆一样。

叶修还是时不时地去招惹对方,还是经常跑竞技场去来一场,但是总觉得韩文清的反应没有以前的强烈,觉得有些遗憾,但自身也随之收敛了一些。

一次两人如往常一样在竞技场里PK,彼此的血线都咬得很紧,最后还是被叶修抓住了个机会,一个大招使出,大漠孤烟倒下,屏幕上出现了大大的荣耀两字。

叶修简直想高声欢呼一下,点根烟庆祝顺便呛上一句怎样果然还是哥的技术更胜一筹吧,就在游戏将退未退的时候,在频道上大漠孤烟突然刷了一句话,叶修不经意地扫到一眼,当下一愣。

他觉得这有些出奇,也只是点头笑笑,没太大的在意。

 

和你打荣耀很痛快。

 

虽然简短的几个字,但也能感受到隔着屏幕另一面传来的态度,叶修毫不客气地爆手速回道:呵呵彼此彼此。

其实两人就面对面坐着,中间隔着电脑,这样互相传递敬意的方式,只怕是两人回想起来多少都觉得有些可笑。

再后来几次,叶修觉得在微妙的嚣张跋扈针锋相对的时刻,总少了以前那几分火药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虽然觉得遗憾上了几分,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最起码比较熟了,玩笑开起来就更加地没下限了,虽然他本来就挺没有的。

于是他们便成了像这样的,互为对手,却互相理解的关系了。

在夏休期快结束的时候,那一次叶修意外地遇上了韩文清,并不是他故意主动去招惹对方,而是非常出乎意料地碰到一起了。

 

大概是将要离开了,叶修专门挑了个人少又空闲的日子,两家战队里的人几乎都是出去玩了,他本着既然来了一次霸图的大本营,最起码要在离开前把这个地给完全摸清楚了,以后再来的时候才方便随时开溜这样的单纯动机,开始了所谓的霸图探索之行。

只是,非常不凑巧地,在一个拐角碰到了韩文清。

韩文清有些惊讶,又隐隐地皱着眉头,他们彼此交谈了几句后,便成了后来的局面,但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已经很难诉说了,唯一知道的是他们两个对此毫无预料。

那个时候,那个奇妙的瞬间,韩文清将叶修堵在了角落里。

这个位置幽谧安静,极少会有人路过。窗外斜斜里漏进了一些昏色的霞光,颜色是很淡淡的、仍未染上夕阳残红的橙黄,温柔不刺眼的光照亮着走廊,给这片不算太大的地方添加了些许暧昧气氛。

韩文清的身形挡住了大半的光线,在叶修身上投落出了阴影,他俯身看着对方,但也只限于此。

两人彼此望着对方,叶修微微扬起头,韩文清一直在看着他没有说话。

两人靠得很近,理论上应该是感到尴尬的两人却都觉得这一幕十分地自然,韩文清缓缓地俯下身去,紧抿着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

这一瞬两人间的距离仿若亲吻,彼此无间,但那一瞬间的宁静还是被叶修主动打破。

 

叶修无所谓地笑了笑:“老韩,你这是想做什么?”

未等回答,叶修却是巧妙地避开了身,推在肩上轻轻推开了拦截在身前的韩文清,两人的距离立即被拉开,离到一个相对合理又安全的位置上。他十分随意地提了一句,“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天色不早了,赶紧回去吃饭睡觉打荣耀吧。”

韩文清没有答话,也没有别的反应,似乎没回过神来。他极轻易地就被推开了,原本在叶修身上投落的阴影移到了地上,但是他的视线一直在停留在了叶修身上,追随着对方,随之移动。

叶修轻轻松松地转过身,边挥了挥手,“你也回去吧老韩。”如此招呼道,头也不回地走了。

尽管那个身影看起来很潇洒,也许叶修也并是不想要掩饰过去什么,但是那个时刻,韩文清的脑中却不合时宜地出现了一个词。

 

落荒而逃。

 

韩文清就这么注视着他的离去。

 

02.

 

在更早一些的时候,张佳乐有一个小秘密。

好吧,是和叶修两人间的一件秘密小事。

时间算起来绝对要比第四或第五赛季早一些,甚至更早,应该是在荣耀第五年,也就是第二赛季左右的时候,这么算来,那个时候张佳乐刚成为职业选手没多久。

但是在那件事发生之前,两人相识却很早,比这个早,也远比在联盟打着比赛的时候早多了,他俩的情谊都是网游里带出来的。

当时荣耀就开了一个区,几家人都在抢BOSS抢材料抢掉落,资源特别缺乏,这样你争我抢的真心特别热闹。有点什么争执摩擦下来大家都熟了,不开火的时候搞不好还能一起凑个数下个本分分赃。总之也压根谈不上什么化解不了的仇,怨气彼此间虽然是有着不少,但是资源抢来抢去分来分去,几队人马得手的次数都相差无几,有怨气搁久了也自然消散了,其中偶尔合作个几次的革命友谊,也随之存活了下来,甚至指不定还渐渐提纯升华了。

叶修出了名的没下限不要脸无节操,跟谁都能聊起来,只要你喜欢荣耀,他就能跟你扯上话题,只要你玩荣耀,他就能拽着神秘高手的调调,装着超级大师的范儿给指点两番。

彼此相熟的那些人,有利益能看得上他就会想着法子分到一些,出力或者出策略,或者直接就玩起了心脏战术敲一些,有潜在利益就称兄道弟地,各种没脸没皮惊天动地的事情叶修都干过不少,总之只要荣耀玩的好的,游戏里混得比较出色的,没人不认识他,大部分都和他十分相熟。

熟人间经常说说笑笑的,除开话题很多之外,也多亏了他那张脸皮,和那张能气死人的嘴。

 

而那会张佳乐一个特别开朗的人,玩游戏玩的早,又玩得好,毫不意外地两人就认识了勾搭上了。张佳乐还没防范意识呢,等意识到叶修是个十足十的损友之后,已经晚了,摆脱不了了。叶修,或者说那时候还是叶秋,已经像块狗皮膏药一样死死地粘在他身上甩不掉了,着对张佳乐来说简直是人生中的大阴影。

那时候两人关系极好,特别玩的来,见面就插科打诨说点话互相嘲讽一下,可惜张佳乐在这一方面的技能没点亮过多少,基本都是叶修一张嘴激得对方只能大骂“我靠!你要不要脸!”

就算是隔着质量不怎样的耳机,叶修几乎都能感受到屏幕对面那个有些暴躁的家伙气急败坏的模样。

激得小青年炸毛了似乎多少愉悦到了叶修,所以他才如此乐此不疲地见面就嘲弄一下,然后被不痛不痒地反击回来,笑着接受。两人说投缘,倒也像是叶修特别喜欢逗这个小他一年,反应有些可爱又十分有趣的家伙,还经常喊着人家乐乐乐乐,说的他们关系好像有多亲昵一样,其实连面都没见过。

后来在荣耀五年的时候,张佳乐成为了职业选手,加入了职业圈,两人平常比以往更忙了些,但是联系却好像因为又多了一个话题而丝毫不减,只是叶修还是没忍着每次都逗一下对方,又或者说他从来没忍过吧。既然是职业赛,两人也算是能有机会见面接触了,张佳乐对此有些说不上的兴奋,叶修却笑过他几次,难道你见了我的真人就能打败我了?那头的张佳乐先是靠了一声,随后假装沉思般,缓缓回道:如果是真人PK的话,搞不好真的能赢。

叶修总是对此嗤之以鼻,但是对见面的这个想法却记了好长一段时间。

 

再后来,总算被他们找着机会见上一次了。那是常规赛的时候,第一次百花对嘉世。当时不怎么大的张佳乐和自己的队友打了个招呼,就溜到了嘉世的参赛席上,瞪了好久,就指着叶修说,“叶秋!肯定是你没错,就你特别拽特别无耻无节操不要脸。”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顿时愣了就笑了,“好吧你这么说就这么说吧,我当做是待会你输给我们提前泄愤好了。”

“靠,要点脸行吗!”

“哥又不是靠脸吃饭的,赢了我们嘉世再说。”

 

这两人就这么见面了之后,关系反倒是一天更比一天好了。如果说以前光是隔着网络聊天玩游戏,还有一丝微妙的不自然或者隔阂感的话,如今真真实实地彼此接触早已将那一点点的仅剩的距离感剔除得一干二净。

关系越铁了,打闹就越多了,反正早年的比赛还没那么正式,也没那么多规矩,连比赛场地也都和网吧没什么两样。不比赛的时候,就互相招呼着,去逛一逛或者找点别的娱乐消遣一下。张佳乐对此也算比较热衷,每次要出门去玩的时候,站在门口喊上一声叶秋,手一招,叶秋再怎么不情愿,还是非常无奈地叹了口气,退出游戏收好卡,披上外套慢悠悠地回了一句,就来了催条毛。

 

两人的关系就是这么铁,也经常在房间里聊着天,一起PK上一场,完了继续互相打闹,动手的事也不是没有。

反正也就是两个小少年在小打小闹着,也没什么架子,更没有什么隔阂,假装要动上手那么地闹着闹着,滚在了一块,重心都不稳地都跌在了地上。

比较垫底的是张佳乐,叶修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张佳乐磕得有些疼,一时间又乐得笑了,又一面地抽气龇牙喊疼,叶修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想嘲笑对方,却被对方挠痒痒挠得浑身乏劲,差点没笑出了眼泪。

被压着的张佳乐不愿意了,挣扎着就要起来,试了几次未果,怒着就要拍拍身上的叶修怒骂道你怎么这么重给我起来,叶修也尝试过几次却也是偏偏都被磕绊到起不了身,两人还在玩笑着说的话也不算特别认真,两下摩擦下来,却有些地方不小心碰到了。

 

真的是纯粹偶然,他们谁都意料不到。

就是那么神奇而自然地,两名少年的唇相互叠在了一起,相互碰撞,虽然不明显,力道不大,但彼此都能感受到从上面互相传递着的温度。

霎时间两人都有些发愣,似是不知所措。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张佳乐,原本他也是惊讶而且非常尴尬,手擦在唇上打算抹掉什么一般,但是看叶修同样呆愣出神的表情,却忍不住笑了。他指着叶修的脸,哼笑了几声,激烈地耸动着双肩,最终像是憋不住般大笑起来。一连串的“哈哈哈哈哈哈”完全没有停歇的迹象,一边毫不客气地说道“叶秋你啊你哈哈哈哈,想不到你那么纯情啊哈哈哈哈哈,该不会是初吻吧喂?”

叶修也是有些呆滞,下意识地捂着嘴,来不及回神,张佳乐在嘲笑他的时候他还有着一丝的错愕。

这样的叶修很少见,大概是因为他的言行都透着有些早熟,偶尔表露出青涩的一面足以让人好奇,让人关注。

张佳乐似乎有些开心过头,也很得瑟,在理智先一步回来之前身体就擅自做出了行动。他扑上前去,有些俯视意味地看着叶修,低下头去亲吻刚才不小心碰到的那双唇。

那双唇很软,略微有些干燥,覆着一层薄薄的硬皮,但是亲下去却是温暖的,柔软的,似乎还有些细微的烟味。叶修轻轻抬起眼看着他,这下轮到张佳乐有些呆滞了,猛然离开那双唇之后,双颊微微发热,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完全是与刚才天差地别的,不一样的感受。刚才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除了那种类似肌肤接触又有些不太一样的触感与温度外,来不及有别的感受。

这次换成叶修回过神来嘲笑他了,“怎么,那也是你的初吻吧,给了我还真担当不起啊哈哈哈!有没有后悔啊,乐乐?”

张佳乐那个郁闷,好像还真的被说中了一点,有些着急地想说什么解释,最后还是不耐烦地啧了声撇开了头,脸上的温度却隐隐有要上升的苗头。

“怎么不说话了哈哈哈,被我说中了吧。”叶修笑得嚣张,嚣张得可恶。

“去去去,老子才没你那么不要脸。”张佳乐强忍着不好意思,嘴硬地回了一句。

“什么叫我不要脸,明明是你不要脸跑来亲我先的。”

刚才发生过的事还历历在目,张佳乐撇开了脸后,脸上却还是有些微热,想到叶修的反应,表面上却还是要装着毫无影响般。

“屁!老子那……是逗你玩的!”

 

叶修何尝不是?

第一次的意外,紧接着的那次他都是没准备的,被张佳乐抢了先的别扭令他可以瞬间回神反讽回去,却消不了脸颊上的温度。

“逗……不像你啊乐乐,皮痒了?。”

两人都在互相逞强,一句两句斗嘴下来一时间竟然有些沉默。

似乎他们从这有些尴尬中意识到了什么,彼此都有些不好意思,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却又迅速地同时扭过头撇开了视线。

到最后,张佳乐还是没能发现,叶修耳根也早已红透。

 

在那过去许久之后,张佳乐偶尔还会想起这件事,当时年少时干不少的糗事蠢事,现在也都能拿来当做玩笑随意笑笑,唯独这件,深埋在心底当做一个只有两人知晓的小秘密,再相见时,彼此心知肚明却早已经历过了释然的时刻,毫不介意了。

只是偶尔想起,还是有些怀念的吧,对年少,对往事,对那不知名的情愫。

 

tbc


这个东西好像是自动发布的><

第二部分可能要等晚点吐出来哦>3<(哇这个功能好有趣!

评论(6)
热度(68)
© 鱻-随缘月更慎fo | Powered by LOFTER